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心昭昭向明月

第七章:无赖的人

我心昭昭向明月 时白呀 3043 2019-02-20 09:00:00

  温瑞说不上来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当一个人凝视着你时,那目光深邃幽然,强烈到你无法忽视,而当她抬起头时,时申已经将视线撤走了。

  温瑞觉得有点莫名其妙。

  时申依旧神色自若地跟岑奶奶聊天,直到老太太有些犯困了。

  他知道岑奶奶一向有早睡的习惯,自己也该准备告辞了。

  “奶奶,时间不早了,我该回去了。”

  “好,让小瑞送送你。”岑奶奶今天确实感觉疲累,也就没留他,她朝温瑞使了个眼色,示意她去送客。

  温瑞从位置上站起来,对时申说:“我送你。”

  时申对岑老太太说:“奶奶,早点休息,我改天再来看您。”

  温瑞原本只是打算将他送到门口,可时申换好鞋之后就站在玄关等她,看架势是要让她跟上去,她为了周全礼数,只好换鞋跟了上去。

  出了别墅的屋门,两人往车库的方向走去,晚上室外风有点大,时申转头看她:“冷吗?”

  冷风贴着肌肤拂过,温瑞穿得少了,她微微瑟缩了下脖子,摇头:“不冷。”

  她这点小动作哪里能逃过时申的眼睛,温瑞往前走着,忽然就发现身边的人停了下来。

  时申将外套拉链拉下,将衣服脱了出来,温瑞有些诧异他的举动,但紧接着,她也明白过来他要做什么了,她连忙道:“时申,不用,我不冷。”

  时申才不理会她的推脱,他兀自将外套披在她的身上,温瑞推拒了几下,但敌不过他的力气,她无奈地喊了一声:“时申……”

  “哎。”时申懒洋洋地应了她一声。

  他脱了外套之后就只剩下一件长袖,就算他的身体再怎么结实,被这样入夜后的冷风吹过,正常人都会受不了的,温瑞想将外套还给他,可忽然间,她的手背一热,她动作顿住,怔在原地。

  一只温热有力的手握住了她冰凉的手背,温瑞听见时申淡淡地‘啧’了一声:“手都冻成这样了,还说不冷。”

  说完这话,他的手也松开了。

  他的神色自然,仿佛刚才握住她手的那个人不是他,他掌心里的热度还附着在温瑞的手背上,她怔然过后,静静地敛下眼眸,方才被他握住的那只手在身侧静悄悄地蜷缩起来。

  “我回去就不冷了。”温瑞低声说。

  “那不行,说好要送我的。”时申的语气竟然有些无赖。

  “穿好。”

  温瑞看着他,想要说些什么。

  时申眉目散漫,看她一眼,唇角忽然扬起了几分痞气的笑容,话语里隐带威胁:“再不穿好,老子亲自上手了啊。”

  他嘴里说着浑话,但温瑞在这一刻却感觉到了一丝奇异的亲切感。

  她觉得五年前那个霸道又无赖的大男生又回来了,原来经过这么多年,他虽然表面上看起来跟以前不太一样了,但这点深藏在骨子里的本性还是没多少变化。

  温瑞拗不过他,只好将他的外套穿在身上。

  宽松的男士外套将她整个人都衬得娇小玲珑,他的衣服带着他身上特有的气息,陌生的,带着点侵略性的,将她包围起来,这种感觉就像被他整个人圈在怀里,温瑞觉得极不自在。

  时申看着自己的外套松松垮垮地穿在她的身上,唇角微微勾起,似乎心情极好的模样。

  温瑞低头整理着衣摆,忽然察觉到面前的男人靠近了,她抬起头来,神情带着些许警惕看着他。

  时申在她的注视下伸出手,拿起衣服最下方的拉链,扣上,帮她把外套拉好,然后看了她一眼,觉得有些不太满意,又帮她把垂在身后的帽子戴上了。

  站在原地欣赏了一下,时申一笑:“这样挺好。”

  他的笑容掺着几丝不怀好意,温瑞没理他,将帽子从头顶扒拉下来,走在前面。

  时申慢悠悠地跟在她身后。

  “晚上留在这边?”

  两人一前一后的走着,温瑞听到时申问她。

  她点头:“嗯,姥姥让我留下来陪她。”

  “也好,老人家一个人太孤单。”

  “嗯。”

  安静地走了一段路,温瑞问:“你回来之后有什么打算?”

  时申声音懒懒的:“我爸在公司给我安排了一个技术活儿。”

  他大学也是跟温瑞一所学校,主修的是计算机软件工程,去国外也是专门进修这个专业。

  温瑞点了点头,知道这一块是他的强项。

  说着话,两人没多久就走到了车库里。

  温瑞把身上的外套脱下来还给他。

  时申没接,他说:“外面冷,穿回去吧。”

  温瑞:“我跑回去就不冷了。”

  时申看着她,她固执起来和他不相上下,他最终还是将外套接过来。

  他坐进车里,温瑞退到一旁的空地上,看着他把车开出停车位,经过她身边时,时申停下车,降下车窗:“走了。”

  “嗯,路上小心。”

  她站在原地,看着那辆黑色的卡宴驶入夜色中,车灯一闪,慢慢消失在她的视野里。

  -

  送时申离开之后,温瑞就回到别墅里,姥姥已经去房间休息了,兰姨正在客厅里收拾他们刚才泡茶用的茶具,温瑞走过去,温声道:“兰姨,我来吧。”

  “没事。”

  温瑞帮她把茶杯都收进托盘里,兰姨在旁边说:“小申那孩子,看着跟以前变化挺大的,长高了不少,身材也没以前那么清瘦单薄了。”

  “我记得我刚来的时候,小申还只到我腰这,可转眼间你们都长这么大了……”

  兰姨说着,突然缅怀起了过去,温瑞在旁边静静地听着,并不插嘴,偶尔应一两声。

  “对了,小申回来的事情小琋知道吗?”兰姨问。

  温瑞:“我也不清楚。”

  兰姨兀自道:“小琋以前跟他的关系最好,如果知道这件事肯定会很开心的,只可惜人要等到年底才能回来。”

  温瑞淡淡地应了一声,她端起收拾干净的茶盘:“兰姨,我把这些拿去放好了。”

  “行,辛苦你了啊。”

  “没事。”

  温瑞上楼回到自己的房间,她的房间还跟原来一样,兰姨定期都会来清扫卫生,从这里搬出去之后,她每年过年和空闲的节假日才会回来留宿两晚,但近两年来因为她经常去往外地的缘故,回来的频率也变得很少了。

  隔天,温瑞还是跟往常一样七点钟起床,兰姨已经在厨房准备早餐了,姥姥也一大早起床去外面晨练了,她洗漱完换了身衣服下楼,兰姨知道她有早起的习惯,见到她这个点出现,也已经习以为常,她笑着跟她打了声招呼。

  温瑞也笑着回应。

  八点多的时候,岑老太太从外面晨练完回来了,大家围在饭厅里吃早餐,之后姥姥坐在客厅里看报纸,见温瑞走过来,老人家将脸上的老花镜取下来,拍了拍身旁的座位,示意她过来坐。

  “姥姥。”温瑞坐在老太太的身旁。

  “昨天因为小申那孩子,姥姥还没来得及问你这次去云南的事情。”岑奶奶慈祥地望着她,“怎么样,一切都好吗?”

  温瑞温和一笑:“都好,这一趟收获很多。”

  对于她这几年到处旅行创作这件事情,舅舅一开始是很反对的,因为他觉得她一个女孩子独身在外不安全,但姥姥却是持着相反的观念,她很赞同这件事情,在温瑞的父母过世之后,她其实很害怕小姑娘因为这件事情留下心理创伤和阴影,所以一直将她悉心养在身边,只要是温瑞想做的事情,只要不违背道德底线,她都会无条件地给予支持和鼓励。

  而且老太太也认为,人生并不是一个固有的模式,它需要由自己亲自去闯荡,不要畏惧艰险,只有你去经历了,接触了这个世界之后,才会渐渐明白自己想要活成什么模样。

  温瑞每次旅行回来,岑老太太都会拉着她聊天,聊这次旅行当中的经历和趣事,这次也不例外。

  跟姥姥聊了一个上午,午饭过后就各自做各自的活儿,兰姨继续打扫卫生,姥姥坐在沙发上听着小曲儿,温瑞闲来无事,就拿了把剪刀去庭院里修剪花枝。

  她用手机播着舒缓的轻音乐,然后弯着腰在花坛前专注地修理花枝,温瑞是个享受慢生活的人,如果被李乔看见这一幕,肯定又会说她提前开启老年人生活模式了。

  打理完庭院里的花花草草,温瑞就回屋给自己泡了茶然后坐在桌前看书。

  下午三点左右她接到了李乔的电话。

  “喂,小瑞。”电话一接通,李乔轻快明亮的声音传来。

  “李乔。”温瑞应道。

  “你今晚有空不,我今天准点下班,我们来约饭呀,老娘带你去浪~”

  温瑞:“你最近都很早下班。”

  提起这件事情,李乔开心地大笑了两声:“哈哈哈,我跟你说,那个老姑婆今天出差去了,接下来一个星期老娘都可以这么潇洒地准点下班啦!”

  温瑞浅浅弯了唇,回答她:“我有空。”

  “行,那就约在我公司楼下的那家卓越世纪广场见面吧,那里新开了一家日式料理,味道还不错,我等会把地址发给你。”

  “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