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心昭昭向明月

第八章:我以为他喜欢你

我心昭昭向明月 时白呀 3128 2019-02-21 09:00:00

  和李乔打完电话,温瑞就回了房间,因为偶尔会回来住,所以她在这边的衣柜里也备了一两套衣服,她挑了件薄款的毛衣和半身裙,换好衣服之后跟姥姥打了声招呼就出了门。

  看时间充足,温瑞先回了趟家,她每次出去旅行,都会在当地给她这群发小带些礼物回来,今晚李乔约了她见面,所以她想回家把礼物捎上。

  别墅区这边交通不是很方便,温瑞是打车去的,回到家是四点半,之后再从家里出发,到达世纪广场的时候差不多五点半,李乔要六点才下班,她先去了她说的那家新开的日式料理店,这家店的生意火爆,用餐的人很多,要等取号排队。

  温瑞拿到号的时候,前面还要等六桌,店外摆置的供客人等餐的位置已经被坐满了,她只好等在一旁,周围的环境有些许嘈杂,她站了一会儿,从包里拿出耳机戴上。

  她的容貌清丽精致,穿着打扮像个清雅如兰的淑女,站在这般喧闹的环境中,兀自划分了一块宁静的小天地,再加上她本身的气质优雅纯净,只是单纯地站在那里,就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

  李乔到达的时候就看到了这样的场景,她已经有近三个月没有见过温瑞了,这会儿老远看过去,只觉得原本就漂亮优雅的人隔绝了人群,多添了几分象牙塔里的仙女气息。

  几个月没见,她家小瑞变得更漂亮了!

  温瑞安安静静地站在那里,眼睛看着前方的空地,耳边传来的音乐曲调悠扬缓慢,她整个人都徜徉在安宁的氛围里,心里很清静。

  直到李乔的声音跑进耳朵里。

  “哟,这是从哪来的不食人间烟火的小仙女啊,让爷瞧瞧。”

  李乔笑眯眯地站在她眼前,伸出手做势要去勾她的下巴。

  温瑞避开她的触碰,将耳机拿下来,看向来人:“李乔,你来了。”

  眼前的女人留着中性短发,一双柳叶眉生的很漂亮,面容清秀干净,透着一种雌雄莫辩的帅气。

  “哎哟,我看看我家的小仙女,这才几个月没见,怎么变得越来越漂亮了。”李乔看着她白皙光滑的脸蛋,没忍住伸手捏了捏,觉得有点神奇:“你不是去云南吗,那个地方天气干燥,紫外线那么强烈,你的皮肤怎么还那么白,那么嫩!简直没天理。”

  温瑞看着她羡慕嫉妒的眼神,浅浅一笑。

  这时,广播里叫了一个用餐号码。

  李乔问她:“我们是几号?”

  温瑞:“走吧,这个号码就是我们。”

  “小瑞,你是不是很早就来了?”李乔跟着她一起走进去。

  “刚到一会儿。”

  服务员领着她们在靠窗的一桌两人座坐下,李乔接过菜单递给她,很豪气道:“今天我请客,你看看想吃什么尽管点。”

  “你点吧,我吃的不多。”温瑞说。

  倒不是她要客气,只是她晚上一向吃得少,李乔跟她相处那么多年,也清楚她那些生活习惯,但她今天实在是饿了一天了,忍受不了肚子空空的感觉,她哐哐哐点了好几样菜。

  李乔端起茶杯喝了口荞麦茶:“云南怎么样?好玩吗?”

  “那里风景很美。”温瑞想起那座古朴宁静的古镇,挑了两件在旅途中遇到的趣事跟她说。

  李乔每次听她讲完这些事情,都有些心驰神往和羡慕:“真好,等我看看什么时候有空,请上半个月的假跟你出去混。”

  温瑞看着她,脸上的笑靥温温雅雅:“好。”

  她从包里拿出了一个小布包放在李乔面前,言简意赅道:“礼物。”

  李乔惊喜的‘啊’了一声,每次她最期待的就是温瑞外出回来后的这个时刻了,她每回带给她的礼物都深得她心:“这次是什么?”

  “打开看看。”

  礼物用一个扎染的小布包裹着,李乔把绳子拆开,就看到一把雕刻精美的小短刀,刀鞘和刀柄都刻着繁复的花纹和图腾,最底下还嵌着红色的碎钻,她天生就对这种帅气又酷炫的东西有着非常浓厚的兴趣,温瑞送的这个礼物很对她的胃口。

  她把短刀拿起来,爱不释手的,兴奋道:“小瑞,我的天,这个礼物太戳我的心了,啊啊,我真是爱死你了!”

  温瑞:“你喜欢就好。”

  李乔:“喜欢,喜欢得不得了,看来老娘这些年没有白疼你啊。”

  温瑞喝了口茶,浅淡笑了。

  很快,她们点的菜就上桌了,李乔饿了一天了,也顾不得什么,招呼了她一声,就拿起筷子加了块鳗鱼卷放进碗里,她吃到一半才想起来什么,问她:“对了,小瑞,申爷这两天有去找你吗?”

  李乔提起这件事情,温瑞就想起自己那天撒的谎,她生性坦荡,很少在人前说谎,但那天时机特殊,怕她擅自加入自己的猜测就没告诉她,现在自然也不能提起时申来找过自己的事情,她就说:“昨天去机场接姥姥,遇到了。”

  李乔没多想,听见他们已经遇到了,顿时来了劲,她问:“咦,这么巧,他怎么样,我听说申爷早两年去进了部队,哈哈,几年没见,他是不是变得比之前更man更帅了。”

  温瑞想了想,确实比起之前更帅更酷了,她点头‘嗯’了一声。

  “哎,时间过得真快,要不是前段时间陈皓他们提起来,我都没发觉申爷已经闷声不响走了五年了……你有没有问他之前为什么不打声招呼就走了?”

  温瑞摇头:“没有。”

  李乔话锋一转,突然看着她,不明深意地笑了两下:“不过话说回来,他一回来第一个要联系的人就是你,小瑞,你说这是为什么?”

  温瑞的手指轻轻扣着茶杯边缘,没说话。

  李乔瞟了她一眼,见她没什么反应,继续道:“说实在话的,申爷如果不是五年前走的突然,就我们读大学那会儿他三天两头跑来找你的那个劲头,我还以为他喜欢你呢。”

  温瑞:“李乔,别乱说。”

  她的声音淡淡的,表情略显严肃。

  李乔嘴里讨饶道:“好好,我不说了,开个玩笑而已,别当真嘛。”

  这个话题掠过,李乔又说了几件她这几个月在公司发生的事情,桌面上大部分食物都被她扫进了肚子里,温瑞只吃了一些,其余时间都在喝茶。

  “小瑞,你怎么只吃这么一点,不合胃口?”李乔问。

  “我吃饱了。”温瑞说。

  “你的胃口怎么越来越小了,多吃点,你看看你瘦得跟竹竿似的,等会风一吹就倒了。”

  温瑞笑了笑,但最后还是没吃多少。

  饭后,两人走出日料店,李乔的车停在公司楼下,知道温瑞现在暂时住在岑奶奶家里之后,就说要将她送回去,但走到一半就收到她顶头上司的微信,她发了份报告过来,让她现在紧急处理。

  李乔看到微信后气得不想讲话,她硬生生将快要脱口而出的脏话憋了回去,她转头对温瑞说:“小瑞,我不能送你回去了,老姑婆发了份报告过来让我现在回公司处理,今晚怕是又要通宵了。”

  “没事,你先去忙。”

  -

  隔壁的那栋高楼大厦里,时申跟着公司里人事部门的张经理从电梯里出来。

  “时先生,今天大概带您了解了下公司,您看看还有没有什么问题?”张经理落后一步跟在时申后面,今天他临时接到总经办的通知,知道董事长的小儿子下周要来技术部门入职,所以他今天奉命陪着时申过来参观并了解公司。

  时申虽然很少过来,但也基本了解公司的内部运作,今天就是过来走个形式而已,原本以为来一下就能走了,结果后来被莫名其妙地拉去参加了一场会议,认识了一堆人,直到刚刚才结束。

  跟这个张经理耗了一个下午加半个晚上的时间,时申的耐心有点告罄,他头也没回:“没了。”

  “好的,那您有问题可以随时联系我,下周一过来入职的时候直接来人事部门找我就可以。”

  “有劳。”

  张经理知道眼前人是老总的小公子,所以乍一听见他说这句话,有些受宠若惊,他的话语里更多了几分殷勤备至:“时先生,您今天没有开车过来吧,需不需要我安排一辆车送您回去?”

  耳边的人聒噪不休,时申神色漠然地说了声‘不用’,他走出一楼大堂,张经理紧跟上前,时申脚步一顿,微转过头,刚想开口让身后人不必再跟着自己,他的视线微抬,就看到前方的十字路口站着一道清丽纤细的身影。

  温瑞站在路口等红灯,跟李乔道别之后原本想打车回去,但费用太高,她想想还是决定坐地铁回去,虽然地铁口距离别墅区还有将近半个小时的路程,但反正闲来无事,就当散步了。

  温瑞看着对面的红灯不断变动的数字,放在包里的手机突然响了一下。

  她拿出手机,发现是时申发了条微信给她。

  时申:“现在在哪里呢?”

  温瑞看到消息后顿了一下,过了几秒才回:“刚和李乔吃完饭,准备回家。”

  她边回消息边想时申找自己有什么事吗。

  他没回。

  温瑞低头看着手机,等了一会儿。

  下一秒,她就感觉头顶被一只手轻轻地揉了两下。

  一道散漫悦耳的嗓音传来——

  “绿灯了,站这发什么呆呢。”

时白呀

申爷:这回是真偶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