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婚途脉脉

无题

婚途脉脉 笛爷 1026 2019-01-30 12:00:00

    宋攸宁在医院住了三四天就忙不迭要出院,总担心大伯父会在她不在公司的这些天搞出什么意想不到的破坏来,她得时刻去盯着才是正经事。

  可能因为光想着大伯父的事情,所以宋攸宁并未察觉出秦遇时这几天没来看自己这件事。

  或者她觉得人家不来看她也挺正常的,又不是放在心尖儿上疼的姑娘,至于每天抽空来吗?

  宋攸宁出院时接到了弟弟宋星河班主任的电话,喊她去学校一趟有事儿要和她商量。

  弟弟读高三,正是学业紧张的时候,班主任这时候打来电话,让宋攸宁一度以为是弟弟学习上出了什么问题,所以她也顾不上公司的事情,也顾不上手受伤打着石膏过去会被弟弟发现而担心的风险,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学校。

  过去了才知道,他们学校有一个保送国内知名学府的名额,而这所学校正是弟弟想去的。

  弟弟从升入高中以来,年年第一,每年参加全国数学比赛,更是能为学校拿回奖项来。

  按成绩来说,这个名额多半是给弟弟的。

  但学校另外一个学生学习成绩没有弟弟好,不过巧在刚刚过去的一项全球机器人格斗大赛上,拿了冠军,人家也想要这个保送名额。

  班主任喊宋攸宁来,便是告诉她,学校将这个名额给了那个同学,希望宋攸宁能好好安慰弟弟,让他不要在接下来的半年里丧气,按照他的成绩,高考正常发挥,也能考上他想去的大学。

  这一点,宋攸宁理解。

  人家拿的是全球性的冠军,弟弟至多不过是全国数学大赛的一等奖,学校把这个唯一的名额给那位同学,无可厚非。

  宋攸宁听清楚事情原委,对班主任说道:“我知道了赵老师,我回去会好好和我弟弟谈这个事儿,您费心了。”

  不知道宋攸宁有没有看错,在她说完这话之后,赵老师似乎是松了一口气,像是解决了一个大麻烦一样。

  宋攸宁不太明白赵老师这是什么表情,但也没有追问下去。

  道别之后,宋攸宁出了办公室,竟然在办公室外面看到穿着冬装校服的弟弟。

  “星……”

  宋攸宁还没开口,就听到办公室里传来的赵老师的声音,“还好宋星河姐姐不是个难缠的角色,不然因为这一个名额,估计得闹到教育局去。”

  “闹到教育局有什么用?祁景和家里背景摆在那儿,怪就怪宋星河和太子爷在同一届。”

  听着赵老师和别的老师的对话,宋攸宁明白过来,根本就不是什么公平竞争,而是因为那个祁景和家里有背景,所以生生地将原本属于宋星河的名额给抢了过去!

  宋攸宁脸色忽变,转身就想进去帮弟弟争取,这本是看实力的东西,凭什么她弟弟就要让?

  然而就在宋攸宁准备转身进去的时候,宋星河拉着宋攸宁的手离开这边。

  走出了老远,宋星河才松开她,没提名额的事情,反倒是问:“你的手怎么受伤了?薛家的人又欺负你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