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婚途脉脉

第48章 以及男人在她耳边的低喘

婚途脉脉 笛爷 1015 2019-02-03 18:00:00

    清高又要强的人主动道歉,又请求能不能帮忙。无非两种情况,一种是真走投无路,一种是虚情假意地想走捷径。

  秦遇时想到先前他和宋攸宁说过,只有适当示弱的女孩子,才会过得更加顺遂。

  现在,她是现学现卖?

  宋攸宁却没有注意到秦遇时审读的目光,她似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才将隐藏在心中的事情说了出来。

  “我家的事情在圈子里面被拿来翻来覆去地说,所以你肯定知道,星河是我同母异父的弟弟。那你更应该知道,三年前我为了来参加亲生父亲的葬礼,发生了车祸。如果不是爸爸当时将方向盘转向副驾,死的就会是我和妈妈。”

  宋攸宁以为这些事情已经过去了三年,就算再深的伤也该好起来。

  但重新说起来的时候,才感觉就像将结痂的伤口生生地撕开,让那些血淋淋的真相展现在自己眼前。

  还是疼的。

  宋攸宁没看秦遇时的表情,只想将自己想说的,都说出来,“所以,我欠爸爸的,都会还给星河。我这么说不是为了让你可怜我的身世然后帮我,我只是想告诉你,你有你想保护的人,我也有拼了命都想要守护的人。”

  他有他想保护的人,她也有她拼了命想要守护的人。

  大概也是这时候,秦遇时才发现她浑身的刺儿之下,也有一颗一碰就碎的心。

  指间的香烟燃到尽头,高温地灼烧让他猛然回过神来,他将烟头碾灭,脸上的表情一如刚才的沉冷。

  宋攸宁吐了一口浊气,“如果……你愿意帮我的话,我也愿意同意离婚。”

  听到这话的秦遇时眉头微挑,“我还以为你死都不肯离婚。”

  想来,宋星河这件事的确比其它任何事情都要重要。

  “我没有拿离婚的事情威胁你,”宋攸宁表情诚恳,“真的,我知道强行用结婚证困着你,对你不公平。所有的事情,都是我错了,我接受你们对我所有的惩罚。”

  没由来的,秦遇时听到宋攸宁这话,心情越发的烦,“宋攸宁,你对男女关系,一直都这么随便?”

  宋攸宁一怔,她在很认真地和他说祁慕颜和离婚的事情,他却说她对男女关系随便。

  她怎么就随便了?

  她……

  还未开口,秦遇时就往前走了半步,宋攸宁隐在男人的阴影当中,瞬间觉得呼吸急促起来。

  她往后退,但身后就是墙,退无可退。

  “我……我怎么就随便了?”她顿了半秒,想到那天晚上他们在卧室里发生的事情,她的初次,也并非全是疼痛,还有热涌以及口干舌燥,以及男人在她耳边的低喘。

  想起那天的事情,宋攸宁脸颊不自觉泛红,在苍白的脸上尤其明显。

  身上似乎还滞留着男人混杂着酒精和烟草味的吻,耳后、脖颈,胸……

  宋攸宁咽了一下口水,有些狼狈地别开了视线,不敢和他对视。

  “随便和男人结婚,随便和男人发生关系,又随便离婚。你不随便,谁随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