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婚途脉脉

第66章 这件事我来处理

婚途脉脉 笛爷 1016 2019-02-12 12:00:00

    在祁母提及宋攸宁生父薛宜明之后,会客厅里面陷入了短暂的沉默当中。

  最后还是秦夫人顶着众人的目光,对祁母开口:“容颜,我知道这件事上小七受了很大的委屈,但事情已经发生没办法逆转,现在能做的,就是如何解决这件事。我愿意拿出我在沈氏所有的股份,赠予小七,保证她以后衣食无忧。”

  秦夫人沈望舒的娘家沈家是宁城首富,秦夫人在沈氏每年的股份分红,是很多人一辈子都挣不来的钱。

  而秦夫人竟然愿意将自己所有的股份赠予祁慕颜,只为了换得此事的消停,那秦夫人付出的,也太多了吧!

  宋攸宁除了诧异还是诧异,若说秦夫人是看在她父亲的面子上帮她,帮她在祁家面前说几句好话,已经是念在过去的情分上。

  但秦夫人几乎是在用自己的身家来换宋攸宁的平安,这让宋攸宁如何承受得起?

  “秦夫人,您……”宋攸宁承不起秦夫人这么大的情,“这是我犯下的错,我自己承担后果,您别为了我……”

  和祁家的人低三下四地恳求。

  是的,宋攸宁看出秦夫人在恳求祁家高抬贵手。

  宋攸宁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心中的愧疚陡然升起。

  也就是这个时候,一直作为旁观者的秦遇时,走到秦夫人身边,表情凝重,“行了,妈,这件事我来处理。”

  是没办法无动于衷也好,是想快点处理完这件事也罢,秦遇时到底是站了出来。

  听到儿子说的这话,秦夫人似乎是松了一口气的表情。

  也不知道是不是宋攸宁的错觉,总觉得刚才秦夫人低声下气地说那些话,就是为了等秦遇时的这一句“这件事我来处理”。

  随后,秦夫人将这件事交给了儿子,自己则坐了下来,身旁的丈夫,却一直在沉默抽烟,脸色极为难看。

  而祁家看着秦家的一系列操作,祁父到底觉得生气,冷声道:“你们秦家什么意思?就你们觉得她宋攸宁是薛宜明的遗孤要特殊照顾,我女儿的手就能平白无故地就这么毁了?若以后宋攸宁做出什么杀人放火的事情,你们秦家还得因为他是明子的遗孤,要包庇纵容?”

  是啊,这个局面看起来就像祁家逮着宋攸宁不放,咄咄逼人。

  祁家也来气啊,祁慕颜一个前程似锦的著名大提琴演奏家,下个月就要开始个人音乐会,结果手却再也没办法拉大提琴!

  她的前途,她的未来,这怎么算?

  他们祁家要一个说法一个处理,不过分吧?

  结果就看着秦家非要维护宋攸宁这个遗孤,弄得祁家像个恶人一样……

  秦遇时沉了半秒,开口:“祁伯父,以后如果宋攸宁做了杀人放火的事情,我第一个送她去警察局。但是现在,还请祁伯父祁伯母……放我妻子一马。小七那边,我会尽全力让她的手最大限度地恢复。”

  妻……妻子?

  祁父祁母脸上全是讶异的神色,问道:“你们结婚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