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婚途脉脉

第7章 宋小姐跌我怀里,怎么就是作践自己了

婚途脉脉 笛爷 1094 2019-01-15 12:00:00

    青烟散尽,宋攸宁的目光跌入秦遇时墨黑的眸子当中。

  那目光中少了几分今晨的愠怒,多了几分意味不明的审读。

  宋攸宁身子微微一顿,没想到会在这种情况下撞见秦遇时,但见男人的目光,似乎在说她的穷追不舍。

  可她只是来这里见薛漫的。

  旋即,男人就着夹着香烟的手,朝宋攸宁晃了两下,喊她过去。

  宋攸宁轻叹一声,迈开步子往秦遇时那边走去,是如实交待避免秦遇时误会?还是随便找个借口搪塞过去?

  以秦遇时这种阅人无数的犀利眼神,宋攸宁觉得任何人在他面前,可能都无所遁形。

  走到秦遇时跟前,宋攸宁闻到一股淡淡的烟草味,有些刺鼻,“这么巧啊,秦先生。”

  是他说,在外面不能让任何人发现他们两的关系。

  秦遇时依旧斜靠着墙壁,单手插在西装裤口袋中,另一手支在垃圾桶上抖烟灰。

  他头顶上方是一盏橘色的灯,罩着琉璃灯罩,破碎的灯光打在男人帅气又不乏英气的脸上,尤其是在这样奢靡的会所当中,很撩人。

  “是吗?”男人轻描淡写的两个字,像是拆穿了宋攸宁的伪装。

  见他不信,宋攸宁只得实话实说,语气中颇有几分无奈,“薛漫约了我在这儿见面,但看起来,那位大小姐似乎爽约了。”

  秦遇时将剩下的半截烟碾灭,转头看向宋攸宁,那双好看的眸子中已然没有刚才的恣意与闲散,尽是冷静与淡然。

  “宋小姐最好有点自知之明,得了好处见好就收,事情闹大了,大家面上都无光。”

  明明是平淡的语气,生生地被他说出了几分威胁的味道来。

  两人四目相对,空气似乎都凝固起来,音乐声被隔绝在两人以外。

  打破这个僵局的,是喝醉的一男一女东倒西歪地走过来,不小心撞在了宋攸宁的背上。

  她穿着高跟鞋,光可鉴人的大理石地板很滑,柔软的身子迎面向秦遇时倒去——

  “唔……”宋攸宁砸进了秦遇时的怀中,鼻尖在他坚硬的胸膛前撞得生疼,泪腺一下子被触发,似有眼泪要飙出来。

  一双强劲有力的手,托住了她的细腰,灼热的温度透过衬衫传递到她的肌肤上。

  尚未回过神来时,头顶传来沉冷的声音,“抱够了吗,宋小姐?”

  那声音中还夹着几分戏谑。

  宋攸宁即刻从秦遇时怀中出来,仰头,看到他越发沉了几度的表情,估摸着,耐心用完了。

  “我……”

  “攸宁,你怎么和他在一块儿?”

  宋攸宁尚未来得及开口,一道熟悉的声音便传了过来,随即,手腕被人抓住,猛地往后一扯。

  她生生往后退了半步,脚踝那边传来锥心的疼痛,她下意识地想要将温既明拽着她的手挣开。

  无奈温既明力道太大,白皙的手腕泛红,也依旧没能抽出。

  还遭到温既明劈头盖脸的一阵夹着解释与表白的训斥,“攸宁,我和薛漫只是……我喜欢的人是你,一直都是你。你别因为那件事就这么作践自己!”

  宋攸宁:“……”

  她用余光看了眼秦遇时,男人沉稳淡定的脸上蕴着些许玩味,“温公子这话说的有意思,宋小姐跌我怀里,怎么就是作践自己了?”

笛爷

目前先两更,中午十二点,下午六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