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心昭昭向明月

第十二章:酒后亲昵

我心昭昭向明月 时白呀 3562 2019-02-25 09:00:00

  大家都在各自喝酒吃东西,谁也没有注意到时申的举动,温瑞被他的气息包裹着,有些不自在地往前倾了下身子,她看着半边身躯都倾过来的人,神情淡下来,她出声提醒道:“你坐好。”

  时申的视线从她脸上扫过,他浅浅笑了,唇边的笑容带着几分无赖和痞气,他没动,手臂依旧搭在她的椅背上,另一只手晃着酒杯,他眼里噙着碎光,仰头,将红酒喝完。

  从吃饭开始,温瑞注意到他这已经喝了不知道第几杯酒了,她没忍住说:“你也别喝那么多。”

  听完她这话,某人开始变本加厉起来,时申放下酒杯,身体彻底倾过来,他眼中光芒一闪,唇角噙着懒散的笑意:“关心我啊?”

  温瑞不知道他是不是因为喝酒的缘故,他今晚整个人都变得有些奇怪,对待她,言语之间都比往常要亲昵几分。

  灼灼逼人的气息就萦绕在耳畔,温瑞的脸颊微热,因为他的靠近心里不太舒服,就没理他,她起身说:“我去个洗手间。”

  洗手间在包厢里也有,但温瑞想出去透个气,就去了外面,她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发现时申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跟了出来,他修长的身躯立在外围的墙壁前,面朝着前方一片被夜色笼罩的青翠竹林,他手里夹着一根烟,星星点点的火光,烟雾模糊了他英俊硬朗的轮廓。

  这样的时申,是深沉的,冷漠的,危险的,是温瑞所不熟悉的另一面,跟前几天她刚见到他时的模样相同,于她而言,是那样的陌生。

  这样的他,让温瑞下意识地想要远离,但她刚一动,时申就发现她了。

  时申听闻动静,他抬起目光,偏头看过来,温瑞和他的视线在空中相对,时申的眼神静默,深沉的像今晚的夜色,仿佛暗藏了无数心事,让人永远都无法看到最深处的地方。

  温瑞走过去,停在他面前,轻声问:“怎么出来了?”

  时申在她走过来的时候就将烟碾灭了,他侧过脑袋,避开她,吐出嘴里的烟气,才说:“出来透透气。”

  “哦。”温瑞说:“我先进去了。”

  她刚往前走了一步,手腕就被一只修长有力的手扣住了,他的掌心微凉,温瑞的肌肤也是冷的,触碰到一起时,她整个人怔了一下。

  时申在她转过视线的下一秒就松开了手,他将冻得僵硬的双手放进裤袋里,侧开身子,没有看她,他的视线看着前方假山底下潺潺流动的溪水:“陪我待会儿。”

  闻言,温瑞迟疑了会儿,但还是停在这里没走了。

  外面庭院的竹叶在光线的投射下在地板上投下斑驳的影子,半晌,温瑞听见身后人叫了她一声。

  她回过头。

  时申保持着刚才那个姿势倚靠在墙面上,他淡淡地弯起唇,看着她笑了,那双眼睛染了酒气变得幽深明亮,他的声音低哑动听:“我听说你这次去云南给他们都带了礼物,我的礼物呢?”

  这是要跟她……讨礼物?

  温瑞愣了一下。

  “我事先不知道你要回来。”她沉吟半晌,解释道。

  时申的视线在她脸上停留了片刻,他垂下眼眸,淡淡的‘哦’了一声,然后低低说了句:“偏心。”

  温瑞听到了,她抿了抿唇,唇边溢出一丝温缓的笑意,觉得时申此时的模样有点像个耍无赖的小孩,这样的他在平常没见过,于是温瑞猜测道:“时申,你是不是喝多了。”

  “没有。”时申说,他的眸光像地面的竹影微微晃动,神情又恢复了以往闲淡懒散的模样,他的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打火机,是那种翻盖式的,他瘦长的手指搭在盖子上,无聊地把盖子弹开,又盖上,弹开,又盖上……

  他看着温瑞,浅浅地掠开唇角,启唇问道:“除了喝酒之外,你还会什么是我不知道的?”

  温瑞顿了一下,觉得他问的这个问题有些奇怪,但想了想,倒还认真答道:“我还会开车。”

  还真没想过她还掌握了这项技能,以前大学的时候大家商量好一起去考驾照,就只有温瑞一个人没去报名,时申一笑,故意调侃道:“哦?开一个来看看。”

  温瑞平时多纯洁的一个人,她也很少逛网络圈子,哪里能懂他话里还隐藏着别的含义,她奇怪地看他一眼,一本正经道:“现在开不了,我喝了酒。”

  时申没忍住笑出声来,声音里的笑意怎么也掩饰不住:“温瑞,你别这么可爱啊。”

  嗯?温瑞有点茫然。

  时申看着她懵懂无知的表情,不忍心再欺负她,过了会儿,他敛起笑容,说:“走,回去吧。”

  温瑞跟着他回到包厢,原本待在餐桌的几个人又回到了台球桌前,陈杨看到他们回来,问了句:“你们两去哪了,那么久才回来?”

  “出去转了一圈,透个气。”时申问:“你们在做什么?”

  陈杨:“哦,我们在比赛,周成易这小子说这顿饭谁输了谁买单。”

  时申嗤笑一声:“这里是那小子开的,提出这样的要求也好意思?”

  “申爷,这话不是这么说的,虽然这家会所是我开的,但今晚这顿饭还是要计入公家财产的。”周成易说。

  李乔打完一杆球,走过来揽着温瑞的肩膀说:“喂喂,你们这样不公平啊,我们小瑞又不会打台球,这不明摆着欺负人吗。”

  温瑞安安静静地站在原地,目光平和地看着他们,不说话。

  众人才想起来忘了这茬,周成易大手一挥:“小瑞不算在内。”

  李乔嘀咕了句‘这还差不多’,然后就笑着跟温瑞说了两句话,之后跑过去跟他们凑成一团。

  时申也加入了战局,陈皓递了根球杆给他,温瑞站在一旁,看着他往自己修长的手上抹镁粉,台球桌上悬挂着一盏水晶灯,他站在光线中央,面容被映照的越发清晰俊朗。

  时申打台球的姿势很帅气,他的身体舒展,像一只振翅欲飞的雄鹰,又像潜伏在黑夜里的野狼,极具攻势,气场十足。

  温瑞站在离他们不远处,她的气质太安静沉稳了,和现在的氛围显得格格不入,时申打完几杆球后抬起头来看到她,他走过来。

  “觉得无聊么?”

  其实这样看他们打球还挺有意思的,温瑞道:“还好。”

  时申撑着球杆站在她身旁,陪她一起看另外几人打台球,他随口问道:“你觉得谁会第一个胜出?”

  “你。”温瑞这个回答倒是没有迟疑,她说的是实话,她觉得他的球技略胜一筹。

  时申笑了,他抬起手来趁着众人不注意揉了下她的脑袋,他眉目带着笑意,灿若流星:“怎么那么爱说实话呢。”

  温瑞转头看他一眼,时申把手放下,他脸上的笑容越发散漫肆意:“等着,赢给你看。”

  温瑞心里一动,她佯装神色平淡地低下视线,心想,时申大概不知道自己这样笑得有多撩人。

  果然如他所说,时申没多久就锁定了胜局,之后依次是陈杨、李乔,最后台球桌前就剩下陈皓和周成易两个人,几轮下来,最后输的那个人是周成易。

  其他几个人在旁边幸灾乐祸,陈皓笑道:“自作孽不可活啊。”

  陈杨也笑:“自讨苦吃。”

  李乔:“自作自受。”

  时申轻嘲一声。

  温瑞是唯一上前表示安慰的,周成易趁机控诉道:“小瑞,他们都欺负我。”

  时申懒洋洋道:“喂,要点脸啊。”

  众人皆笑。

  这一局玩毕,大家又坐回了台面喝酒,温瑞吃着菜,李乔坐在她身边拿着酒瓶给自己倒酒,她今晚喝得够多了,温瑞还没出言劝她少喝点,陈杨就坐了过来,他伸手揉了下李乔的脑袋,低声道:“少喝点。”

  李乔不耐烦地把他的手拍掉。

  温瑞笑了,她回过头,发现时申也盯着这边,对上她的视线时,他挑了挑眉。

  回程的时候,周成易安排了几辆车和司机负责送他们回去,除了温瑞之外,其余几个人的家都在同个地方,陈杨和司机负责把后来醉倒的周成易和陈皓塞进车里,然后看向时申,问道:“申爷,你要跟我们一起吗?”

  时申:“你们先走。”他走到另一辆车前,打开后车座,对温瑞说:“我送你回去。”

  李乔也喝醉了,此时正攀着温瑞的胳膊,整个人靠在她身上:“小瑞,你要跟我回家吗?”

  她刚说完,陈杨就已经走过来把李乔接过去了,对温瑞说:“让申爷送你吧,李乔跟我们一道,我会负责把这疯丫头送到家的。”

  陈杨是他们当中最沉稳可靠的,李乔交给他,温瑞也放心,她点头,看着他把李乔扶上车。

  “走了。”陈杨跟他们打了声招呼,就让司机把车开走了。

  温瑞坐进车里,站在车外的男人也跟着坐进来,把车门关上。

  车子开到半路的时候,时申忽然说:“陈杨和李乔,这两人有情况啊。”

  闻声,温瑞转过头,她微微一笑,点头:“陈杨喜欢李乔。”

  “看不出来,这小子隐藏得挺深嘛。”时申也笑了。

  “看来不用多久,我们就能喝上他俩的喜酒了。”时申说。

  温瑞也觉得陈杨和李乔挺般配的,她点头:“希望如此。”

  远远的,就能看见她家所在的那片房子了,温瑞跟司机说了声放她在路口下车,她下车之后,原本想跟车里人道别,但她刚转过头,就看见时申也从车里出来了。

  温瑞说:“时申,你别跟来了。”

  时申看她一眼,说:“我送你。”他跟司机交代了一声,让他过十分钟再回来这里接他。

  时申送她到家楼下,他停下脚步,看向身旁的人:“回去吧,早点休息。”

  温瑞没有立马转身走人,她停了一瞬,从包里翻出一个小布袋,递给他:“这个给你。”

  “什么?”

  “我在丽江的茶马古道买的,当地的特色驼铃,这个是平安铃,你可以挂在房间里,保平安的。”温瑞想到他刚才说她给每个人都带了礼物,唯独漏了他的,所以她才想着把这个给他。

  她的声音在清寂的夜色中显得温和悦耳,像涓涓的小溪流,让人觉得舒心悦耳。

  他缓缓笑了:“哦,谢谢。”

  温瑞道了声‘不用’,跟他道别,然后转身走了。

  走没几步,就听见他在身后喊她:“温瑞。”

  “嗯?”

  时申晃了晃手里的铃铛,驼铃的声音很有特色,轻轻一晃,就发出清脆的‘叮当’响。

  他扬起唇,笑容慵懒肆意,又清澈的像天边的月光:“忘了说,晚安。”

时白呀

申爷:真可爱,怎么就那么爱说实话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