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婚途脉脉

第64章 她有什么闪失,我算在你头上

婚途脉脉 笛爷 1003 2019-02-11 12:00:00

    秦遇时这话一出,宋攸宁微微顿了一下。

  弟弟没在他的管辖之内,她就在了?她什么时候成为秦遇时管辖的人了?

  许是猜到宋攸宁在想什么,秦遇时开口,像解释,又像是在澄清,“如果你不是我名义上的妻子,这件事我不会管。”

  男人声音低沉磁性,却又不经意间透露着薄薄的不耐,对这整件事的不耐。

  “如果你管这件事的态度是要我无条件认错,那你还不如不管。”宋攸宁何曾想过秦遇时是以这种方式插手这件事的?他这不叫管,叫强迫让她认错,叫她忍下弟弟被祁家喊人打了的这件事。

  “你以为我很想管这件事?你……”

  “遇时,攸宁。”一道温和的声音打断两人的针尖对麦芒,打断他们之间的剑拔弩张。

  几乎是同时,秦遇时和宋攸宁将脸上的冷色与敌意褪去,在面对秦夫人的时候,两人都不约而同地敛起来对对方的不满,不想因为他们的争执而让秦夫人担心。

  只是让宋攸宁意外的是,秦夫人怎么也来了?而且不止秦夫人来了,与她比肩而立的男人,是宋攸宁有过一面之缘的秦遇时父亲秦雁回。

  秦父沉稳内敛,不苟言笑,带着中年人独有的成熟与稳重气息。那冷厉的眼神让宋攸宁几乎不敢与他直视,怕的。

  秦家的人来了,祁家的人也来了。

  那……

  薛家没有人来。

  那也是不可能来的,大伯父来这种场合让祁家的人生怼吗?不会,大伯父只会让她跟祁家的人道歉,并且交出弟弟给他们泄愤。

  所以,秦遇时和大伯父没什么两样。

  秦夫人看着宋攸宁打着石膏的手,面露心疼,“攸宁,你的手还疼不疼?”

  这几天大家关注的都是祁慕颜的手有没有大碍,但只有秦夫人关心宋攸宁的手痛不痛。

  坚硬的心被秦夫人的关心所温暖,三年没感受过母爱的宋攸宁在这时候重新体会到了来自长辈的关心。

  宋攸宁摇摇头,“我没事,小伤,您别担心。”

  “都是遇时的责任,当时怎么就没能保护好你?”说着,秦夫人瞪了秦遇时一眼,责备自己儿子在危险时刻没有保护好媳妇儿。

  秦遇时轮廓分明的脸上显然是敢怒不敢言,想说那天如果宋攸宁没上前来,根本不会见红。

  但最后,秦遇时什么都没说,算是默认保护不当的过错。

  秦遇时淡淡地瞥了宋攸宁一眼,转头对秦夫人说道:“妈,先进去吧,祁伯父他们已经在里面等着了。”

  他的一句话提醒他们今天的正事是解决祁慕颜手废了,以后再也没办法拉大提琴这件事。

  当然包括祁家让人打了宋星河这件事。

  秦父扶着秦夫人的肩膀往病房里面走去,宋攸宁和秦遇时落在后面。

  进去前,秦遇时压低声音在宋攸宁耳边说道:“我妈身体不好,受不得刺激。她为了这件事专门从老宅过来,她有什么闪失,我算在你头上。”

  

笛爷

你们要理解秦律师,他感情迟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