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青春日常 暖阳之下,必有猫儿轻哼唱

120 再起异端???

  “……我,没有。”亦韵雪头回知道这种操作,她除了学员服以外什么都没有。

  唯一属于自己的几件衣服还留在五姨的别墅里了。在原来谷子里自己做饭的时候,谁都不会管穿着什么做。

  手心被捏了捏,一只小小的手掌拉住了她的小拇指。俯身一看,是小姑娘灿烂的笑容。

  “姐姐,我这里有合你身的衣服哟~来吧,我们也去换身衣服。”

  这话说出来还有点诡异,为什么一个小姑娘会有大尺寸的衣服呢?

  但不由分说,亦韵雪就被硬推走了,留下两个老人蓄精养锐,准备开始大工程。

  一路上阳光普照,许久不见的绿草依旧生机盎然,亦韵雪再次站到了这栋公寓楼前,也终于看清了它的全貌。

  楼本身不高,色彩也和教学楼,宿舍楼用色一致,唯一不同的是,一个环绕着玫瑰枝干的圆形标志镶嵌在大楼前的白色瓷砖上。中间的花纹极为混乱却用有一种别致的艳美。感觉似曾相识。

  “姐姐~快进去吧。那个标志也没那么好看。”荣海虞不知为何,因为看着亦韵雪盯着那个标志,沉默了一会儿。

  “啊,哦。”

  好奇怪,总感觉刚刚小姑娘也没那么欢快了。

  衣服也很合体,而且风格,又是轻飘飘的那种!白色蕾丝边,蓝色蓬松裙,还束腰。怎么那么多轻飘飘的裙子啊!稍微一吹风就要走光的那种,而且未免也太合体了吧!尺寸一点都不差,总不能是昨天才来,今天就到的吧!可一点新衣服的味道都没有啊?

  荣海虞怎么也会有这样的衣服呢?

  还没等疑问都消除,荣海虞又马不停蹄的拉着她回到了小餐厅。

  “啊呀~雪娃娃真好看啊~果然小虞那里能找到最合适的衣服呢。”

  不是,说好的方便干活呢?这身穿着真的适合干活吗?照这样还不如换成……

  “姐姐~你穿起来很好看哦~我早就想让姐姐试试了,果然这身衣服还是适合姐姐多一点,就送给你啦~!积灰对衣服也不好。”

  亦韵雪:等等!我说什么了吗?

  小姑娘光瞳中流色闪过,带有着不容拒绝的神色,奶奶看着荣海虞,也不再说话了。

  “臭丫头!你是傻子吗?穿这个更费事!脑子搁啥用的?!”

  “臭爷爷!你不损人能死啊!没看见姐姐穿上它多漂亮吗!?不哩不哩!”

  荣海虞和爷爷这俩斗嘴瞬间转变了流向,正好赶上鹿乃她们回来,又瞬间懵了。

  “雪雪,你穿这个没问题吗?看起来好贵……嘶!鹿鹿!你踩到我的脚了~”

  “啊,还真是抱歉了。”(棒读)

  鹿乃直接面无悔意的走到了厨房边,一点也不理会她的发小。

  “开始吧。先从定制菜单开始吗?还是,直接让那批早饭都没吃的人过来解决一下饥饱问题?”(鹿乃)

  ……是哦!好像今天食堂人员赶不回来,根本没有早饭吃!

  “奶奶这里的饭还有很多,把那些孩子叫过来吃也没关系~去吧去吧,把那些孩子叫过来吧,饿着对身体不好。”

  “亚亚,去吧。你比较拿手。”(亦韵雪)

  “再怎么说,我都去不了男生宿舍!!不对!这不是重点!为什么是我?!”(宦亚亚)

  “因为你今天跑过所有的楼层。其他人是做不到的。”(鹿乃)

  震惊于今天提早起床的宦亚亚不说,鹿乃头一次看见宦亚亚能比她起得早还带着她窜了整整五层。其实她也知道宦亚亚究竟想要干什么,无非是想要知道一个人在哪里,还好吗。

  可是,荣海虞的存在就是为了妨碍这个念头的实现,那个荣焕耀肯定也想到了这一层,才允许荣海虞瞎闹,这兄妹俩的反应力和侦查力的确很强。

  尤其是经历了那么惨烈的事情后,还能笑着和当时就目睹事情真相的宦亚亚说那个人没事,宦亚亚肯定是不相信的。而且自宦亚亚输血给亿光后,鹿乃就感觉到了熟悉的消失感,那是在遇见宦亚亚之前让她痛苦不堪的东西。

  跟宦亚亚那么多年了,头一次出现在她身边也会消失的状况。难不成宦亚亚也应该被列入特殊档案吗?

  不应该,宦亚亚除了不吃毒果子会难受以外,行为举动和一般人没有差别,最近也吃过了毒果子,顶多就是少了点血。

  ……血?!鹿乃的眼神呆滞住了。这么说来,原来在疾风谷里宦亚亚好像没有做万整套检查就出来闯荡了。

  “韵雪。”

  “怎么了,鹿乃。”

  “跟我出去一下。小姑娘,帮你的长辈干活,只是出去拿个东西回来。”

  面对蠢蠢欲动的荣海虞,鹿乃显得十分的排斥。有这个小姑娘在,恐怕话就提不出来了。

  亦韵雪还在处理着一堆黏糊糊的鸡蛋面团,手上的面团根本就抓不下来。也没理解鹿乃为啥要现在叫她出去。明明宦亚亚还在这里。

  “现在?我手上还有……”

  “现在。”鹿乃直接抓着亦韵雪的衣袖就往外走,不想等着小姑娘找到理由掺和一脚。

  鹿乃拉着手还没洗的亦韵雪就出来了,跑了几步,到一个墙角那里。

  幸亏这个学院里的人还不多,空地方有的是,找个没人的角落一蹲就行。

  阴翳的角落利于倾诉秘密,鹿乃也是斟酌了一会儿才告诉了耐心等在旁边的亦韵雪。

  “你们需要亚亚的血液报告去救那个亿光,我没有开玩笑。”

  “……为什么?”

  “入学检查的时候,亚亚的身体报告查的很松,因为机器一到她的时候就失灵了,当时要求再次检查,却被医生以后面的人都要积满大厅的理由拒绝了。”

  现在想起来那个身体检查,很多的毛病都没检查出来就过的人不在少数。那个执勤站的医生根本就没有想好好检查。

  如果是这样,那么血液报告肯定是最不准的。她清楚地记得亚亚的血液样本被一个护士慌里慌张地给了医生,说怎么也检查不出来,医生当场来了一句“那就是没问题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