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心昭昭向明月

第二章:陌生

我心昭昭向明月 时白呀 3345 2019-02-15 09:00:00

  时申。

  这个阔别了许久的名字蓦然提起,还让温瑞有些回不过神来。

  原本以为过了这么多年,这个名字再次提起对她来说会很陌生,但李乔几乎是话音刚落,埋藏在记忆深处铺天盖地的熟悉感就朝她迎面袭来。

  与此同时,原本靠着墙壁站立的男人似有所觉,他抬起头来。

  温瑞的视线还没来得及收回,就这么毫无防备的径直地对上了男人幽暗深邃的双眼,在这一瞬间,她感觉自己像是被人盯住的猎物,身体忽然变得僵硬起来。

  空气仿佛静止了一般。

  她愣在原地。

  上一秒李乔还在电话里提及的那个男人这一刻就真实的出现在眼前。

  温瑞觉得自己好像是在做梦。

  “喂,温瑞?温瑞……”李乔的声音打破了她耳边的寂静。

  “在。”温瑞回神。

  “咦,你刚刚怎么了,有听见我说的话吗?”

  温瑞敛眸:“听见了。”她的语气微淡:“我刚到家,你也在忙,下次有空约出来聊吧。”

  “行。”李乔没察觉到她的异样,她也觉得这些事情在电话里三言两语说不清楚,不如改天约个时间出来好好跟她聊聊,“那就这样,我先挂了。”

  结束跟李乔的通话之后,温瑞站在原地,静静地看着倚着墙面站立的男人。

  对她而言,有点陌生,又异常熟悉的男人。

  时申微微侧过身子,半边身体靠着墙壁,同样望着她,两个人分别站在两侧,像一场沉默无声的拉锯战,谁都没有先开口说话。

  最后是时申先有了动静,他将手里的烟含在嘴里,吸了一口,吐出的烟气模糊了他的视线,他微眯了下眼睛,几秒后,他将手里的烟碾灭,直起身子,往温瑞的方向走过去。

  温瑞看着男人一步步靠近,脚下仿佛扎了根般,动弹不得。

  时申几步走到她面前,几年不见,他现在比她整整高出一个头,他走到近前,温瑞看着他时不得不仰起视线。

  时申在她面前站定,微抬起帽檐,露出他那张俊朗出众的面容,他漆黑的眼睛盯着她,浅浅勾起唇,他的嗓子因为刚被烟熏过带着一丝低沉沙哑:“不认识我了?”

  温瑞的眼底掠过一丝波澜,随后又重归平静,她默不作声地望着他,她记得时申离开的时候她还在读大学,他们几年没见,温瑞对他的印象还停留在以前那个自信痞气的男生身上。

  而眼前这个男人,容貌依旧出众,但已经褪去了以往干干净净的少年气,轮廓变得更加硬朗分明,周身的气度也变得越发通透内敛,从面容到骨子里,都彻底地显出了一个成熟男人该有的模样。

  他跟以前变化很大。

  这样的变化让温瑞有些恍惚,同时也真切地意识到他们之间真的有许多年没有见过了。

  关于他的离开,从一开始的不习惯到后来的习以为常,再到这一刻重新见到他,温瑞恍然,原来都已经隔了这么长时间了。

  她不动声色地低下视线,手重新握上行李箱的拉杆:“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有几天了。”时申漫不经心地答道,他双手插进裤袋里,视线微低,也同样打量着跟前这个许久不曾联系的人,她倒是没多少变化,只是头发剪短了,人长高了,也变瘦了,容貌经过修饰,黛眉轻扫,清雅如兰的,整个人亭亭玉立,出落得愈发有成熟的韵味。

  时申的眼眸一动,视线挪到她身旁的行李箱上:“去哪里了?”

  温瑞握着拉杆的手动了一下,答:“云南。”

  “旅行?”

  “嗯。”

  简短的几句对话后,见她杵在原地,时申淡淡地挑起眉,笑问:“你不打算进屋?”

  温瑞抬眸,回应道:“你挡路了。”

  时申与她对视,站在原地不动,眼底漫上几许笑意,轻描淡写的‘哦’了一声,并不打算让路。

  温瑞看了他一眼,拖着行李箱绕过他往前走。

  走到屋门前,温瑞掏出钥匙开门,男人低沉悦耳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自己一个人住?”

  温瑞点头。

  “什么时候搬出来的?”

  温瑞打开门,室内的光线暗淡,她伸手将屋内的灯打开,然后才答道:“大学毕业后。”

  说完,她转过身,对他道:“进来坐吧。”

  时申跟着她进屋,他站在玄关处,大致环视了一圈屋子,墙面被油漆重新刷过,跟外墙相比,看不出任何老旧的痕迹,基本的家具一应俱全,简简单单的,没有什么装饰,清冷又单调。

  屋子的主人应该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回来了,玄关的鞋柜上积了一层灰。

  温瑞进屋之后也发现了这一点,她走了两三个月,期间没有人打扫,房屋到处都是积压的灰尘。

  她家里很少会有人来做客,温瑞没有准备可以更换的拖鞋,她回头对身后的男人说:“不用换鞋了,直接进来吧。”

  她将打包的杂酱面放在饭桌上,然后把行李箱放进卧室,顺手从桌面上拿了根皮筋将齐肩的头发扎起来,温瑞从房间出来时,时申刚从玄关走进来。

  温瑞:“你先坐一下,我去倒水。”

  这里的构造简单,只有两房一厅,厨房就在客厅的旁边,温瑞用热水壶接了水,放到底座上按下开关,然后从柜子里取了两个杯子,她放到水龙头下方冲洗,身后传来一道声音:“怎么搬到这么偏远的地方?”

  温瑞转过身,看见时申随意地靠在厨房的门框上,头顶的帽子被他摘下来拿在手里,没了帽子的遮挡,他的五官越发清晰深刻。

  温瑞收回视线,如实道:“这里安静。”房租也便宜,后半句话她没说出来。

  说着,她打开上层的橱柜,第一层放置的是她平时收集的茶叶,第二层放着一些咖啡粉和牛奶。

  “想喝什么?”温瑞询问。

  她刚问完,时申就直起身子走了进来,厨房的空间原本就狭窄,他身材高大,一走进来,整个厨房就显得逼仄起来,温瑞后退一步,不小心踩到了他,“抱歉……”

  时申扶住了她的肩膀,两人贴得很近,温瑞闻到了他身上那阵烟草味,她只要再往后退一步,后背就能碰到他那具温热的身躯,她忽地浑身微僵,下一秒,大脑反应过来,她往旁边站了一下。

  时申用眼角余光看了她一眼,伸手去拿柜子里的茶叶:“喝这个吧。”

  温瑞接过他递来的茶叶。

  她把包装撕开,分别匀了点茶叶放进两个杯子里,静静等待水煮沸的间隙,温瑞开口问:“你怎么知道我住在这里?”

  “问人的。”时申抬了抬眼皮,道。

  温瑞脑海里第一反应就想到李乔,但随即想到他们以前几个从小长到大的发小也知道她住在这里。

  厨房里的热水壶‘咕噜咕噜’地冒着烟气,温瑞接着道:“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时申看着她,唇边挑起一丝很淡的笑意:“回来了,找老朋友叙叙旧,不行吗?”

  听出了他语气中的调侃,温瑞瞥了他一眼,神情平淡道:“出去坐着等吧,我泡好茶就出来。”

  时申没说什么,依言从厨房走了出去。

  温瑞泡好茶之后,走到客厅,看见他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一本书,走近一看,才发现那是她新写的游记,他手里拿着的那本是温瑞临走之前收到的编辑寄给她的样书。

  察觉到有人靠近,时申抬起头来,他笑道:“挺厉害,都出书了。”

  也不知道他的夸奖是真诚还是敷衍,温瑞走过去,将其中一杯茶放到他面前,没应话。

  时申厚着脸皮道:“送我一本?”

  温瑞有点意外他提的这个要求:“你对书的内容感兴趣?”

  时申舒展了双腿,他的手肘靠在沙发扶手上,单手支着脸,俊朗的眉目蕴着笑意,望着她,淡淡勾起唇角,一笑道:“嗯,感兴趣。”

  温瑞坐在一旁的单人沙发上,闻言,捧着茶杯的手一顿。

  话落,他扬了扬手里的书,自作主张道:“这本我带走了。”

  温瑞没说话,默许。

  空气陷入了一阵沉默,谁都没有先开口说话,温瑞心里升起了一丝异样的感觉,她和时申也算是从小就认识了,从一开始的陌生到后来的熟稔,十多年的时间,可现在……

  温瑞觉得他们之间横亘的五年时光,包括各自在不同环境里的经历和成长已经让他们彼此之间都变得陌生起来。

  “你这几年过得怎么样?”沉寂片刻,温瑞主动开口道。

  时申拿起茶杯喝了一口:“还行,就那样。”

  温瑞所知的消息里,时申前两年是被他父亲送去当了兵,军营历练完毕之后就被送出了国,他在国外整整待了三年,这期间他就跟人间蒸发了一样,谁也没能跟他取得联系,直到今天……

  “你呢?”时申反问道。

  温瑞的手指贴着茶杯的边缘,指腹感受到了一丝温热,她语气平淡地开口:“我也就那样。”

  时申低低地笑了一声:“别学我说话啊,具体怎样,说来听听。”

  具体的……

  温瑞沉默,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时申也没有继续追问,他看了眼时间,将杯中的茶水喝完,然后顺手放在茶几上,从沙发上站起来。

  温瑞抬头看向他。

  时申将手里的帽子重新戴上:“走吧,带你去吃饭,边吃边说。”

  温瑞稍愣:“我买了面……”

  她的声音有点低,时申没听见,他回头见她还在犹豫,用舌尖抵下了腮帮子,轻哂一声,随口道:“一场朋友,不会连这点面子都不给吧。”

  温瑞轻轻地皱了下眉梢。

  这是摆明了不让她拒绝,温瑞沉吟,心想只是吃一顿饭而已,她从沙发上站起来:“等我一下。”

  温瑞进了房间从包里掏出手机,将头发放下来,走出来对等在一旁的人说:“走吧。”

  他们一起下了楼,温瑞跟着他往前走,到了楼下的停车场,她看到时申径直往那辆卡宴走去。

时白呀

每天早上九点更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