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心昭昭向明月

第四章:曾经往事

我心昭昭向明月 时白呀 3401 2019-02-17 09:00:00

  外面的夜色寂静深沉,温瑞站在五楼的过道上看着时申从眼底渐渐走远,那道瘦削笔挺的身影几乎与夜色融为一体,她站在原地,静静地看着那道身影消失在视野中。

  她忽然想起五年前时申离开的时候,她最后一次见他好像也是同样的场景,那时她还在读大三,住在学校宿舍里,那天晚上也是他有事过来找她,具体什么事情……哦对了,那时候将近元旦,他约她一起去世纪广场跨年,跟几个发小一起。

  她记得自己站在学校门口,跟他约定好这件事之后目送着他离开。

  那时候的她从来没想过这一别,竟然要等到这么多年以后才重逢相见,而很多年以前的那个跨年夜,她和李乔跟几个发小一起在寒风中等了他很久,直到新年的钟声敲响,时申都一直没有出现,隔天,他们才得知他离开的消息。

  温瑞抬起视线看向远方,直到现在她都还有些恍惚以为这是从前的日子。

  五年匆匆过隙,温瑞觉得这时间过得好快,又过得好慢。

  时申离开之后,她在过道上站了许久,直到外面起风了,温瑞才转身进了屋。

  屋子两三个月没人打扫,温瑞换了身轻便的家居服之后就开始打扫卫生,收拾完屋子她就去浴室洗澡,等她出来的时候,就听到放在卧室里的手机一直在响,是他们那群发小在微信群里发消息。

  早几年有人带头组建了这个群,后来是李乔将她拉进去的。

  微信群里新加入了一个成员,昵称很简单,一个字——申。

  陈杨:“欢迎申爷回归!”

  陈皓:“欢迎欢迎,申爷你终于舍得回来了!”

  人在国外出差的周成易:“卧槽!我眼睛没瞎吧,这是申爷?时申回来了??”

  陈杨:“你没瞎,是真的,货真价实,如假包换的申爷。”

  陈皓:“呜呜呜……申爷,我想死你了,你可算回来了,我还以为你今生今世都要抛弃兄弟们而去了。”

  周成易:“妈的,这绝壁是老子今年听到的最震惊的消息了,时申你给老子滚出来,你特么这几年到底死哪里去了。”

  “……”

  群里的消息一条接一条,那个一开始被人拉进群的男人却一直没有说话。

  温瑞将消息看完,群里几个人一人一句不消停的,从一开始的欣喜激动到后来骂骂咧咧的,都在控诉这个多年未归,音讯全无的人。

  她把手机放在一边,去厨房给自己倒了杯水,然后重新回到卧室,时间还早,她打算看会儿书,温瑞从书架上取了本书,准备去客厅的时候,她脚步一顿,想了想,把手机也拿上了。

  她坐在沙发上,手机放在身旁,刚看了几页书,又有人发了消息进来。

  这回是被众人议论的当事人出声了。

  时申:“你们这群小子是有多喜欢我,老子刚回来,就在我面前上赶着演八点档苦情剧。”

  群里很快有人回复了,周成易说:“……啧,鉴定完毕,这臭不要脸的嘴脸是申爷没错了。”

  陈皓:“哈哈哈哈哈……”

  时申:“滚。”

  温瑞突然发现把手机放在身边就是个错误,消息提示音一直在耳边响,她没办法专心看书。

  她微叹了一声,放下手里的书,拿起手机准备调成静音模式,结果错手点开了微信,然后就看见通讯录那里多了个新朋友。

  验证信息上简单明了地写着两个字——时申。

  温瑞愣了一下。

  她指尖微顿,通过验证。

  过了几分钟,她手机一震。

  时申:“睡了吗?”

  温瑞盯着屏幕上的聊天界面,静了一瞬,回复:“还没。”

  她等了一会儿,时申没回,刚准备把手机放下,就看见‘对方正在输入中……’。

  过了片刻,对方的消息还没发送过来,温瑞询问:“有什么事吗?”

  时申很快回道:“哦,没事,就是跟你说一声,我到家了。”

  温瑞:“嗯。”

  他没有再发消息过来,倒是群里的消息不断,时申不知道在做什么,也没有在群里发言。

  李乔后来也加入了聊天。

  陈皓:“这几年一直觉得这个群里少点什么,申爷加入进来之后我才觉得这个群终于完整了!”

  李乔:“哎呀妈呀,这话说的酸死老娘了,陈皓你个狗腿子,马屁精!”

  她一出声,立马有人附和。

  群里除了远在美国的岑琋之外,就只剩下温瑞没有吭声了,她觉得有些不太好,想了想,趁着他们聊天的间隙把‘欢迎回来’四个字发了出去。

  但她这句话很快就被新一轮聊天刷了上去。

  周成易在群里发了张照片,他说:“我妈上个礼拜在家里收拾屋子,翻到以前的老照片,我还在想,妈的,时申这玩意以前跟我们称兄道弟的,走的时候悄无声息,招呼都不打一声,特么的算哪门子兄弟。”

  周成易发的这张照片温瑞也有留底,很早之前就洗出来存在相册里,照片拍摄的日期是在温瑞初中毕业的那个暑假,周成易的妈妈新买了一台相机,喊了他们几个人在院子里,要给他们合影,几个少年不情不愿的,最后在周妈妈的威逼利诱下才勉强配合,拍下这张照片。

  照片里,她穿着一条浅蓝色的长裙,时申就站在她身边,他的站姿十分随意,双手放进裤袋里,脑袋微微歪着,笑容淡淡,小小年纪,脸上就带着不可一世的傲气。

  那个年纪的男生已经有了扮酷的意识,温瑞盯着这张稚嫩却倨傲的面孔,缓缓笑了。

  照片里的几个人除了她之外可以说是从出生起就互相认识了,而温瑞是在七岁那年才认识的他们,她记得第一次见到时申的时候是在除夕夜那天,她跟着父母去舅舅家里做客,舅舅早些年白手起家,自己创办了一家上市集团,住在S市有名的别墅区里,温瑞那时候对这些没有概念,后来才知道那个片区住的都是一些家底十分雄厚的高门大户。

  她见到时申的时候,小小少年正在别墅前的花园里跟几个同龄的孩子围在一起扔砂炮,‘砰砰砰’一下接一下的爆炸声响对那时候的温瑞来说震耳欲聋,也很吓人,她缩在父亲的腿边,眼睛注视着那群孩子的动静,然后就被那个脸上带着恶作剧笑容的小少年吸引。

  他站在人群中,最独特,也是最引人注目的一个。

  小少年刚用砂炮吓到一个小伙伴,正站在原地得意洋洋地笑着,眼睛看到旁边的花园小径里有人经过,视线挪过来,温瑞就跟他对上了目光。

  看到是不认识的人,少年看了一眼就收回了视线,继续跟身边人打闹。

  温瑞那时候也没有想过往后的人生会跟这样风格独特的人产生交集,有时候很奇怪,明明不是自己主动,但有些人有些事,总会被时光和命运推到你的面前。

  第二次见面是在晚上,大人们都坐在客厅里聊天,舅舅担心她待着无聊,让表姐岑琋带她出去玩,温瑞在别墅前再次见到了下午那个男孩。

  “喂,岑琋,你身边的是谁?”小少年转头就发现了她们,走过来问。

  温瑞才知道,他和表姐认识。

  岑琋答:“我表妹,温瑞。”

  温瑞安静地待着,面前的少年转过视线打量了她两眼,然后又对岑琋说:“我们要去前面放烟花,一起吗?”

  岑琋没回答,她转头询问温瑞的意见:“要跟他们一起玩吗?”

  温瑞的性子静,她不喜欢扎堆在人群里,跟同龄人一起玩闹,但这次她莫名其妙地就点了头。

  温瑞跟过去,最终也没有跟他们玩在一起,她没想到这帮小孩子胆子那么大,在没有大人的陪同下竟敢自己放烟花,她站在远处,眼前是无边的黑夜和绚丽的烟火,她看到为首的少年脸上带着张扬肆意的笑容,在这充满年味的除夕夜里,明媚的像来年的融融春日,像此时此刻在黑夜里尽情绽放的斑斓光火。

  那是他们第一次初见,温瑞从小就安静本分,她在那个年纪也有一些朋友,但大多都是听话乖巧的,时申的出场就像她生命中出现的一个不安分的因子,让她对他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

  再后来,温瑞每次跟父母去舅舅家里,经过小花园时总会留意里面的身影,但很遗憾,她没能再见到那个张扬跋扈的小少年。

  等到再次见面,那时,温瑞的世界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于她而言是毁灭性的变化。

  她十岁那年,父母因为一场意外过世了,之后她被姥姥和舅舅接到家里抚养,那时候她才知道原来舅舅一家跟旁边住的几户人家都有交情和来往,其中就包括时申、李乔和现在认识的这群发小。

  父母葬礼结束后,她就在舅舅家里住了下来,一住就是十余年,这期间她慢慢从失去父母的悲痛中走出来,也跟时申、李乔他们成为了好朋友,她的生活就在这样的平淡安稳里度过,直到五年前时申突然离开……让她原本平静的生活起了一些微澜。

  曾经那个气质独特,夺目出众的男生从她的身边消失了,在他离开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温瑞觉得周围的世界变得非常空旷和寂静,明明日子还跟以前一样,可她觉得少了时申,她的生活仿佛也跟着空了一块。

  温瑞用了五年时间去适应没了时申的生活,但他现在又回来了……

  握在掌心里的手机一震,将她的思绪拉了回来。

  时申在群里回了一句:“谢谢。”

  他没头没尾的一句谢谢让众人都摸不着头脑,只有温瑞看懂了,知道他在回复什么。

  ——欢迎回来。

  ——谢谢。

  ……

  陈皓笑他:“申爷,你别是脑子抽了吧,我们骂你骂得那么起劲,你还说谢谢?”

  时申:“自作多情,老子又不是在回你们的消息。”

  温瑞笑了。

  然后就收到了他的消息。

  时申:“刚刚走开了。”

  温瑞依旧只回复了一个字:“嗯。”

  似乎找不到什么别的话题了,时申对她道:“不早了,早点休息。”

  温瑞敛起笑容,回复:“你也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