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他与时光比肩

第三章 大凉国师

他与时光比肩 甜心硬汉 2107 2019-01-15 14:29:12

  是夜,整个安市像是熟睡中的婴儿,陷入香甜的梦。

  万家灯火似是全都偃旗息鼓,热闹繁华的夜生活也都已经结束。

  崇初书院内,有人站在春雀台上,沉默的凝视着天际的月亮。

  “你说,先生到底在那儿看什么呢?不就是个破月亮吗?他都看了快一个小时了。”

  沈浊抱着笤帚,站在春雀台外面,叼着一根狗尾巴草,皱着眉朝那高台之上的人看去,考虑着要不要上去给先生送一件外套。

  听沈浊这么说,沈清立刻扔了手上的抹布,对着他神秘兮兮的招了招手。

  沈浊凑了过来,只听沈清一边压低了声音一边兴奋地说:“你不知道,今天,崇初书院,十一出现了!”

  沈浊两眼发直,一脸的疑惑。

  “十一谁啊,没听过。”

  沈清神神秘秘的把他拉到院子外,对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别说我没告诉你啊,咱们事先讲好,十一这个名字,千万别在先生面前提,那可是先生心尖尖上的人啊。”

  沈浊更加好奇,这个十一到底是什么来头,和先生又有什么纠葛,为何如此不可说。

  他沈浊在先生身边服侍的时间虽然没有沈清的时间长,但是,怎么说也有几百年了,为什么从来都没听到过这号人物。

  难道是先生的至交好友?还是先生的徒弟徒孙?

  但是据他这五百多年来的观察,先生除了风岳山、风岳寺还有崇初书院三点一线之外,几乎就是足不出户,他的社交圈子就那么大点儿,怎么会忽然冒出来个十一呢?

  “不是,十一到底谁啊,男的女的?”

  沈浊蹲下神,在地上的草里翻来翻去,想找一根狗尾巴草叼在嘴里嚼。

  找了半天没找到狗尾巴草,却飞过去一只苍蝇,沈浊双眸一亮,捏了个诀,把那可怜无助的苍蝇给拉了回来,困在小小的结界里,送到嘴边一口吃掉。

  半晌,还皱着眉,砸吧砸吧嘴里的味道。

  沈清目击整个过程,被膈应的要死,讲故事的心情全无,差点把隔夜饭都吐出来。

  “你他妈好歹也算半个小仙了,能不能别逮着什么吃什么?是不是别人放个屁你都要捏个诀送到嘴里尝尝什么味儿?”

  沈浊不以为然:“让我吃屁也行,那也得是咱们先生的屁。”

  沈清活了几千年,见过这拍马屁的,还真没见过这吸屁的。

  “我踹死你得了我!”

  沈清大怒,抬脚就要踹地上的人。先生不许私自用法术,偏偏沈浊总是滥用这些小把戏吃这吃那,着实令人无语得很。

  大概是今晚先生的心情不错,高台之上那个黑衣的男人,抬眼朝这边看了看,竟然也没责罚沈浊。

  还没等沈清踹下来,沈浊就赶紧站起身,收敛了神色,老老实实的站到一旁,垂手站定。

  “先生。”

  沈清吓了一跳,回身一看,果真是先生朝着这边走过来,他们全都乖乖站到另一旁,等候陆寒昭的指示。

  陆寒昭眼风淡淡的扫过二人,开口道:“今夜你二人怕是要辛苦了,春雀台好好清扫一下,从明天起,对外开放。”

  “是。”

  “是。”

  二人齐齐答过,等陆寒昭走远,沈浊一头雾水:“真是奇了怪了,这春雀台,打从我来,除了先生就没什么人进去过……明儿怎的就开放了?”

  沈清表情有些反常,洋溢着兴奋的神采。

  “你有没有觉得,先生今天的心情和平时有点不一样?”

  沈清说着,和沈浊一起看向那个人寂寥的背影。

  月色之下,他远行的身影带着清冷的落拓。

  沈浊摸着下巴,还真琢磨出那么几分不寻常的意味来。

  “看来今天的那位小姐,真的是十一啊……”

  说着说着,沈清眼圈一红。

  沈浊却看不懂了。

  “不是,到底怎么回事儿啊,你到现在也没跟我说明白。”

  沈浊急了,他在先生身边的时间远没有沈清在先生的身边时间长,先生是他最尊敬也是最崇拜的人,作为先生的头号狂粉,沈浊怎么能不对自己的爱豆了如指掌!

  沈清擦了擦自己眼角沁出来的泪珠,眼珠滴溜溜的转,他奸笑:“不如这样吧,想听故事可以,但是,今晚这春雀台……”

  沈浊倒吸了一口凉气,他们不允许在风岳山以外的任何地方使用法术,崇初书院都不行,这也就意味着,如果仅仅凭借着人工清扫,扫完整个春雀台可能要明早了。

  他忍!

  沈浊握拳,泣血应下。

  “好,由我来扫,你但说无妨。”

  沈清大大咧咧的在石凳上坐下,手一挥,说:“说吧,这故事你想从哪儿听起?”

  “有什么想问的,尽管开口,今晚包君满意。”

  沈浊想了想,坐在了沈清的身旁。

  “你就从头讲起,你快告诉我,那个十一……到底是谁,十一,又是个怎样的人?”

  “你说十一啊……”

  想到十一,脑海里翩跹而过的画面太多太多,有自己,有十一,也有先生,还有很多很多,随着那些轰然而逝的历史一起褪色的……人和事。

  沈清苦笑,思绪不由得悠远。

  灰烬里面的岁月会开花吗?

  沈清不知道,他只知道,先生一直在守着那团灰烬,在时光的尽头,和他永不凋零的容颜,承受着万世孤独,庇佑着这历史上下千年的秩序的平衡。

  因为这是先生的职责,也是他们这群人存在的意义。

  他们为了时光而生,他们是这滚滚历史大潮秩序的维护者。他们守护着天金书,守护着历代帝王,以防止时空错乱,历史偏离正轨。一旦有任何的异象在天金书上产生,作为历史维护者就必须要亲自去修正这个错误。

  哪怕灰飞烟灭,也在所不惜。

  从签订下契约的那一刻,历史维护者们就注定了自己的命运,而从那一刻起,属于每个人的宿命,其实也早已经写好。

  只是当日的他们都陷在故事中,不忍将这结局猜中。

  大慈慈众生,大悲悲天下。

  古有大凉国师者,陆氏羲和,乌衣白发,慈众生,悲天下。

  那个在大凉人人传诵的国师的故事,先生总是会隐去那么半句话。

  那段已经被封存的历史,沈清自己都已经记不得有多久没对人讲起过了。

  这个故事的缘起,真的太久远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