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婚途脉脉

第67章 是我平时太纵容她了

婚途脉脉 笛爷 1116 2019-02-12 18:00:00

    秦遇时的一句话让会客室里面陷入死寂,祁父祁母面面相觑,怕是怎么都没想到秦遇时竟然与宋攸宁结了婚,而他们一点消息都没收到。

  两人看了看宋攸宁和秦遇时,目光越过他两,落在了坐在沙发上抽烟一言不发的秦父身上。

  本就是禁忌的话题,结果现在因为孩子们的事情,再度被提起。

  离开的人可以撒手不管身后事,但是活在世上的人,脑海中还镌刻着那些过去过日子。

  所以现在不单单是祁家与宋攸宁的事情,更是祁秦薛三家的事情。

  宋攸宁的确没想到秦遇时会在这个时候承认他们的夫妻关系,她以为秦夫人低声下气不过是为了让秦遇时能够为她说几句话。

  的确,秦遇时说了,还向祁家公开了他们的关系。

  或者应该说,被迫公开。

  秦遇时态度恭敬,却也强势,“小七出事那天,起因是景和与宋星河打架,小七和宋攸宁过去劝架。我以为不过是小孩子之间为了一个保送名额的小打小闹,迟了些过去。是我的责任,没有早点过去,否则这场事故就能避免发生。”

  他的话简简单单地说明白了那天发生的一切,却也在提醒祁家的人,祁慕颜是受害者,但这个架是怎么打起来的,还得问祁景和与宋星河。

  追根溯源,不能全怪在宋攸宁身上。

  但也正是秦遇时的话,提醒了祁家的人,事故参与者还有宋星河。

  这个与薛家没有半点关系的,宋攸宁同母异父的弟弟。

  祁父脸色难看,他顾念到与宋攸宁生父的兄弟情所以迟迟没有处置宋攸宁,但里面躺着不愿意见人的,也的的确确是他放在手心里面疼爱的女儿,就要忍下来?

  祁父开口:“我们要的,不是什么钱财的补偿,要的是有个人来承担这件事的后果,给我们小七一个交代。我听说,警察局里面那个,已经全部承认是他做的?”

  “我弟弟——”提起宋星河,宋攸宁就想到弟弟脑袋被缠着绷带的样子。

  却刚刚开口说了三个字,就被秦遇时拉到身后,他力道很大,几乎要把她的手腕折断,“是,听说他承认了。”

  “既然承认了,那就交给警察局,让他们来处理。”祁父动不了宋攸宁,难道还动不了一个宋星河?

  “好,交给警察处理。”

  听着他们三言两语就将宋星河给处置了,宋攸宁手上使劲儿,挣开秦遇时的桎梏。

  “嘴上说得好听是交给警察处理,实际上暗中找人在里面打我弟弟。”宋攸宁到底是忍不住的,“祁先生祁太太,你们也不要道貌岸然地念在与我父亲的交情上不好直接对我下手。祁慕颜的手是我弄伤的,和我弟弟半点关系都没有。你们要杀要剐还是要我的手,悉听尊便。”

  一直隐忍的祁母听到宋攸宁这话,气得直接将茶几上的水杯摔到宋攸宁跟前,“道貌岸然?薛宜明生的女儿这么没家教,是父母没管教好,还是公婆没督促好?”

  宋攸宁这几年没少受过冷遇和白眼,但祁母这话将宋攸宁父母,秦遇时父母全都指责了进去,她双手紧紧地握成拳头,好气。

  “祁伯母,对不起,是我平时太纵容她了。”

  开口的,是秦遇时。

  他将所有的责任揽在自己身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