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婚途脉脉

第44章 这个人情,我给不了你

婚途脉脉 笛爷 1032 2019-02-02 12:00:00

    宋攸宁将秦遇时的话翻来覆去地理解,读懂了他话中的意思。

  她本就沁着汗珠的脸,更加白了几分,如果她没有理解错的话,秦遇时觉得她先前的挺身而出是为了在他这边得到什么好处。

  之前她也一度以为自己真的想从秦遇时身上得到点什么,但生死攸关面前,一点点的好处算什么?

  难道不是命更重要?

  但现在解释那么多,秦遇时根本不会相信,反倒觉得她巧言令色,诡计多端。

  宋攸宁收拾好自己的情绪,缓缓地放下自己的手臂,浅声道:“那我如果要厚着脸皮向秦律师讨一个人情,秦律师可否行个方便,让祁家高抬贵手。”

  反正他误解了她的好意,那就顺着他的意。

  秦遇时的眸色沉了沉,他身上是涉世多年磨砺出的成熟稳重,骨子里透露出不怒自威的气场来。

  她不过是初出茅庐的小姑娘,饶是在薛家那个龙潭虎穴里浸淫三年,也未必是秦遇时这样的男人的对手。

  所以当城府与精明都远胜于她的秦遇时眼神不过沉了几分,宋攸宁觉得自己所有的小把戏和内心戏在他面前,无所遁形。

  秦遇时神色松怔,单手插在西装裤口袋当中,淡漠开口:“这个人情,我给不了你。”

  宋攸宁被秦遇时直白地拒绝弄得十分难堪,如果祁慕颜的手真有什么问题,如果秦遇时真袖手旁观,那这个后果……宋攸宁不知道自己能否承担得起,也不知道祁家会不会对她,还有弟弟赶尽杀绝。

  “如果我是你,我现在会立刻去医院。”秦遇时撇了眼宋攸宁左手打着石膏处已经被染红的地方,提醒一声。

  她以为他让她给宋攸宁去找最优秀的骨科医生,作为让祁慕颜受伤的“元凶”之一,宋攸宁觉得自己有必要去找医生,来弥补自己的错误。但她当然也知道,祁家只会比她更紧张祁慕颜的手。

  但片刻之后,秦遇时说:“再不去医院,除非你不想要你的手了。”

  本来疼过了,宋攸宁已经觉得左手麻木了,但现在被秦遇时这么一说,左手臂觉得又麻又疼。

  冷汗直冒,眼前花白,身体完全不受自己的控制,“我觉得……我可能……去不了……医……”

  是急火攻心,是旧伤复发,是焦虑难安……所有事儿堆在一块儿,重重地压着宋攸宁。

  她只觉得眼前的秦遇时在晃,又好像有两个或者三个秦遇时的身影重叠在一起。

  后面的事情,她就不太清楚了,依稀记得在晕倒前,有人扶住了她。

  宋攸宁再醒过来的时候,尚未睁开眼睛,就闻到淡淡的消毒药水的味道。

  她试着动了动身子,左半边好像不怎么灵活。

  她缓缓睁开眼,看到白得过分的天花板,她确定自己在医院。

  这回,病房里的人不是秦遇时,也不可能是秦遇时。

  季微起身,担心地问宋攸宁,“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儿不舒服的?”

  宋攸宁尚未彻底清醒,但她只关心一件事:“七小姐的手,怎么样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