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心昭昭向明月

第十一章:聚餐

我心昭昭向明月 时白呀 3220 2019-02-24 09:00:00

  东山居的会所里,几个年轻人正围在球桌前打台球,周成易俯低身子瞄准目标,将球击入球洞中,他直起身体,看向对面容貌俊逸的男人,他低垂着眉目,似乎在研究桌面上的台球走势。

  周成易咧开唇,故意调侃他:“申爷,你这走也不通知一声,回来也不通知一声,不把兄弟们放在心上啊。”

  他话一出,周围几个人,陈杨、陈皓包括李乔都把视线投了过来。

  时申撑着球杆,懒懒一笑,对此作出解释:“走的时候怕你们太伤心,回来的时候想给个惊喜,就没说。”

  周成易笑骂:“去你的,谁会伤心,你走了老子不知道多开心,终于不用被你欺压一头了。”

  “啧,这谎话都编的出来,当初申爷走的时候不知道是谁拉着我们几个在酒吧里买酒醉,一边喝一边哀嚎他奶奶的,时申这混账走的时候都不吱一声,有本事别回来了,老子这辈子当没他这个兄弟。”陈皓笑嘻嘻地揭穿他。

  周成易敲了下他的脑袋,怒道:“瞎说,老子什么时候干过这种事情!”

  李乔握着球杆将目标球击中,她笑着附和:“我给他作证,这事儿我记得,申爷,你都不知道他当时那副模样,活生生的就像一个被分手的良家妇男,拉着我们陪他喝了几天酒来着……”

  陈杨在一旁补充道:“三天。”

  时申听完这些之后,只是淡淡地抬了下眼,他唇边露出一丝倨傲慵懒的笑意,看着周成易道:“胆子不小,敢骂我?”

  周成易后背涌起一丝寒意,他低骂了一声,随后脸上堆起笑意:“呃,不是说喝醉了吗,都是胡话,都是胡话……”说着,他抬头看了眼时间,连忙转移话题道:“咳——都七点过了,温瑞怎么还没来?”

  “咦,对啊,小瑞平时不是最守时的吗?”陈皓说。

  每次聚会,温瑞总是第一个到的,大家也习惯了她提前到场,这会儿见过了约定的时间点人还没出现,就觉得有些反常了。

  李乔说:“我问了,小瑞说在来的路上有点事情耽搁了,会晚点到,让我们先吃,不用等她。”

  -

  温瑞从学校出来之后就打车前往东山居,她坐在车里,想起了刚才给时申打的那通电话。

  他下午没回消息,也没把她的话当一回事,真的开车到她家楼下等了,可那时她已经离开家,去往温欣的学校了,她打电话过去的时候,时申还等在她家楼下,她有点意外,也说明了缘由让他先过去,自己会晚点到。

  时申当时什么也没说,听她说完之后只回了一声好,他的语气淡淡的,听不出什么情绪,但温瑞却能感觉到他好像有一点生气了。

  到达东山居的时候已经快七点半了,会所的门口站着两个穿着旗袍的服务生,其中一位见到她,款款上前接过她的包和取下来的围巾:“温小姐,里面请,几位先生小姐已经等您很久了。”

  温瑞道谢之后,跟着服务生往会所里面走去,因为今晚聚餐的缘故,周成易很早就通知了经理今晚不接待任何客人,所以这会儿周围静悄悄的,大堂里就只有两人经过时留下的脚步声。

  服务生领着她走到其中一扇包厢门前,她敲了敲门,得到允许之后,她才把门推开,朝温瑞做了个‘请’的手势:“温小姐,里面请。”

  “谢谢。”

  温瑞走进去,包厢里的空间很大,进去之后是一处会客厅,绕过几道屏风,就听到里面传来的说话声,他们几个人正围在桌前打台球。

  温瑞进去之后,首先注意到的是此时正全神贯注的男人,时申站在台前,站姿随意又考究,他的身子舒展,很自然地贴近台面,他单手握着球杆,手臂轻轻一动,球就被他击中,掉进了球洞里。

  温瑞停在原地,是李乔率先发现了她。

  “小瑞,你终于来啦!”

  其他几个人闻声,纷纷抬头看过来。

  时申直起身体,闻言,他抬起头来,看了来人一眼。

  “啊,小瑞来了,终于可以开饭了,饿死我了。”陈皓第一个把手里球杆放下,他伸了个懒腰,通知一旁的服务生可以准备上菜了。

  温瑞走过来,朝众人点头致意,她歉意一笑:“抱歉,各位,我迟到了。”

  “没事,来了就好。”陈杨说。

  周成易放下球杆,说:“人齐了,可以开饭了。”

  温瑞的视线从众人的脸上掠过,最后停在台球桌前的男人身上,时申低着眉目,没有看她这边,他单手握着球杆,另一只手拿着枪粉正漫不经心地擦拭着杆头,他没像众人一样跟她打招呼,而是俯低了身子,又打了一杆球。

  直到周成易招呼他:“申爷,别玩了,过来坐,你今天可是主角。”

  今晚这场聚餐活动也相当于给他接风洗尘了,众人都相当自觉地把主位给他空了出来,周成易坐在他的左边,其余人也自己找位置坐下,温瑞原本是想坐在李乔和陈皓中间的空位上,但她入座前看到时申拉开了身旁的一张椅子。

  他的动作极其自然,大家都没有留意,只有温瑞注意到了,她停了一下,最后脚步一转,走到时申拉开的那张空椅子上坐下。

  谁也没有瞧见,时申在她坐下之后唇角浅浅地勾了一下。

  他和温瑞之间有着常人没有的心照不宣的默契,有时候只需要一个眼神和动作就能读懂对方在想些什么,就像此时,温瑞知道他在电话里其实是有点生气了,刚才看见她来了也故意不理她,所以她这会儿选择顺从他,只为了平复某人那点不知名的怒火。

  今天下午也确实是她的不是,如果她提前看了手机,就不会让他白等那么久了。

  服务生陆续把菜上桌了,周成易拿了瓶红酒,给每个人的杯子都倒上一点:“这都是我珍藏多年的酒,今晚全贡献出来了,大家尽情喝啊,今天我们喝它个不醉不归。”

  周成易给时申倒酒,同时放了句狠话:“时申,我今天非把你小子喝趴下不可。”

  时申晃了晃杯中的红酒,他微挑起眉,像是听见什么玩笑话似的,他轻轻一笑,道:“酒量在我离开之后锻炼出来了?”

  “那当然!”周成易说这话时还有点小骄傲。

  然后就听见陈杨说:“嗯,那三天锻炼出来的。”

  听言,在场的几人都笑出了声,温瑞安静地听他们的对话,脸庞温和的,她也笑了。

  “陈杨,你小子等着啊,老子今天不把你放倒,我就跟你姓!”周成易说。

  陈杨一脸嫌弃地看着他:“别,我可不想再多一个弟弟。”

  “哈哈哈哈哈……”

  陈皓笑说:“没事,我哥不想多一个弟弟,我想啊,成易乖,哥哥疼你啊哈哈哈。”

  周成易翻了个白眼:“滚。”

  笑闹过后,他拿着酒瓶来到温瑞身边,询问道:“小瑞,来点?”

  温瑞笑着点头:“好。”

  听到身边人回应,时申转头看过来,他眉目微抬:“什么时候学会喝酒了?”

  他的声音不小,在场的人都听见了,李乔在旁边道:“申爷,这你就有所不知了吧,上次我们出来聚会的时候,大家都喝趴下了,就只有小瑞一个人还清醒着,论起酒量,她现在可不输你。”

  她这番话说的温瑞有些不好意思,她脸颊微微一热,答道:“前年去内蒙的时候。”

  她去内蒙古的时候天气寒冷,当地的居民热情好客,她刚去的那几天就被招待着喝了烈酒,在那边呆了一两个月之后,渐渐的,酒量就被锻炼出来了。

  这些事情其他人都知道,就唯独时申一人从未听过。

  时申沉默,他收回视线,盯着面前的酒杯,眼神变得漆黑深邃,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周成易帮大家倒完酒,他坐回位置上,端起酒杯,开口问:“申爷,我一直很好奇一件事情,当年你爸想把你送进部队的时候你不是死活不愿意去吗,怎么后来又改变主意了?”

  见时申不说话,陈皓猜测道:“不会是被时叔叔押上车的吧?”

  时申抬起视线,目光清冷,他扯了扯唇,道:“老子不想做的事情还没人能强迫。”

  至于这背后的原因,他没说,在座的人都认识了二十多年了,大家都清楚只要是他不想说的事情,谁也没办法从他嘴里撬出答案。

  这个话题就这么不了了之,大家喝酒吃菜,跟时申扯着这五年发生的事情,也聊彼此的近况,吃着喝着聊着,最开始放话说要把时申喝趴下的人在餐席过半的时候已经有点醉意了,周成易给自己斟满了酒,站起来对时申说:“申爷,虽然你不声不响消失了五年,但是兄弟们都一直将你放在心上,不管怎样,回来就好,这杯敬你。”

  场面突然变得煽情起来,李乔‘靠’了一声:“这玩意真的喝醉了啊。”

  大家都笑了,陈杨陈皓极有默契地跟时申碰了下杯,将杯中的红酒饮尽,一切尽在不言中。

  温瑞看着这样的场面,她眼神柔和,脸上有浅浅的笑容,她伸手刚想拿起桌面上的酒杯,身后的椅背就被人用手臂搭着,身旁的男人靠过来,他的嗓音微哑,隐含笑意——

  “别喝那么多,真打算把我喝醉啊。”

  他的声音很低,最后一声尾音轻轻淡淡的,带着蛊惑人心的意味,像一把小勾子般在温瑞心上似有若无地挠着,让她的心脏一阵酥麻。

  温瑞细长的手指扣着酒杯,神色如常,但……脸却悄悄红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