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心昭昭向明月

第三章:谁藏心事

我心昭昭向明月 时白呀 3657 2019-02-16 09:00:00

  温瑞跟他一同上了车,她坐在副驾驶座上,系好安全带。

  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这个片区房子和街巷都已经很老旧了,两旁的路灯也是年久失修,所以路面环境并不是很好,时申坐在驾驶座上,微偏着头,专注地看着倒车镜,娴熟地打着方向盘。

  从温瑞回来才一会儿功夫,卡宴的四周就已经停满了车辆,这里的道路狭窄,没点经验的司机可能要在原地打半天的方向盘才能开出去,温瑞看着中控台上显示的倒车影像,她感觉车尾箱快挨到了路障,出声提醒道:“后面有个路桩。”

  卡宴右侧停着辆蓝色的小轿车,按理说这种情况要倒几次才能开出去……时申闻声转头看了她一眼,操控着方向盘,避开路桩和旁边的车,很顺畅地开了出去。

  温瑞觉得他那一眼仿佛在说‘不用质疑我的技术’,她很识相地闭上了嘴巴。

  时申在门口的停车杆前停下,他降下车窗,看门的老大爷过来收费:“六块。”

  这里的停车收费标准温瑞是知道的,外来的临时车辆在这里停一个小时收费三块,超过一个小时才收费六块,可她从回来到现在不过才半个小时,那他……

  “你什么时候来的?”温瑞心里存疑,同时也想到,她今天回来只是临时起意,连李乔都没知会,他应该不知道自己今天回来才对……

  时申将大爷找来的零钱随手搁在一旁,答道:“比你早一点。”

  他回答得含糊,眼睛直视着前方,手搭在方向盘上,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他略过了这个话题,问:“这附近你熟,有什么好吃的?”

  温瑞的脑海里有个想法成形,但随即想到以他的性子应该不会那么无聊,在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回来的情况下每天都在门口等,他们之间虽然有着多年的交情,但也不至于让他达到这样的地步,所以今天应该只是巧合。

  耳边一直没听到声音,时申趁着路口红灯,移开视线看向她。

  温瑞察觉到身旁人将目光落在她的身上,她抬起头来,看着他,道:“吃粤菜吧,附近开了一家,味道还可以。”

  她的语态平淡自然,仿佛刚才的沉默只是在思考他的问题而已。

  时申的眼神深邃漆黑,温瑞从很早以前就觉得这双眼睛似乎有着很强的穿透力,直视着你时,仿佛能洞悉你心里的一切想法,任何秘密在这双眼睛面前都无处遁形。

  他的气场是与生俱来的,随着年龄的增长也越发强大,在温瑞的印象里,有很多人都因此怕他,不敢与他接触……

  温瑞的面容淡静,眼睛里无波无澜,她不着痕迹地移开视线,提醒道:“绿灯了。”

  时申收回视线,他看着前方,微抬下巴:“带路。”

  她说的那家餐馆离她家不远,开车大约十分钟就到了,到了饭点,店里人挺多的,他们赶上了最后一桌双人座,服务员领着他们到位置上坐下,把菜单分别递到他们面前。

  温瑞点了两道素菜,剩余的都交由他来点,时申加了两道菜,服务员就拿着菜单下去了。

  温瑞拿起服务员放在桌面上的茶壶,分别给他和自己添了杯茶。

  时申把帽子摘下来放到一旁,那张脸下一瞬就吸引了隔壁几桌女孩子的注意。

  “说吧。”

  温瑞小口小口地喝着滚烫的热茶,耳边冷不防传来一声,她抬起头来,不解:“说什么?”

  “这几年的经历。”时申挑唇一笑,“刚不是说了,边吃边说。”

  这个话题原来还没有过去,温瑞静默片刻,忽然开口说了个不相关的事情:“你离开的时候换了手机号码。”

  时申唇边的笑容倏地一滞。

  温瑞望着他,开口问:“为什么?”

  他刚离开的那几天,温瑞打过他的电话,但对方提示手机已关机,后来她才知道他是换了号码。

  时申动作微顿,他看着她沉默安静的眼睛,几秒后,轻轻地笑了,笑容有些漫不经心的:“在去部队的时候,手机丢了。”

  “后来被我爸送去国外闭关学习,也没什么机会联系你们。”

  温瑞看着他,静默半晌,她轻轻点头,语气不温不火的:“李乔以为你换了号码是不想让我们联系你,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但这么多年你都不联系我们,我还以为,我们之前的日子经历了什么,对你来说应该都不重要。”她说着,眉目间流露出一抹恬淡的笑容:“但听起来,似乎是我们误会你了。”

  时申听着她不动声色的将话题带到了他的身上,他唇角的笑意淡淡,这几年过去,她还是跟以前一样没变,性子看上去温温淡淡的,但遇到不想回答的问题,总是能巧舌如簧地避过去,就像现在。

  时申其实早就从别人的口中得知了她这五年的生活和经历,问她这个问题只是想看看她的反应,既然她不打算回答,他也不会继续追问,顺着她的话说:“我像是这么绝情的人?”

  温瑞摇头:“不像。”相反,在她认识的人里,他是最重情义的一个,所以他断了音讯的这五年,他们都相信他一定有什么原因。

  服务员很快端着菜上桌了,打断了他们这段插曲,时申也没再询问她过去几年的事情,他夹了一块排骨放进她的碗里:“芋泥排骨,我记得你以前最爱吃,口味没变吧。”

  温瑞没回答口味变没变,她只道了声谢,其实她已经不喜欢吃排骨了,在云南待了两三个月,几乎每顿都是吃牛羊肉,她对肉仅剩的一点好感都在那段日子被磨没了。

  他们吃着饭,温瑞放在旁边的手机突然震了一下,是李乔发微信找她。

  李乔:“小瑞,我想了一下,吃饭这件事情择日不如撞日,你现在有空不,我请你吃饭呀。”

  温瑞拿起手机回复:“你下班了?”

  李乔:“我那个变态上司终于仁慈了一回,让我准时下班了!”

  温瑞笑了:“我已经在吃饭了。”

  时申端起茶杯时看到了她唇边的笑容,他淡淡地扫了眼她的手机,随口问道:“在跟谁聊天?”

  温瑞抬起头来,脸上的笑容还没收起:“李乔。”

  时申看着她脸上的笑靥,停住了喝茶的动作,温瑞其实长得很漂亮,脸颊白白净净的,像一块上乘的剔透无暇的白玉,她的眉目清雅,往日里安静恬淡的模样如大师笔下藏着深韵的水墨画,一旦笑起来,五官仿佛都在这一瞬添上了色彩,变得生动明丽起来。

  不知道是不是周围的环境过于闷热,时申忽然觉得心里有点躁意,想抽根烟。

  李乔很快就回复道:“那么快!你一个人吃?”

  温瑞看了对面的男人一眼,为了避免李乔产生不必要的遐想,她撒了个小谎:“嗯,一个人。”

  她等了一会儿,李乔没回。

  温瑞放下手机,对时申说:“我去个洗手间。”

  时申点了下头。

  洗手间人有点多,温瑞在排队的时候,手机又震了。

  李乔:“对了,小瑞,我有件事必须跟你坦白一下……”

  李乔:“前两天你还在云南的时候,申爷给我打了电话,问了你现在的住址,然后我就告诉他了,应该没关系吧?”

  原来真是她泄露的消息。

  温瑞回复道:“没关系。”

  李乔觉得有些不对劲:“咦,小瑞,我怎么觉得你知道了申爷回来的这个消息一点也不吃惊?”

  温瑞:“没有,我很吃惊。”

  李乔:“……”

  温瑞上完洗手间回去的时候,时申正在打电话,她回到位置上,他看了她一眼,跟那端的人聊了几句就把手机递给了她。

  温瑞疑惑地看着他。

  “我妈的电话。”时申解释道。

  温瑞接过手机:“阿姨。”

  时申抬起筷子夹了青菜放进嘴里,视线时不时瞥向她,一直在留神她的反应。

  温瑞对待长辈时永远是温和礼貌的,她跟电话那端的人说着话,声音轻轻柔柔的,想到她跟自己说话时不温不火的模样,时申轻轻‘啧’了一声,觉得心里的躁意更甚。

  “阿姨,不好意思,明天不行,姥姥明天旅游回来,我要去机场接她。”

  那端的人不知道说了什么,温瑞语气温和道:“好,我们下次约。”

  跟电话里的人告别,温瑞把手机还给他,时申接过来,关掉屏幕后放进口袋里。

  “我妈跟你说了什么?”

  “阿姨让我明天去你们家吃饭。”

  时申点点头,换了个话题:“岑奶奶明天几点的飞机?”

  “下午。”温瑞望了他一眼,没细说。

  时申也没问。

  “她老人家这几年身体还好吗?”

  温瑞:“挺好的。”

  时申有一搭没一搭地跟她聊着天。

  “岑叔呢?”

  “舅舅也挺好。”

  时申张了张唇,似乎想不到还有什么人没过问。

  温瑞替他补充:“岑琋也很好,她在国外出差,要年底才回来。”

  时申没什么表情,他看了她一眼,从喉咙里低低地闷出一声:“嗯。”

  吃完饭,还是时申送她回家,他们走到停车的地方,时申开了车锁,帮她打开副驾驶座的车门,示意她:“你先上去,我抽根烟。”

  温瑞坐进车里,时申把车门关上,她透过车窗看到外面的男人走到一旁,从口袋里掏出烟盒,抽了根烟含在嘴里,他单手拢着脸侧,另一只手拿出火机,燃起的火光从眼前稍纵即逝,他站在路灯底下,眉目被帽檐遮挡着,只能看到他被烟雾朦胧的俊朗轮廓。

  他的身形修长挺拔,一只手放进裤袋,另一只手拿着烟,站姿有些懒散,一副桀骜不驯的模样,在灯光的打磨下,英俊又充满魅力。

  不知道是不是察觉到她在看他,时申抬起帽檐,将烟从嘴里拿出来,冲她痞气地笑了一下。

  温瑞眼中有波动,但很快,她收起视线,淡淡地垂下眼眸。

  时申抽完一根烟,站在外面等身上的味道散的差不多才坐进车里。

  “什么时候开始抽的烟?”温瑞开口问道。

  车门还没合上,车厢的灯光亮着,时申转头看着她被车内灯光映照的清透双眼。

  “在部队,无聊,抽烟解闷。”

  回去这一路上很安静,温瑞看着窗外,时申专注地开车,谁都没有开口说话。

  十分钟的路程很快就到了,这里道路不便,温瑞让他放她在巷子口下车,天色已晚,车开进去确实不方便,时申靠边停车,他下车送她回去,温瑞原本想拒绝,但时申已经走在了前面。

  他一直将她送到了家门口,温瑞在门前停下脚步,回头跟他道谢:“谢谢你送我回来。”

  “回去小心开车,注意安全。”

  时申点头。

  温瑞掏出钥匙开门。

  “温瑞。”时申忽然开口。

  温瑞回头。

  他注视着她,眼神幽黑清亮,像映着月色的深海。

  “我这次回来,不走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