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心昭昭向明月

第九章:那么可爱

我心昭昭向明月 时白呀 3228 2019-02-22 09:00:00

  闻声,温瑞回过头,惊讶地看着来人。

  似乎对他出现在这里有些诧异,她的双眼微微圆睁,一贯平静无澜的眼中多了几分吃惊,像一只受到惊吓的小白兔,时申笑了一声,觉得她这副模样有点可爱,没忍住,手又在她头顶揉下几下。

  温瑞这才反应过来,她身子往旁边微侧,避开了他作乱的手。

  稍作一想,就知道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了,温瑞记得时家的公司也在这附近……她想起昨天时申说时叔叔在公司给他安排了一个有关技术的工作。

  “你今天过来上班?”温瑞询问。

  时申收回自己的手,指尖似乎还残留着她头发柔顺的触感,他的手垂在腿侧,食指和拇指的指腹贴在一起,轻轻地有些留恋地捻了两下。

  “不是,今天我爸叫我过来熟悉下公司。”

  温瑞:“哦。”

  时申:“来这边吃饭?”

  温瑞点头。

  时申刚过来的时候没看到她身边有其他人,他问:“李乔呢?”

  “回公司加班了。”

  时申的视线从她的脸上挪到对面进入倒数的绿灯,问:“现在回去?”

  “嗯。”温瑞点头,还不等她说些什么,时申已经转身面向斑马线:“走吧。”

  温瑞跟他一起过了马路,等走到对面的人行道上才问他:“你今天没开车来?”

  时申轻轻‘唔’了一声:“没,搭我爸的顺风车来的。”他跟着她走过红绿灯路口,“你打算怎么回去?”

  温瑞:“坐地铁。”

  闻声,时申有些诧异地挑了挑眉,转头看了她一眼:“怎么不打车回去?”

  温瑞眼神平静地望着前方的道路,说:“打车费用贵。”

  时申一笑:“地铁口走回去还要半个小时,不嫌累?”

  温瑞摇头,声音温温淡淡的:“就当散步。”

  时申不知道想到什么,唇角勾起一丝笑意,他转过头看向前方路面,嗓音微低:“这才过了几年,怎么变得越来越抠了。”

  路上没什么行人,空气安静,他的声音不大,但温瑞还是听到了他刚才说了些什么。

  她道:“你不用跟着我,可以自己打车回去。”

  听言,时申轻轻地笑了出声,直到温瑞转头看了他一眼,他才稍微敛起笑意,眼神透着些散漫痞气望着她:“我还没试过坐地铁回去,今晚体验一下。”

  温瑞没说什么,她收回视线。

  两人走进地铁站,时申没有交通卡要去售票机购票,他站在自助售票机前,摸了摸自己身上的口袋,温瑞站在一旁,看着他翻找了一阵,约莫是没有找到零钱,下一瞬,温瑞就看见时申望向自己。

  “有零钱吗?”

  温瑞点头,从包里取出一个小零钱袋,里面装着硬币,她把钱取出来,帮他放进投币口,时申侧着身子看着她将硬币一个一个投入机器中,她侧着脸,齐肩的发丝被她伸手撩到耳后,侧脸洁白细腻,没有一丝瑕疵,轮廓秀美。

  时申不动声色地望着她,眼睛从她的脸颊看到她的手,温瑞的手里拿着一个精致的蓝色小布袋,小小个的,绣着精美的图案,衬得她十根手指白皙如玉。

  时申的眼里浮现一丝清浅的笑意,心想,她还是那么喜欢这些精致的小玩意。

  温瑞将地铁票递给他:“好了。”

  “谢了。”时申从她手里拿过地铁票,随手放进口袋里,随口问了句:“怎么带那么多零钱出门?”

  温瑞:“以防万一。”她出门旅游,经常会路过一些穷乡僻壤,那些地方不发达,出行还只能用现金,时间久了,她就习惯在自己身上备一个零钱袋。

  时申没多问,跟着她一起通过安检:“钱回头还你。”

  温瑞心想就几个钱,她摇头:“不用。”

  这个时间点,已经过了下班高峰期,地铁里人流量明显少了许多,地铁上有许多空位,温瑞找了个位置坐下,时申就坐在她身边。

  他扯了个话题跟温瑞聊了两句,刚过了几站,地铁上的人渐渐变多了起来,人一多,环境就变得嘈杂起来,回去的路途遥远,温瑞见身旁人没再说话,她把耳机掏出来戴上。

  片刻,手臂就被人轻轻碰了下,温瑞抬头看向身旁的男人。

  “听什么?”

  座位上都坐满了人,人和人之间都靠得严丝合缝,时申坐在她身旁,和她靠着腿,人也贴得很近,温瑞悄悄往旁边的缝隙再挪了一点,和他拉开了些距离。

  “民谣,要听么。”

  原本只是客套地问一句,谁想到时申倒也没拒绝,他微抬下巴:“借来听听。”

  温瑞原本想把耳机摘下来一起递给他,可时申只拿了一只戴上,看着她道:“一起听。”

  他只是随口这么一说,温瑞假装没听见,她转过头,也没有把另一只耳机戴上。

  片刻,就听见他在旁边点评道:“怎么听的这些曲子都那么清心寡欲?”

  温瑞:“……不听就还回来。”

  时申笑了笑,漆黑的瞳仁映着车厢里的光,清清亮亮的,眼中染着淡淡的戏谑笑意,他的声音低沉闲散:“只是清心寡欲了点,没说不喜欢。”

  温瑞望着他在光线映照下的俊朗面容,他的模样生的极好,唇角状似无意地勾起一道浅笑,带着几分漫不经心,将他的脸庞衬得有些妖孽起来,温瑞的心里仿佛被人上了发条般,骤然一紧。

  明明昨天相处时还觉得有点陌生,但现在却感觉他们似乎又回到了五年前那种熟悉的相处模式。

  在这有些纷杂的环境里,听到他低沉的笑声,温瑞的心里奇异地升起了一丝安宁。

  这趟地铁坐了近一个半小时,下了地铁已经快十点半了,温瑞在地铁上给姥姥打了电话,说明自己会晚点回去,让她不用等自己。

  两人一起出了站,时申慢悠悠地跟在她身旁,出站后会路过一条小吃街,时申闻到香味停下了脚步。

  温瑞也跟着停下来,不明所以地看着他。

  时申看了眼香味来源处,转头说:“温瑞,陪我去吃个宵夜吧。”

  温瑞平日里三餐规律,从来都没有吃宵夜的习惯,她下意识地想摇头拒绝,然后就看到面前的男人抬起手捂着平坦的肚子,那双黑亮的眼睛就这么幽幽地望着她。

  “我已经一晚上没吃东西了。”

  他的语调自然,甚至跟往常也没什么不同,但温瑞却听出了一丝可怜巴巴的意味。

  于是……温瑞就陪他走进了小吃街。

  这条小吃街存在很久了,别墅区在半山道上,这条街就在山脚下,靠近地铁口,位置有点隐蔽,是以前老城区改造时留下来的。

  这个地方最早还是时申和周成易他们几个发现的,当时他们在念小学,几个调皮捣蛋的小男孩经常放学后不回家,甩掉前来接送的司机,自己偷偷溜出去玩儿,他们在这附近闲逛,然后就顺着香味找到了这么个宝地,这个地方还一度成为他们几个小孩玩耍聚会的秘密基地。

  只是后来大家都长大了,出了社会之后因为身份缘故,出入的都是些高级的上流场所,就渐渐地看不上也不会来这里吃东西了,温瑞也因为大学毕业从这里搬出去之后,也再没来过了。

  这是她时隔多年再一次陪时申踏入这个地方。

  好像又回到了以前读高中的时候,那时学业压力大,时申周末的时候经常会带他们几个发小到这个地方吃东西,美其名曰排解学习压力。

  那个时候,温瑞和岑琋两个人通常都会站在一旁默默地看着他们站在路旁吃烤串,温瑞很少吃,也不喜欢吃这些东西,偶尔时申看不下去塞了两串给她,但最后都会装进李乔的肚子里。

  “想什么,那么入神?”

  温瑞从往事中回神,面容变得柔和下来,朝他浅浅一笑:“想起了往事。”

  时申低眸,就看见她在夜色中显得温柔从容的脸庞,他心里一动,心脏仿佛也被这温凉的夜风轻轻柔柔地拂过,他勾了勾唇,无声笑了。

  以前街道两旁的路边摊都不见了,只剩一些面馆和饭店,时申带她走进了其中一家面馆。

  “真的不吃?”时申拿着菜单问她。

  温瑞摇头。

  时申给自己点了碗排骨面,等面上桌的间隙,他单手撑在桌面上,支着脸颊,懒洋洋地环顾四周,视线最后落在对面人的身上,温瑞的神色淡静从容,她手里握着老板提供的塑料杯子,正小口喝水,虽然身处这么个简陋的小面馆里,但她的坐姿依旧端正挺拔,严谨的像是身处在什么重要的场合。

  这样的温瑞,倒是和以前一般无二,她好像从他认识她的那天起性子就一直没怎么变过,可能是父母早逝的缘故,她比同龄人都要成熟和理智,性格淡泊的,像是什么都不曾放在心里。

  面端上来之后,时申拿起旁边的勺子,加了几勺辣椒酱。

  温瑞看着他的举动,没忍住提醒道:“晚上别吃那么多辣椒。”

  原本以为他会和以前一样哂笑一声,然后继续加到自己心满意足为止,但话落,温瑞就看见他放下勺子,抬起头看了她一眼,笑了:“听你的。”

  温瑞神情微顿。

  时申低着头,嗓音含笑,调侃的意味十足:“真的不吃点,你这么盯着我,我会不好意思。”

  温瑞怪异地看着他,他还会觉得不好意思?

  她别过视线:“我不看你。”

  时申用手背抵着唇,掩住涌上唇边的笑意:“温瑞……”

  温瑞闻声回头,对上他光华浮升的眼睛,耳边是他充满磁性的嗓音——

  “你怎么还和以前一样,还是那么可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