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婚途脉脉

第71章 你当婚姻是什么,儿戏?

婚途脉脉 笛爷 1006 2019-02-14 18:00:00

    宋攸宁几乎是落荒而逃的,她实在没办法在祁慕颜面前为弟弟讨回一个公道。

  而眼下,她最担心的莫过于刚才晕过去的秦夫人。

  先前,她被大伯父他们逼得走投无路的时候是秦夫人出手相助,刚才在会客室里,也是秦夫人挺身相护。

  她欠了秦夫人天大的恩情,却还没有好好感谢她。

  现在秦夫人晕倒,别说秦遇时恨死她了,她自己都恨死自己。

  她向护士询问秦夫人被秦遇时送到哪儿去,得到确切位置之后便匆匆跑了过去。

  在半路上遇到面色沉冷的秦遇时,男人成熟稳重的外衣被撕开,湛黑的眸子里透露着的是深不见底的冷光。

  他骨节分明的手扯了扯紧紧系在衣领上的领带,动作粗鲁,透露着浓浓的恼意。

  领口被草草扯开,脖子在没了束缚之后得以放松,男人的喉结上下翻滚。

  随后,秦遇时抓着宋攸宁肩膀,将她就近拽进了旁边的清洁室。

  后背重重地撞在了墙壁上,钝痛瞬间侵袭宋攸宁大脑,痛意从后背传递到四肢百骸,尤其是左手。

  紧接着,男人苍劲的大掌掐着她的脖子,过大的力气让她下意识扣住秦遇时手腕,试图让他力道小一些,试图呼吸新鲜空气。

  宋攸宁抬眸,看到的是男人猩红的眸,紧绷的下颚线条。

  眼神对上,秦遇时往前倾,高大的身躯将狭小的空间内的所有光源统统遮挡住,“我有没有说过,如果我母亲有半点闪失,责任全算在你身上?”

  她记得,进病房前,她就听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我……我不是故意的……我没想……”

  “我让你闭嘴你没听到?小七都亲自出面愿意和解,你还想怎么样?”秦遇时声音低沉,带着压抑到极致的想要将宋攸宁脖子折断的火气。

  宋攸宁只觉得呼吸不顺畅,却也没有任何力气可以挣脱开他的控制,“我……我本来就觉得……很对不起七小姐……如果……她以为我和你结婚了……心里肯定会更难受,所以我……”

  “怎么,这么说你还是为我和小七考虑?”男人气急反笑,语气中是浓浓的不信。

  可宋攸宁当时,真的想的是如果祁慕颜误会她和秦遇时的关系,只怕会更不高兴。

  后来,当秦遇时抱着秦夫人离开,宋攸宁的确从祁慕颜眼中看到了敌意。

  同为女人,宋攸宁理所当然地就将祁慕颜的敌意当成情敌的那种感觉。

  “那你知不知道,现在和我结婚的人,是你宋攸宁?你当婚姻是什么,儿戏?说结就结,说离就离。是不是不长点记性,你根本不清楚你现在到底是什么身份?”

  在秦遇时过去的二十六年里,他做的所有事都是规划好的,按部就班,条理清晰。

  就在刚才,在秦祁薛三家的问题上他都能掌控大局,游刃有余。

  偏偏,宋攸宁是这个意外。

  秦遇时不喜欢意外,他要将宋攸宁这个意外,变成情理之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