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婚途脉脉

第49章 眼泪要流下,戏才算做足

婚途脉脉 笛爷 1014 2019-02-03 20:00:00

    宋攸宁不是个爱诉苦的人,所有的事情都是自己一个人承担。

  刚才宋攸宁将自己最隐秘的私事拿出来跟秦遇时说,试图让这个男人动一点恻隐之心,帮她在祁家面前开口说好话,这几乎用了她所有的勇气。

  她眼眶微红,不是觉得自己处境艰难委屈的,是开口向一个对她来说并不熟悉的男人求助的难堪与无地自容。

  又被他说随便之后,蓄在眼眶的泪水,滚了下来。

  她快速抬手,用手背将眼泪抹掉,微微仰头,不让更多的眼泪掉下来。

  秦遇时不喜欢女人在自己跟前哭,搞得好像他像个渣男专门欺负人家姑娘一样,“现在知道怕、知道哭了?”

  清冷的声音传入宋攸宁的耳中,她没想哭的,“眼泪要流下,戏才算做足。秦律师,你心疼了,是吗?”

  安全通道一般不会有人走,此时此刻,在宋攸宁问他是否心疼了的时候,男人眼神沉了几分,看着面前这个眼眶还噙着泪水的女人。

  以为她终于学会示弱,结果转头又浑身带刺。

  阅人无数的秦律师此时倒也是真辨别不出,宋攸宁这眼泪是真掉,还是做戏。

  “男人的心疼,不值钱,也不可靠。”秦遇时语气淡淡,他再摸了一支烟出来,只是夹在手指间,没有点燃。

  他迂回婉转的言辞,其实旨在告诉宋攸宁一个意思——不帮。

  好说歹说,秦遇时油盐不进,甚至连离婚这个条件都拒绝了。

  “与其求我,你不如想想如何让小七的手恢复到原来那样。”

  “可是……祁家肯定会给她找最好的医生……”宋攸宁还担心过,如果自己找的医生祁家并不放心,那不就是无用功吗?

  秦遇时眉头微拧,“你找了,祁家用不用是他们的事。你不找,就是你的态度问题。犯了错,你说句‘对不起’就完事的话,要警察做什么?要法律做什么?”

  秦遇时的一番话让宋攸宁醍醐灌顶,就算她认错态度诚恳,但祁慕颜的确是受了伤,并且对未来影响严重。

  换做是她,犯错之人什么都不做就只说“对不起”三个字,她也无法接受,谁能确定道歉是出自真心,还是为了骗取原谅的虚情假意。

  “谢谢你,秦律师。”宋攸宁豁然开朗,只有祁慕颜的手好了,所有的事情才有商榷的余地,“我这就去联系最好的骨科医生和复健专家。”

  秦遇时没接话,似是不承认帮了宋攸宁,当然,他并不认为刚才那句话有点拨她的意思。

  他觉得这是成年人都该懂的人情世故。

  但这并不妨碍宋攸宁感谢他,她急着要去找医生专家什么的,忽然间想到一个很微妙的问题。

  她看向秦遇时,试探地问道:“如果……我找来了医生和专家,秦律师你是不是会帮我弟弟在祁家面前求情?”

  秦遇时冷峻的脸上露出一抹笑,被这姑娘的话逗笑的,但那笑,并未达眼,“宋攸宁,你顺杆上爬的本事,跟谁学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