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心昭昭向明月

第十三章:目的

我心昭昭向明月 时白呀 3073 2019-02-26 09:00:00

  温瑞一大早就背着电脑出门了,她在路口的公交站乘车,去了S市文化创意中心的一间书斋茶舍,这是她去年发现的一处宝地,是一间糅合了茶馆和书房的场所,就开在一条僻静的街巷里,温瑞第一次来就被这里雅致宁静的氛围吸引了。

  但她在今年年初经过这里的时候,发现这间茶舍的生意已经惨淡到要面临倒闭的状态,她难得遇到这么个喜欢的地方,刚好手头也有些闲钱,就跟老板商量着把这个地方盘了下来,继续经营。

  其实在大城市里开这样一间茶馆是一桩亏本生意,城市的发展节奏太快了,大部分人都过于忙碌,很少会有人有空闲时间静下心来饮一杯茶看一本书,这间茶舍原本的老板当时也是因为有这份情怀所以才选择在这里开了这样一处地方,但经过几年惨淡的收成,最终也不得不结束经营。

  茶舍转手给温瑞之后,生意一如既往,并没有丝毫好转,她也不在意,只是希望尽一点绵薄之力让这样一处隔绝尘世,能让人心重归安宁的地方能够留存的久一点,也希望能够遇见更多的真正喜爱品茶阅读的有缘人。

  温瑞走进茶舍,负责管理门店同时也兼任茶艺师的小七就迎了上来:“温老师,旅游回来啦?”

  “对。”温瑞朝她一笑。

  小七自从知道她的作家身份之后,心里对她充满了崇敬,就一直用‘温老师’来称呼她。

  温瑞往里推开她常用的书房的门,茶舍的构造很简单,从前门走进来,绕过几道屏风,大厅就是一排环形的书架,这里摆设了几张简约舒适的木桌和太师椅,墙壁上挂着字画,再往里还设有一间茶室,一间书房,环境清幽怡人。

  这里的装潢沿用了之前的,温瑞接手这间茶舍之后并没有作出任何变动。

  小七帮她把茶具放在桌面上,这是温瑞的习惯,她来这里第一件事就是煮上一壶热茶。

  “温老师,我不打扰你了,有什么需要你再叫我。”

  温瑞:“谢谢。”

  温瑞创作的时候不喜欢有人打扰,所以她才选择在这里开始记录她的云南之行,她把手机调成静音放在包里,一个上午就煮着一壶热茶,在电脑前打字。

  中午的时候和小七去附近的饭店吃了午饭,回来之后把一个小章节写完,然后就开始看书。

  这样闲适的时光总是很容易过去,直到傍晚邻近,温瑞才从书房里走了出来,她出来之后就看到编辑给她发了条关于新书签售会的消息,这场活动她之前有听编辑提起过,她的新书《当我在远方》荣登这个月的读书畅销榜第一名,所以出版社想趁热打铁,为她举办一场签售会,进行大力度的宣传推广。

  活动时间和地点已经确认下来了,就在S市中心书城。

  以温瑞的性格,其实她不太想在很多人面前曝光自己,所以之前有过几次这样的签售活动,都被她推拒了,但这次出版社希望她能全力配合,编辑也在极力劝说她,她才应允了下来。

  温瑞回复了对方,跟小七打了声招呼后就离开了茶舍。

  -

  傍晚,太阳已经落山了,温瑞在车站等车回去的时候收到了时申的微信。

  他说:“书我看完了。”

  温瑞愣了几秒,一时没反应过来他在说什么,但随即就想起他前不久从她这里顺走的书。

  温瑞静了一会儿:“嗯。”

  时申下一条消息发过来,是一段语音。

  温瑞戴上耳机,点开他的语音,时申低沉的嗓音在耳畔响起,带着一丝调侃的味道:“胆子挺大的,敢一个人跑到西北去。”

  温瑞的唇边抿出一丝笑,回复:“我跟别人结伴去的。”

  时申:“谁?”

  温瑞:“你不认识的。”

  时申:“男的女的?”

  温瑞:“都有。”

  时申的嗓音依旧散漫,不带丝毫情绪的,他道:“关系熟吗,就跟人到处乱跑,不怕被拐骗了。”

  温瑞无奈地弯了下唇,心想他今天怎么说话语气那么冲,刚想回复,就接到了一通电话。

  “喂,小瑞啊,是我,小婶。”

  温瑞接起电话,就听见女人略显尖利的嗓音,她顿了一下,才道:“小婶。”

  “哎,我今天听小欣说,你已经旅游回来了是吗?”

  温瑞:“嗯。”

  “是这样的,小婶想问问你等会有没有时间,要不要上家里来吃顿饭啊?”小婶在电话那端说。

  温瑞盯着前方路面,她犹豫了几秒:“我等会……”

  “你看看你,你这孩子每次都是一声不吭就跑出去玩了,跟小叔小婶都多长时间没见面了,小欣也很想你呢,等会就上家里来吃饭啊,小婶知道你现在没什么事,别推辞了。”

  电话里的女人打断她之后一个劲的自说自话,也没给温瑞开口的机会。

  温瑞沉默地听她说完,末了小婶再次询问她的时候,她道:“好。”

  “那就这么说定了啊,我和你小叔就在家里等你,哦对了,这次来就别带礼物了,你次次都拿礼物上门,我和你小叔怪不好意思的,多见外啊,就当回自己家一样,空手来就好了。”

  结束了通话,温瑞抬起头来,看到一辆回家的公交从面前行驶过,随即,目光就落在对面的超市上,她把手机收起来,从车站离开,走到一旁的人行道上,过马路去了对面。

  温瑞的小叔小婶住在靠近中心区的一档花园小区里,小区的房子已经建了有二三十年了,相对来说有些老旧,不比后来新建的高楼,他们住的那栋房子最高只有八层,不带电梯,还是楼梯房。

  温瑞站在六楼的一户人家前,按响了门铃。

  很快就有人过来开门了。

  “哟,小瑞来了呀。”廖金兰打开门,看到她之后唤了一声。

  温瑞礼貌地喊人:“小婶。”

  廖金兰看到她手里边提着的水果和礼盒,假意埋怨了一声:“哎呀,你这孩子,都说让你空手来就好了嘛,怎么还带这么多东西,你看看……”她边说着,边接过温瑞手里的东西。

  温瑞被她招呼着在玄关处换鞋,闻言,她轻声道:“一点小心意。”

  廖金兰夸她:“哎真好,我们家啊,就属你最懂事,小欣要是能学到你一半就好了。”

  温瑞没应话。

  进到客厅,小叔温志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正在抽烟,温欣就躺在一旁的单人沙发上玩手机。

  “喂,你们两个,小瑞来了。”廖金兰喊道:“温欣,别玩手机了,还不喊人。”

  温志弯了腰在桌面的烟灰缸里掸了掸烟灰,转头看过来,招呼了一声:“小瑞来了。”

  温瑞点头:“小叔。”

  温欣闻声只是抽空瞟了眼这边,然后就继续看自己的手机。

  “小瑞,你先坐会儿,小婶去厨房做饭,马上就能吃了啊。”廖金兰搬了张椅子给她坐。

  温瑞道:“小婶,我帮你。”

  廖金兰连连摆手:“不用不用,我很快就弄好了,你就坐这,跟你小叔和温欣聊聊天。”

  温瑞被她按着肩膀坐在椅子上,手里被塞了一杯热水。

  廖金兰进厨房忙碌了,温志边抽烟边问她:“什么时候回来的?”

  温瑞说:“上个星期。”

  “哦,对了,你是去哪个地方来着?”温志吸了口烟,皱眉想了一下,没想起来。

  温瑞还没回答,温欣就在旁边‘呲’了一声:“爸,人家去的是云南,你看看你什么记性啊。”

  “就你兔崽子话多。”温志横了她一眼,然后转过头来对温瑞说:“小瑞去的是云南啊,那边我几年前去过一次,那些什么旅游景点消费挺高的吧。”

  “消费高有什么关系,人家又不缺这点钱。”温欣在旁边不温不火的又添了一句。

  温志说:“温欣你怎么回事,我跟你堂姐说话你老插什么嘴。”

  温瑞安静地坐在位置上,听着父女两在拌嘴,她神情静默,看着杯中平静的水面,一言不发。

  直到小婶把饭菜都端上桌,招呼着大家围上来开饭了。

  廖金兰坐在温瑞身旁,给她夹菜:“小瑞,多吃点,别不好意思吃啊,你看看你瘦的。”

  “谢谢小婶,我自己夹就好。”温瑞说。

  “好,你看看想吃什么就夹,别跟小婶客气,当自己家一样就好。”

  廖金兰在饭桌上询问了她的近况,跟她聊了几句家常,然后聊着聊着忽然就道:“我最近看新闻上说,现在社会经济发展不景气,有好多大学生毕业之后都不好找工作,有些名牌大学的学生都跑去给别人做保姆,甚至还有去屠宰场工作……你们看看这些人,不是白读了那么多年书吗。”

  廖金兰边说着话,边观察温瑞的神情,她悄悄抬起眼来,看到对面的丈夫朝她使了个眼色,她才继续道:“小瑞啊,其实小婶有个事情,是想让你帮一个小忙,你看我刚说了那么多,现在就连大学生都这么难找工作了,我就在想啊,小欣这个月底不是要准备找实习的工作了吗,能不能让你舅舅那边帮个忙,在公司随便找个部门安排个职位给我们家小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