首页 轻小说 青春日常 暖阳之下,必有猫儿轻哼唱

117美好的早晨?也许不是

  “我饿了。”

  亦韵雪理直气壮地说出了和刚刚一点都不一样的话。

  “……可粥都凉了,我给你再热热?”

  “你不是会用火吗?”

  “我不是很喜欢用,能不用就不用了。”

  ……好吧,他的确有点特别,至今亦韵雪能回想起来的都是紧要关头他才会使用。其他时间都像是压根没有异能的平常人一样。

  好稀奇啊,火应该张扬一点才配得上大家都传言的样子啊,谷子里也不是没有不会用火系异能的,可一般这样的人都很大爷,敢顶撞规则,结果被婆婆收拾的很惨,最后也不怎么敢做了,但也还是悄悄的做点叛逆的事情。婆婆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不再追究。

  荣焕耀显示的完全不一样,他很内敛,谦逊,让你找不到一点和嚣张霸道有关的证据,唯一的共同点可能就是火系必有的火红艳丽的头发吧。这个是天生就会有的。就像光系的出生,皮肤就会很白。亦韵雪的皮肤就是这么回事。

  基本上所有元素的使用者都会带有所属元素的特性,风系会特别喜欢开阔的野外,因为风的流动会推动他们的元素流转。相当于灵魂保养。其他的其实也不怎么明显,再说了,有那么几个特别的就够了。

  “我去吧,你这里还有别的能吃的东西吗?”

  “鸡蛋和肥肠吧。这还是最后剩下的。不吃也浪费了。你会做吗?”

  这里的冰箱是共享的,物资都是管理员每天填补,因为放假,还有荣焕耀一直会在的原因,管理员并没有全部搬空,尽管知道荣焕耀是不愿意做饭的。

  “你可别小看人。”

  “好吧,记得多做点,小虞很会吃的。现在她还没醒,可能闻着味道就醒了。”

  ……啊,还有人啊。

  不过没关系,饭越多人吃就越热闹。

  “哇啊啊!烤香肠!煎蛋!!今天早饭是哥哥做的?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果不其然,当厨房响起交响乐时,这个小姑娘闻着味道就起来了。

  “小鬼头,你见过哥哥给你做这个吃?没见过还觉得是我做的?”

  荣焕耀很满足的坐在自己的床边,享受着专人做的饭菜,红红的溏心蛋和略带焦油的香肠,配上又热了一遍的白饭,安稳的氛围,没有焦虑的早晨,早饭就该如此!而他已经很久没那么吃过像样的早饭了。

  “咦!是那个姐姐做的!哥哥才不会用煎锅呢!”

  “小崽子~你头皮是不是痒痒了啊~”荣焕耀上来就用拳头使劲磨蹭荣海虞的小脑瓜,盯着一个穴位来回按压。

  “我错了,我错了!哥!你再按就长不高了!!”

  “你本来也就不高。”

  ……

  亦韵雪目瞪口呆的端着新煎好的鸡蛋和火腿站在两人前面,陷入了一阵迷茫。这俩兄妹搞什么?

  “啊!好香!”荣海虞瞬间忘记疼痛,屁颠屁颠的跑到亦韵雪腿边,努力抬高脚尖够到盘子。

  “给。”亦韵雪弯下腰伸手递了过去,不然良心过不去。

  “谢谢姐姐!我要先吃了!”

  这边荣海虞吃的相当欢实,亦韵雪就压根就不动弹。她负手站在兄妹俩所靠的餐桌旁,仿佛说饿的不是她。

  真是搞不清她的脑回路。

  最后还是荣海虞拉着她坐下一起吃的饭。

  清爽的早晨,美妙的早点,就应该对应着美好的事情呢。

  荣焕耀因为有事情需要外出,亦韵雪跟着他一起(其实是不想和小姑娘单独待在一起)。同样的,荣海虞也得跟着。

  很久没有看过那么蓝湛的天空了,这是专属于和平的时光,流淌过的风也有了温和的力量,仿佛,前几天只是在做梦,可惜不是做梦。

  沿路上经过了宿舍楼,很安静,大家好像都在睡大觉。

  荣焕耀在一路上都沉默不言,荣海虞好像也收住了心思,一心跟着哥哥走,虽然不说话对亦韵雪来说没什么,但她莫名觉得有压抑的味道。

  直到,来到一个非常偏僻的地方,那个地方甚至得需要多重手续才可以进入,包括消毒,安检,测试瞳孔。由于亦韵雪是外来者,没有登陆过信息,只能算外部人员进入,她不可以去某些内部人员才可以去的地方。

  而这里明显,是医疗所。这是亿光疗伤的地方。五姨在学院里的私有地。

  路痴属性让她没办法记住过多复杂的道路。她只能乖乖地跟着荣焕耀。

  不知七拐八绕的走了多久,荣焕耀的脚步停下了,停在一个纯白的房门前,门上还有着“重症区,非医务人员禁止入内”的标志。

  轻叩房门,门就开了。

  “阳阳…还有…”

  筋疲力尽,强打精神的荣子涵站在门前。

  “五姨!海虞会听话的。”

  “啊……小虞,你也来了。听话就好~你们都是来看亿光的?”

  荣子涵的黑眼圈比起前一天更加沉重了,看来,研发新药物的过程不是很顺利。

  “亿光哥他还没醒吗?”

  “这个得你们自己去看了。来来,都进来吧。”

  血液试样的分析报告都丢到了地上,其实说是根本就没地方再放报告才合适。

  一个半透明的圆管,正好能装载一个人的大小,一个少年躺在其中,身上插满了连接各种医疗装置的管道,连呼吸都必须要依靠设备。贫血的脸颊没有红润,也没有生机。

  身上曾经爆裂的血肉也留下了疤痕,真的,过于可怕和可怜。就像一片单薄的树叶,稍微一动就会碎掉。

  荣海虞静静地呆在那里,脸色沉重。

  “亿光哥……哥哥,亿光哥怎么会这个样子,训练的时候出什么事了吗?”

  荣焕耀没有回应,因为他也被亿光这幅样子吓到了。亦韵雪也罕见的震住了。

  那块石头,就这么可怕吗?接触就会遭罪,可既然这样,为什么只有亿光受影响程度最深呢?这如果没有变量作参考,根本就得不到结论。

  “哎……我该怎么救这个孩子啊,血液报告根本就看不出来血液异变,可体内的血液循环却一直保持低匀速,器官根本就没有损伤,各项数值和正常人没有区别,跳动能力也没问题,为什么啊?”

  很明显,能让一个天才医生说出那么多话的,只有另一个天才“医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