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他与时光比肩

第六章 凌波王姬

他与时光比肩 甜心硬汉 2104 2019-01-16 08:00:00

  十一屏住呼吸,小心翼翼的坐在矮墙之后。

  若那真的是神仙,她身份如此卑微低贱,还是不要去惊扰到他。

  与神仙作伴看月亮还是头一遭,十一心里被填的满满的,她立刻跪在矮墙后,姿态再不敢随意,十分虔诚。

  她就这么坐在这里就好了。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打破这里的宁静。

  “陆氏羲和,你好大的胆子!”

  压低的女声里带着急迫也带着羞窘。

  十一扒着矮墙,从断裂的墙缝偷看,华服女子怒气冲冲直奔树下的男子而去,树影绰约之间,那女子扬起纤细的手,将手上的东西举至他眼前。

  “明知是我送给你的环佩,为何遣人归还于我?”

  虽看不清女子的脸,可是她身上那件裙子的纹路和花样,十一借着月色看得一清二楚。

  那是凌波王姬的常服。

  凌波王姬是凉王的第十一女,因是小女儿,性格又是与凉王最相似的子嗣,平日里,受尽王的宠爱,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十一曾听闻凌波王姬以打杀宫人为乐,今日一见,她是无论如何都不能把眼前这样一个女子跟传闻之中的冷血王姬联系到一起的。

  “国师大人是当真不明我的心意,还是在躲我?”

  那男人的沉默逼得凌波王姬一点一点收回自己的手,她含着眼泪,侧着头望他。

  “我到底要怎么做才能得到你的心。”

  她跌跌撞撞退后几步,语调渐渐弱下去。

  这话掷入十一的耳朵,不亚于平地惊雷。

  她瞪大了圆圆的眼睛,使劲儿看那个树下的“神仙”。

  原来那就是国师啊。

  是长得好看的国师大人,是为大凉百姓歃血开坛求雨的国师大人,也是开设崇初书院……教贫民识字的国师大人。

  十一抓在墙上的指甲紧了紧,心里漏跳了几拍。

  凌波王姬垂着眼皮,不肯去看眼前的人。

  “王姬言重了。”

  男人的声音似叹,淡淡消散。

  “玉佩是君上在您尚未出生之时,于镐京朝歌各地遍寻能工巧匠耗费多时精心制成。君上的好意,臣愧不敢当。”

  “到底是玉佩愧不敢当,还是我这情意不敢当?”

  王姬站直了身体,一张明艳的脸暴露在月光之下,凄楚又动人。

  国师微微低着头,唇角带着无奈的笑,表情却有几分悲悯。

  “臣的老师曾经说,世间所有痴缠皆是虚妄,唯这光阴最赤诚。这光阴里的人,是眼前人。光阴外的人,自有他的去处。”

  “宣武将军是王姬真正应当在意的人。”

  国师负手而立。

  “光阴外的人?”

  凌波王姬不大懂国师大人的意思,但也能听出他的弦外之音——他在暗示她,她和宣武将军还有婚约。

  “若你想说你是光阴外的人,那我也偏要把你拉入我的红尘里。”

  “王父那么宠爱我,只要我去哭一哭,他肯定会替我做主,毁了这婚约,那宣武将军又算得了什么?他妨碍不了你。”

  凌波王姬擦干眼泪,神情倔强。

  “我只问你这一句,若我凌波一心想嫁与你,你陆羲和娶还是不娶?”

  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就算是十一脑子再笨,也知道自己今天撞破了一个怎样的秘密。

  这个秘密足以毁灭她。车裂也好,腰斩也罢,若是被人发现她一个宫女知晓了这样的秘闻,她可以有无数种花样尽出的死法。

  十一瑟缩在矮墙之下,面无血色。

  她要逃离这里。

  她必须逃离。

  “恕臣,难以从命。”

  国师大人淡淡启唇,眉目如冬日最寒冷的那抔冰雪,没有因眼前凌波王姬的眼泪泛起任何波澜。

  凌波王姬身子颤抖,十指蔻丹狠狠的嵌入掌心,可那不及她心头半分的耻辱与痛。

  她一生骄矜,占尽这世间最上乘的爱,偏偏不能得到眼前的男人。

  她知道陆寒昭不喜她跋扈,就尽力收敛,终是忍不住,找了宫人递自己的玉佩给他。

  她头一遭为了心头所爱放下身段,却落得这样的结局。

  “陆羲和。”

  “这话……我今日记下了。早晚有一日,你会跪在我和父王的面前,哭着求娶我。”

  不知不觉,似乎她又成了那个高高在上的王姬,盛气凌人,不可一世,只要她想,她可以用尽一切手段得到自己想要的。

  想到这,凌波王姬无声的笑了。

  “咚——”

  凌波王姬注意到这冷宫附近的异响,眸光骤冷,迅速的朝着矮墙看去。

  十一捂着小腿,早就吓得惨白了脸色。

  她本想偷偷溜走,没想到跪的时间太长,腿上难受,站起来的时候碰掉了墙上的碎石。

  “何人?滚出来!”

  凌波王姬怒斥。

  十一浑身颤抖,死死的抓着矮墙,挪不动半分脚步。

  她弓着身子,一点一点的蹲下去,祈祷王姬不会走过来。

  可是她想错了,还没等蹲下去,头上忽如其来一股巨大的力道,让她失去重心,重重朝着后面栽去。

  头上火辣辣的疼,黏糊糊的液体流下来,十一疼得眼泪直流。

  还没等十一有任何反应的时间,她的头发就一把被人抓住,朝后扯去,十一艰难睁眼,看到了凌波王姬那张因愤怒而狰狞的姣好脸庞。

  隔着眼前的血,她也能感受到王姬身上的杀气。

  “你,刚才听到什么了。”

  王姬极力掩饰自己的恼怒和窘迫,眼神骇人,可十一知道,不管自己说什么,凌波王姬都不会信。

  “王姬……奴婢什么都没听到……”

  太疼了,头上好像豁开了很大的伤口,被扯住的头皮也很难受,十一咬唇,强忍着痛楚,声音微弱。

  “只有死人才会保守秘密。”

  王姬面容嘲讽,从袖中掷出一把精巧的匕首,摔在十一的脸上。

  “若你今日自裁于我面前,我就相信你什么都没听到。”

  十一躺在地上,那个尊贵王姬就站在她面前,睥睨着她,仿佛看着一只要被碾碎的蚂蚁。

  她的无地自容,她的纡尊降贵,似乎都在今晚找到了一个合适的出口,一泻而出,发泄在眼前这个命如草芥的卑贱宫女的身上。

  仿佛现在只有十一死了她才能开心一点。

  十一一点一点伸出手,握紧胸前那把匕首。

  那把刀冰冰凉凉的,不知道划在脖子上的时候会不会很疼。

  树下的男人终于抬起眼皮,朝这边看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