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青春日常 暖阳之下,必有猫儿轻哼唱

121 是救赎还是毁灭?

  输血不仅要求血型,还得要求提供者的身体是健康无异于常人才可以。如果这个会害的那个亿光失去生命,如果宦亚亚知道了,一辈子都不会放过她自己。

  “你的意思是,亚亚的血液可能有问题?为什么这么肯定?”亦韵雪蹙眉深思,这也是一个变量,她没有想到。毕竟宦亚亚是有过不同于其他人的经历,再加上血液报告确实是只靠纸张记录的,现在出现问题似乎也不夸张。

  “许多年前,我在疾风谷临界口发现亚亚,那时候她的头发又长又苍白,后来复健剪掉也慢慢长回来,唯独头发的颜色到现在也是苍白的。”鹿乃十指相扣,按住脑门回忆。

  “可头发的颜色不是说得过去的证据。再说了和头发有什么关系?”

  “不可能!她唯一能记起来疾风谷之前的事情只有她的头发是金黄色的!后来还问过我父亲为什么要给她染发。”

  是的,宦亚亚的确问过这么笨的问题,在她的潜意识里,自己的头发不是苍白的,尽管苍白色就是事实,她也依旧坚持自己的看法。每当有人问起她的发色为什么是白色,她立马回答是金色的。

  “稀奇,她的头发变色会是血液异变这个因素导致的?不是你瞎想的?”亦韵雪在脑海中翻阅抄写过数百遍的,烂熟于心的书籍,没有这样的记录。

  “不管怎么样,你们需要对亚亚进行再检查,我怕她输送给亿光教官的不是救命的血,而是慢性毒药。”

  虽然也只是灵光一闪,觉得不对劲就说了。鹿乃相信自己的直觉,她从没有过那么强烈的预感会有坏事发生。

  亦韵雪也感觉到了鹿乃不同寻常的慌张,照道理,鹿乃是最不舍得让宦亚亚去遭罪的人,毕竟两人的情谊非同寻常人可比。在山洞里,她和邵青都知道。

  “明白了,我会做的。你要冷静。回去吧。会有人起疑心的。”

  亦韵雪也觉得事情突然变得棘手了。真的如鹿乃所说的话,宦亚亚现在就应该被送进五姨的检查室,人命关天。

  可只有荣海虞和荣焕耀知道该怎么走,直接去找荣焕耀会更快吗?

  ……哎,为什么一会儿都放松不了呢?她还没吃午饭呢!

  “小虞,你现在有空吗?”

  回去后第一件事,就是用荣海虞去找荣焕耀。尽管荣海虞还是能猜到到底出了什么,也没有当场否决。

  “怎么啦?把人家甩在一边,回来还要人家帮忙?对吧?鹿姐姐~”

  冷汗都被逼出来的鹿乃只觉得有股强烈的寒意,就像是野豹猫的嘶吼和蔑视,让你不禁想要保护自己,不受爪子的伤害。

  “我需要找到荣焕耀。能给我带路吗?”

  “随便受到鼓动就行动可不好哦~万一是存了坏心呢?”

  这姑娘!?什么话都敢往外说吗!?鹿乃本来也不在意和小孩子计较,现在反而觉得不计较倒是给了怼天怼地的小姑娘一个踏板使劲向上踹。

  “不会,如果你不愿意,我会去找的。走吧,鹿乃,带着宦亚亚。先带给奶奶一句,我们有事先走,一会儿回来。”

  “嘁,一个两个的都这个样。”荣海虞暗骂一句,被鹿乃听个正着。

  “我会带你们去的,但是作为条件,鹿姐姐必须待在这里,就算我可能察觉不到,可,以,吗?”

  “……可以。”有什么不可以,反正只要离开亚亚三百米,她就会被融系综合症影响,变成透明人。至于呆在这里,没什么。只要小姑娘能做到守约,她也可以做到。

  “哎?你们打什么哑语?离开这去哪儿?”当事人宦亚亚一脸蒙圈,丝毫没有自己才是那个重心的觉悟。

  “娃娃们要去哪里?去找阳阳?啊呀!难不成他今天也没吃饭?去吧去吧!把他带过来!”

  顺利的“骗”过了奶奶,荣海虞带着亦韵雪和宦亚亚走了,留下鹿乃一个呆在原地。

  “一,二,三,四……”不由得数起了数,已经很久了,算自己什么时候开始透明的小游戏。

  等宦亚亚真的被带到那个地方,她就又得开始被看不见了。

  哎……好困啊……睡一会儿吧,只要没人来坐这个椅子,她就不会被打扰到。头发……还,还没洗……

  “嘘,娃娃睡着了。动作轻点。”

  “真是,那么累还来帮什么忙,在床上睡不比在这里坐着睡好多了?”

  老头子依旧骂骂咧咧的,但手里的动静可没那么粗暴,老爷子难得的安静都花费在自家外的孩子身上了。

  哎……这个对着自家孩子发脾气的性格也不是他就想要的,只是,从当时已经到现在了,怎么改?

  “放在这儿吧,我扶她一下。”

  老太太颤颤巍巍的扶过她,轻轻地让鹿乃躺平。这期间鹿乃并未以任何原因消失踪迹。

  这是鹿乃自己的推断,因为她也不是很懂自己为什么会被披上被子。

  而且亦韵雪和荣海虞脸色不是很好看,亚亚没有回来。

  没有回来……

  “我可以知道发生了什么吗?”鹿乃觉得自己得不到答案却还是发问。

  “亚亚她,可能毁了亿光的命是……”

  鹿乃的眼睛立马就无光了,她一瞬间后悔自己将亚亚拱了出去,明明他们也没检查出来亚亚的问题,自己真该死!

  “亚亚,可以说是也救了他。谢谢你,鹿乃。你和亚亚做了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亚亚不会有事的,我保证。”

  保证?保证能有什么用!可看着亦韵雪的眼睛,她不可能骂的出来这么伤人的话。

  “我也向你保证。以荣家的名誉起誓,但凡宦亚亚在这里受到一点伤害,荣家会负起全部责任。”

  荣海虞一改之前的傲慢和偏激,正经一副小大人的样子向鹿乃鞠躬。

  哎?鹿乃自己没这么想过要牵扯上这么多。

  “不,不用对自己这么狠,你们说的太过了。”说的太正式,鹿乃反而觉得不知所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