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心昭昭向明月

第五章:偶遇

我心昭昭向明月 时白呀 3132 2019-02-18 09:00:00

  温瑞是个生活很自律的人,她早上七点起床,洗漱完之后,通常就会进厨房准备早餐,但今天不同的是,她昨天刚回来,冰箱里没有食材,她回房间换了身衣服,去了趟楼下的小超市。

  小超市很早就开门了,这个时间点人还挺多的,她到生鲜区买了几样蔬菜,买了点米和面条,见时间还早,她提着篮子又去逛附近的生活用品区,逛着逛着就在放置拖鞋的货架前停下了脚步。

  温瑞想到了昨天时申进屋时的情形……

  她拿了双男士拖鞋放进篮子里,想了想,又拿了双女士拖鞋,可仔细一算,如果哪天她那群发小们全都要来家里做客,拖鞋好像不够……温瑞把货架上仅剩的几双拖鞋都扫进了篮子里。

  提着东西回到家里,温瑞把食材拿进了厨房,她是个生活挺讲究的人,也深谙‘一日之计在于晨’这个道理,所以她给自己做了顿丰盛的早餐。

  吃完早餐,她就去给阳台里的花花草草浇水,在客厅里看了会儿早间新闻,等到九点就进了房间打开电脑,开始整理自己这一趟云南之行写下的手稿。

  姥姥是下午两点的飞机从苏州飞回来,温瑞怕自己忙起来忘了,所以提前设置了个提醒事项。

  她中午吃完饭,在电脑前又待了一会儿,算好了时间,在房间整理好行装,就出门去搭地铁了,她跟姥姥已经有将近两三个月没有见面了,从云南回来前的那个晚上,她们祖孙俩刚通过电话,温瑞就跟老人家说好了今天会去机场接她,然后她们再一起回舅舅的别墅。

  从家里出来,走了大约十分钟就到了地铁站,这个时间点出行的人不多,地铁里还有许多空位,温瑞找了个靠门的位置坐了下来。

  刚过一个站,她的手机就响了一下,昨晚躁动到半夜的微信群又开始有人发言了。

  温瑞临睡前习惯把手机调成飞行模式,今早起来的时候才调回来,然后她就看见微信群里有上百条消息,他们昨天一直在群里断断续续地聊到凌晨两点半,时申发的消息很少,大部分时间都是其他几个人在说,凌晨两点半的时候,他才发了最后一条消息——“睡了。”

  然后大家才互道晚安。

  这会儿远在外国的周成易又起了话题:“等我明天从国外回来,我们找个时间一起聚一下啊,都多久没见面了。”

  陈杨陈皓很快就在底下回复他,都说好。

  李乔也抽空回了消息。

  这个话题没结束,他们接着又聊起了聚餐时间和地点。

  温瑞保持沉默,她将手机收了起来。

  到机场已经快三点半了,距离飞机降落还有半个小时,温瑞就在附近的书店闲逛起来,她在店里的畅销区看到了自己写的书,前段时间她的责编才告诉她新书的销量已经突破十万册了,上市两个月,已经加印到了第三四批。

  温瑞其实对这些是无感的,她本身对名利这些也看得比较淡泊,只是没想到,她笔下的文字,关于旅行的意义和对待这个世界的看法会被那么多人阅读和喜爱。

  书店里人很少,除了店员之外就只剩下她和另外一个看上去年纪不大的男生,正巧,男生就站在畅销区前,手里拿着她的书,察觉到旁边站着人,正专注阅读的男孩子转头过来看了温瑞一眼。

  起初这一眼他并没有留意,后来似乎发现了什么,匆匆翻到书的扉页,那里有一张温瑞泛舟湖上的侧面照,男生再抬起头来,发现人已经不见了。

  时间差不多了,温瑞离开书店之后看了眼航班信息,去了候机楼一楼的旅客到达大厅。

  出站的人陆陆续续变多了起来,温瑞找了处人少的地方站着,没多久,就听见身后有人弱弱地喊了她一声:“你……你好。”

  温瑞回头,看见一个大学生模样的男孩子站在跟前,他戴着眼镜,面带羞赧,她想起来,是刚才在书店里的那个男生。

  见他犹犹豫豫似乎有些紧张的模样,温瑞面容温和道:“你有什么事吗?”

  男生举起手里的书,不太敢看她,有点害羞:“我……我想请问下,您是温老师吗?”

  温瑞看着他手里的书,微愣了一下,默了半晌,大方承认:“对,是我。”

  话落,温瑞就看见男生脸上的表情从羞赧一下子变成欣喜,他紧张地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从口袋里掏出一支笔,将手里的书一并递到她面前,诚恳道:“温老师,很抱歉,我知道很冒昧,但我想请问下您能不能帮我签个名,我喜欢您的书很久了!”

  温瑞因他这个举动愣了愣,有些意外,这还是她第一次在现实生活中遇到自己的粉丝……

  男生见她没动静,也想到自己这个举动是不是太唐突了,他有点无措,刚准备开口,温瑞就把他手里的书和笔接了过去。

  “谢谢。”她翻开书的扉页,签上自己的名字。

  男生有些受宠若惊。

  “谢谢温老师,我从很久以前开始就追你写的书了,我真的特别特别喜欢您……”

  “原来你在这里。”

  一道慵懒低沉的嗓音忽而打断了男生的话。

  温瑞对这把声音再熟悉不过了,她闻声微怔。

  身后的男人高大的身躯靠过来,下一秒,温瑞就感觉肩膀一沉,他修长的手臂自然而然地搭在她的肩膀上,身上清冽的气息瞬间将她包裹,时申的眼角状似不经意地瞟了眼跟前的男生,然后偏过脑袋,嗓音不疾不徐道:“让我好找,嗯?”

  他微扬的尾音让温瑞感觉耳朵有一簇细微的电流窜过,飞快地流经全身,让她极不自在。

  男生被他那一眼看得后背激起了凉意,他朝温瑞鞠了一躬:“温老师,原来你在等人,抱歉打扰了,谢谢您的签名。”

  时申淡淡地瞥了眼男生离开的身影,问:“他谁?”

  “一个读者。”温瑞已经从刚才的怔愣中回神,她声音淡道,然后转头看向肩膀上的手。

  时申在她的注视下将手收了回来,眉目懒散,神情坦荡从容:“哦,我还以为是哪个不长眼的过来骚扰你。”

  “你怎么在这里?”温瑞回头看他,今天天气转冷了,时申穿了件黑色的外套,里面搭配着同色系的T恤,整个人看上去清爽又帅气,像个风华正茂的大学生,温瑞有种错觉,仿佛一夜之间那个五年前的男生又重新回来了。

  时申将手插进裤兜里,随口道:“过来办点事情,顺便接人。”

  温瑞轻轻地点了下头,没有多问,盘算着姥姥差不多该出来了,她往前走了几步,走到显眼的地方。

  时申就跟在她身边。

  出口的人很多,温瑞注意到时申往她这边站近了一些,身子有意无意地护着她,避免人群擦碰。

  两人在栏杆前停下,温瑞没问他为什么跟着自己,只当他也是要站在这里等人。

  等了好一会儿,她就看到姥姥跟着旅行团出站的身影。

  岑老太太走到出口就看见外孙女等在外面,温瑞上前接过老太太的箱子,脸上漾开恬静的笑容,声音轻柔地喊了一声‘姥姥’。

  “哎,姥姥的宝贝孙女。”岑老太太拍了拍温瑞的手,笑容满面,“你这孩子,一走就是两三个月,这段时间可想死姥姥了。”

  温瑞笑靥温婉:“我也是,好想姥姥。”

  岑老太太见到许久不见的外孙女,心中欢喜,正想说多几句,就看见旁边跟上来的人。

  “咦,这是小申?”老太太有些诧异,她前段时间跟着旅行团出去旅游了,并不知道时申回来的消息。

  时申一笑:“奶奶好。”

  他们这帮孩子岑老太太也是从小看着长大的,早就当成自家的亲孙子来看待,见到五年未归的人,老人家讶异之余更多的是惊喜:“哎好好……小申回来了,回来就好,回来就好。”说着,岑奶奶习惯性地伸出手,想像以前那样抚摸他的脑袋:“好多年没见了,小申都长这么高了。”

  时申配合地弯下腰,任由老人家的手在他头顶上轻拍了两下。

  “好久不见,奶奶看上去还是那么年轻。”时申说。

  岑老太太被他这句话逗得心里直乐:“哎哟瞧瞧这张嘴啊,还是跟以前一样,抹了蜜似的。”

  温瑞站在一旁,看到往日里桀骜的男人在慈祥的老人面前低着头颅,像个乖巧的邻家大男孩。

  这个男人在外人面前是一副清冷孤傲的模样,但也最为敬重长辈。

  不仅如此,在所有人当中,也属他最会讨长辈开心。

  温瑞想起了周成易以前说过的话,他说你们别看时申平时一副高傲到不可一世的模样,只要一到岑奶奶的面前他立马就变得乖巧老实了,那模样活脱脱的就像一只被顺毛的小狼狗。

  想到这,温瑞浅浅弯唇,笑了。

  “你笑什么?”时申的注意力放到了她的身上。

  温瑞敛起笑意:“没什么。”

  这个地方人多,不便停留,温瑞早上在手机里预定了网约车,这会儿司机应该快到了。

  “姥姥,我们走吧。”温瑞说。

  她刚往前走了一步,时申就绕到了她的面前,他抬起一只手搭在行李箱的拉杆上,眼角爬上些微笑意,那笑容浅浅的,带着一丝痞气:“一起走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