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心昭昭向明月

第十四章:心情不佳

我心昭昭向明月 时白呀 3015 2019-02-27 09:00:00

  话落,温欣突然摔下筷子:“妈,我的事你别瞎掺和行吗,我实习的事情不用别人帮忙!”

  “你这孩子瞎说什么呢!小瑞哪里是别人了。”廖金兰没好气地拉扯了她一把,有点恨铁不成钢的意味,显然已经就这个问题讨论过不止一遍了:“你以为你学习成绩很好吗,就你那点专业水平上哪去找好公司啊,而且就算你真的有水平,现在这个社会,你以为没点关系去好公司很容易吗。”

  温欣皱眉,甩开她的手:“那也不用你管!”说完,她饭都不吃了,直接拿起手机进了房间,‘砰’的一声关上房门。

  “这死孩子!”廖金兰怒骂了一声,过了会儿,她平复了下情绪,对温瑞笑了笑,说:“小瑞,你别把小欣刚才说的那些话放在心上,她年纪小,还没踏出社会不懂事……小婶刚刚说的,你看看你舅舅那边,你能不能帮着说上两句。”

  温志在旁边搭腔道:“小瑞,我知道你舅舅的公司是做进出口贸易的,小欣刚好专业也是这一范畴,也算对口,她这丫头这个月底要出来实习,到现在还不紧不慢的,她同班的好几个同学都找到工作了,我们这些做父母的心里也替她着急,所以就想看看你能不能在这事儿上帮个忙。”

  廖金兰连连点头:“是啊是啊,小瑞,你舅舅那么疼你,这事儿应该很容易吧。”

  小叔和小婶在旁边你一言我一语的,温瑞听到这,当即就明白过来这才是他们今天喊她过来的真正用意,她听完他们的话,垂眸不语,面上显出几分冷淡的神色。

  她沉默了一阵,说:“舅舅的公司每年都会招实习生,可以让温欣做份简历,去网站上投递。”

  温瑞这么一说,傻子都能听出她话里的意思是不愿意帮这个忙了,坐在对面的温志脸色一下就黑了下来,廖金兰脸色一僵,声音里带了点讨好:“小瑞,你听小婶说,要是温欣那丫头的学习成绩好,我和你小叔是断然不会开这个口的,但是你也知道,那孩子整天抱着部手机不学无术的,我们都说过她好几回了,可她还是那副死样子,所以这不是没办法,才想让你帮这个忙。”

  温瑞仍旧无动于衷,她淡下眼眸,道:“舅舅公司的事情我说不上话。”

  气氛一下子就僵了起来,温志‘哼’了一声,将筷子重重搁在桌面上,也不说话了。

  廖金兰原本还想再劝说两句,可是看她一副油盐不进的模样,顿时也来了些脾气。

  餐桌上的氛围降到了冰点,廖金兰也没了最开始的热情,和小叔两人各吃各的,也不再搭理她了。

  “多吃点,那么多菜我一个人哪吃得完呐。”廖金兰对着自己的丈夫开口道。

  温瑞低着眼眸,面色也有些僵硬,她温瑞看着碗里没吃几口的米饭,感觉仿佛有根刺卡在喉咙,也吃不下去了。

  她放下筷子,轻声说了句:“小叔,小婶,我去个洗手间。”

  没人应她。

  温瑞起身去了洗手间,廖金兰冷冷地嘲讽了一声:“你们温家,这是生了头白眼狼啊。”

  “你大哥大嫂过世的时候,我们好歹也收留了她一段时间,那段时间吃我们的,用我们的,住我们的,现在让她帮一点小忙都不肯……还有那时候温欣上大学的时候也是,如果她愿意找她舅舅帮忙的话,温欣至于在现在这所职业技术学校混日子吗,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你看看她一天到晚都是跟那群狐朋狗友混在一起,能好到哪里去!”

  她说着,觉得气不打一处来,越说越大声:“你那好侄女,整天到晚都一副假清高的样子,我看啊,如果不是她舅舅愿意收留她的话,指不定活到现在都没比小欣好到哪里去,还真以为入了豪门就是千金小姐了,也不想想自己到底是姓温还是姓岑!”

  温瑞站在洗手间门内,脑袋低垂着,手搭在门把手上,双手僵硬又冰冷。

  “好了,别说了,小瑞不肯帮忙的话就算了,这事情我再想想办法。”温志开口道。

  廖金兰气还没消,刚想说些什么,就看见温瑞从洗手间出来了,她故意‘嗤’了一声,没再说话了。

  温瑞走过来,她静默了片刻,说:“小叔小婶,我想起还有些事情,想先离开了。”

  温志仍旧冷着脸,他‘嗯’了一声算作回应。

  没了求助于人时的讨好谄媚,廖金兰看都不看她一眼,直接道:“哦,慢走不送。”

  温瑞拿起自己的电脑和包,换好鞋,直到出门,身后都没传来任何动静。

  她刚下了楼梯,就听到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温欣从屋子里走出来,看着温瑞离开的身影,冷嘲热讽了一声:“活该!”

  温瑞闻声停住脚步,她抬起头来,温欣站在楼梯拐角,手里拿着包薯片,正‘喀嚓喀嚓’地吃着,她盯着温瑞笑了,像个遥遥相望的胜利者,嘲讽道:“明明知道每次来都没什么好事,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每次都送上门,讨了一顿骂,又灰溜溜地离开。”

  温瑞看了她一眼,神色平淡地挪开视线,她看着前方的台阶,并不理会她说了些什么,声音浅淡道:“温欣,别再这么浑浑噩噩的过日子了。”

  原本只是打算出来看场好戏,没想到听到她说了这么一句,温欣最讨厌她用这副云淡风轻,清高在上的口吻来教训自己,她冷冷一笑:“关你屁事。”

  温瑞站在亲人的角度上其实还想劝她几句,但她每次都是这般轻蔑不屑的态度,她知道自己说的温欣听不进去,也没有多言,只是道:“你好自为之吧。”

  话落,她就往前下了楼梯。

  温欣踢了一下楼梯的栏杆:“靠!”

  温瑞离开小叔家的时候天色已经深了,夜晚,外面的气温也比白天下降了几度,冷风贴着脸颊拂过,她拢了拢脖子上的围巾,手放进大衣的口袋里,漫无目的地往前走,她其实有点不是很想回家,但也不知道自己能去哪里,所以想了想,还是往车站走去。

  她在车站等公交回去,等了没多久,远远的就看见回家的那趟公交往这边开过来了,车上挤满了人,她迟疑了一下,没上车,原本打算继续等下一辆公交,片刻后,她的手机就响了。

  是时申。

  “温瑞。”

  温瑞接通电话之后,时申的声音传来,她望着马路上来往的车辆,应了一声:“有什么事吗?”

  他不答反问:“在家吗?”

  “不在。”

  “出去了?”

  “嗯。”

  时申似乎笑了一声,他问:“去哪儿了?”

  温瑞沉默半晌,没打算告诉他实话,她含糊地回应:“没去哪。”

  对方同样默了片刻,时申忽然问:“发生什么事了?”

  没想到他会突然问这么一句,温瑞愣了一下,才一板一眼地回答:“没发生什么。”

  “那你怎么听起来好像不是很开心。”时申懒洋洋地笑道:“是不是几天没见,想我了?”

  温瑞:“……”

  “现在在做什么?”时申问。

  温瑞如实答道:“等车回家。”

  时申静了一瞬,问:“你想不想来我办公室参观一下?”

  温瑞微愣:“现在?”

  “对。”

  温瑞问:“你还没回家吗?”

  时申笑了,反问她:“你看过哪个程序员可以准点下班的?”

  他继续道:“我还在加班,晚饭都没吃。”他说着,语气如常,却因为刻意放轻了语调,莫名的透着一丝惨兮兮的感觉,温瑞没说话,他似乎察觉到她的态度有些松动,于是再顺水推舟了一把:“你来看我,顺便给我带份外卖吧。”

  温瑞明知道他是在卖惨,可内心还是不受控地软了下来,再加上她现在也不是很想回家,她无声了半晌,应了下来:“好。”

  她坐车去了卓越世纪广场,找了一家餐馆打包了点吃的东西,然后才走到时氏集团所在的那栋高楼,一楼的前台大堂需要有预约登记才能进去,温瑞站在大堂里给时申发了条微信:“我到了。”

  时申很快回:“好,等我一下。”

  温瑞收起手机等在一旁,没多久,时申就从电梯口出来了。

  时申从闸机口出来,就看到温瑞盯着一旁的装饰雕塑在走神,她手里拎着打包的外卖,还背了台电脑,外面的天气冷,她穿了件暖色系的风衣,搭了一件白色的羊绒长裙,她的腰板纤细笔直,亭亭玉立地站在那里。

  时申想起很久以前李乔评价她的一句话,说她的穿着打扮配上她容貌气质,整个人就像个下凡历劫的不食人间烟火的小仙女,时申此时看到她,微微勾唇,只觉得李乔说的很有道理。

  确实像个小仙女。

  温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连他走过来都没有注意,时申难得看到她发呆走神的模样,觉得有些可爱,他伸手捏了下她白嫩的脸颊。

  “在想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