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他与时光比肩

第十二章 祸根

他与时光比肩 甜心硬汉 1317 2019-01-21 20:00:00

  飞雪“喵呜”了一声,十分凄厉,对着十一就抬起了爪子。

  “嘶——”

  十一被飞雪抓了一记,倒吸了口凉气,不过手上的动作未停,她用最快速度把飞雪周身的刺藤给剪开了。

  飞雪重获自由那一瞬间,如同一枚羽箭,猛地窜了出去,很快就从十一眼前消失不见。

  那速度之快,只留下十一一个人拎着剪子,抱着被抓伤的手,傻愣愣的杵在原地。

  她呆呆的看着被自己剪出来的大窟窿,回过头去。

  她本以为飞雪已经走远了,然而它并没有。那猫儿似是惊魂未定,逃窜到在屋檐上,也回过头来凝视她。

  十一被这么一看,还有几分不好意思,别开眼去,僵硬地露出一个笑。

  飞雪的身上,斑斑红痕很是醒目,它被刺伤了,一定很疼。

  十一想把它抱回屋子上药,上前一步,又想到刚刚自己靠近飞雪时它的挣扎,十一又退回了原地。

  一人一猫,在夏末的春雀台,竹林深处,就这样无声对视。

  “呜——”

  飞雪忽然叫了一声。

  良久,十一朝着飞雪,缓缓地张开自己的双臂。

  “我叫十一,我不是坏人,我……我带你去治伤。”

  “你放心跳下来罢,我接着你,不会摔伤的。”

  她温柔且小心翼翼,眼神亦真挚。

  飞雪似是听懂了她的话,迟疑地上前一步,立在飞檐边,歪着头看十一。

  它不下来,十一就傻乎乎的在下面举着两只手臂等它跳下来。

  不知过了多久,久到十一都快放弃了。

  “喵呜——”

  飞雪纵身一跃,落在了十一怀里。

  十一连连后退几步,内心却被欢喜填满,她稳稳地接住了那雪白的一团,开心地笑着,。

  “看!我没骗你罢!我接住你了!”

  十一眉眼弯弯,用指尖轻轻的碰了碰飞雪的毛,飞雪小声的叫,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趴着。

  这一切都被路过大门驻足的某个人尽收眼底。

  那人语气淡淡,神情却轻蔑至极。

  “你们先生的选人标准真是个谜。”

  “那等低贱的东西,既是能自己跳上去,自然也是能再下来,何须她这个奴婢在下面白忙一场?”

  “张牙舞爪,着实碍眼。”

  说话的男人着一身暗色常服,肩部绣着日月,隐约可见龙纹。他坐在步辇上,腿上盖着一条薄薄的毯子,伸出手,男人轻轻摸了摸自己的膝盖。

  “她这么紧张那猫,不如,打断她的腿,权当是替那猫儿挡灾了。”

  男人声音低魅,足以让在场听见这话的人都脊背生凉。

  “太子,这奴婢是先生在王姬那儿讨来的,这般处置,怕是不妥。”

  沈清听不下去了,立在身侧良久,终于开口。

  太子慎与先生关系一向不是很好,这次他来登门拜访,恰逢先生不在,沈清便亲自出门迎接。万万没想到,路过春雀台的时候,太子慎叫停了步辇。

  这位未来的王身体不是很好,性子却阴鸷暴戾,比之凌波王姬,有过之而无不及。喜怒无常是他们姬姓王室的通病,王如此,凌波王姬如此,太子慎……乃集大成者也。

  从十一拿着剪子从屋内出来的时候,太子慎就一直在这儿瞧着了。

  没人知道他在若有所思的看些什么。

  沈清也不明白,十一连大门都不怎么出,今时今日,怎么就招上了这位活阎王。

  太子慎冷哼。

  “孤随口说说,你在怕甚。”

  “往日来书院,都觉得这书院无趣乏味的紧。今日,总算让孤寻到了一点趣味。”

  说到“无趣”这两个字,太子慎勾了勾嘴角,意味深长的望向那春雀台前,对这一切浑然不觉的一人一猫。

  “罢了,既然国师大人不在,孤改日再来。沈清,不必送。”

  那步辇抬着太子慎缓缓离去,沈清面色凝重的站在原地。总有一股不安的感觉萦绕于心间,他无声地看着十一把飞雪抱进屋内,一点一点攥紧了腰间的白贝箭筒。

甜心硬汉

这一章是很关键的一章,跟后面十一的死也有很大关系,马上就要回归现代了,宝宝们不要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