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心昭昭向明月

第十九章:人各有命

我心昭昭向明月 时白呀 3039 2019-03-04 09:00:00

  李乔耸了耸肩膀,说:“下午跟老姑婆吵了一架,这个月的绩效考核她直接给我打了零分,这件事不知怎的就被我爸知道了,我回家之后被他骂了一顿,我一时气不过顶了几句嘴,他就让我滚了。”

  “滚就滚呗,真以为老娘离开了家就没地方去吗。”李乔朝她说:“小瑞,酒给我。”

  温瑞:“别喝了,等会我扛不动你。”

  李乔笑了,大手一挥:“放心,我有分寸,醉不了。”

  温瑞见她眼巴巴地望着自己,轻叹了一声,把酒递给她了。

  “为什么吵架了?”

  李乔握着酒瓶打了个酒嗝:“月底发布会的策划案老姑婆让我修改了好几十个版本,挑三拣四的,一直不满意,她就是鸡蛋里挑骨头,今天干脆就让我推翻重新做了,我手头还堆着好几个工作呢,每天加班加到吐血,她一句话说推翻就推翻,老娘当然不乐意啦!”

  她絮絮叨叨地说着原因,末了还骂了她上司几句。

  “小瑞,你说我爸怎么就安排了这么一个人来折磨我……我做什么事情她都看不顺眼。”李乔垂着脑袋,呢喃道:“这样的工作做得一点也不开心……”

  温瑞是知道她的情况的,李乔不比陈杨和周成易他们那么有经商头脑和管理手段,她在商业这个圈子里等于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小白,有很多东西都只能靠自己去学习,她虽然会因为不满上司的安排而心生恼怒,但她在工作中一向都是非常尽心和尽责的。

  李乔一个人嘀嘀咕咕说到后来,温瑞听见她说了一句:“小瑞,我有时候真挺羡慕你的……”

  温瑞看着外面夜色,闻声她转过头来,淡淡一笑:“我有什么可羡慕的。”

  李乔倒还真的给她罗列出来了:“自由自在……无拘无束……”

  温瑞的眼阔柔和,眼睛清澈通透,像山涧溪泉:“李乔,人各有命而已。”

  李乔自嘲地笑了一下:“你倒是看得挺通透。”

  温瑞一笑,淡淡地摇了下头。

  “小瑞,你别拦我啊,今晚让我喝个痛快,大不了明天酒醒过后又是一条好汉,到时候该干嘛再干嘛去,老娘现在不想管那些个乱七八糟的事情!”李乔说。

  温瑞笑了:“好。”

  李乔边喝酒嘴里边骂骂咧咧的,温瑞安静地坐在她身边,陪着她,听着她骂爹骂娘,手里被她强塞了瓶酒,但她一口没喝。

  夜深人静,李乔也喝完了桌面上的酒之后,她终于肯消停下来,温瑞去结了账,取了她的车钥匙,扶着她走到车旁。

  刚把她扶上副驾驶座,扣好安全带,李乔就睁开了眼睛:“小瑞,你要带我去哪儿?”

  “我送你回家。”温瑞说。

  一听到‘回家’两个字,李乔立马精神起来,她连忙摇头:“不不不……我不回去……我喝成这样回去我爸会打死我的。”

  “小瑞,我们去你家,你收留我一晚行吗?”

  温瑞想起昨晚时申也是这么说的,收留……一个两个当她家是避风港吗。

  李乔可怜巴巴地望着她。

  温瑞轻叹一声:“好。”

  好在李乔并没有喝得多醉,还保持清醒着,下车之后自己还能走路,温瑞扶着她回到家里,她把李乔安置在客厅的沙发上,然后去给她父母打了通电话,告诉两位长辈李乔今晚住在她家里。

  交代完之后,温瑞才去厨房帮她准备解酒茶。

  就在这时,她听见外面的门铃响了一下。

  温瑞疑惑。

  这么晚了,会是谁?

  她放下杯子,走出厨房的时候,李乔已经先她一步走到门边将门打开了。

  李乔看到门外站着的人时,愣了一愣:“申爷?”

  闻言,温瑞的脚步一顿,她诧异地抬起目光,果真看见时申站在门口。

  “你怎么来了?”温瑞走过去问。

  时申的目光从李乔脸上掠过,看向她,他抬起手来搭着自己的后颈,说:“我昨晚落了个U盘在你这里。”

  李乔听完这话‘咦’了一声,有些不明所以地望着温瑞。

  温瑞往旁边侧了下身子,让他进来:“放在哪里了?”

  时申从门外走进来,自觉的在玄关换了鞋子:“不清楚,昨天放在口袋里,今天去到公司才发现不见了,应该是掉在你这里了。”

  李乔在旁边听着他们对话,眨了眨眼睛,有点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喝醉了……她似乎从他们的话里听到了一些不得了的消息!

  时申径直走进了书房,温瑞跟在他身后,看着他在收拾好的那张沙发床上翻找,过了一会儿,就看见他就在沙发缝隙里找到了一个U盘。

  “找到了。”可能是昨晚睡觉时没察觉,这么个小东西就从口袋里滑出来了。

  时申将东西重新放进口袋里,朝李乔的方向抬了抬下巴,问:“她怎么在这?”

  温瑞看了眼李乔,如实答:“李乔今晚喝多了,不想回家,我就带她回来了。”

  “哦。”

  温瑞静了半晌,问:“你要坐会儿吗?”

  时申:“不了,还有些工作没处理。”他看着她的眼睛说:“下次吧。”

  温瑞点头,把他送到门边,两人道别之后,她就把门关上了。

  一回过头,李乔就跟鬼魂似的站在她身后,温瑞被她吓了一跳。

  李乔盯着她‘嘿嘿’地笑了两声,笑容带着些许暗示性的深意:“瑞啊,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呢?”

  温瑞微滞,她反问道:“我有什么事情瞒着你?”

  “嘿,还跟老娘装傻呢。”李乔敞开天窗说亮话,“说,昨晚你是不是让申爷在你家住了一晚?”原先她还没有这个猜测,只是刚才进到书房时,无意间看到沙发上叠放整齐的床单和被子,再结合时申刚才和温瑞的对话,她觉得十有八九就是她猜测的这样。

  她既然已经猜到,温瑞点头承认了:“嗯。”

  李乔听闻这个八卦,眼睛都亮了,上前碰了碰她的胳膊:“小瑞,说来听听,你怎么会留申爷在你家过夜呀。”

  她言语间流露出的暧昧信息让温瑞浅浅地皱了下眉头,拗不过她,最后还是道出了实情。

  “哇哦——”李乔怪叫了一声。

  温瑞看了她一眼,没理她,她转过身打算去厨房,刚想让李乔去把解酒茶喝了,下一秒,耳边猝不及防地被人放了个重磅炸弹——

  “小瑞,申爷是不是喜欢你呀?”

  温瑞忽地一怔,脸上的神情在这一秒变得凝滞。

  时申是不是……喜欢她?

  李乔今晚喝多了酒,原本脑袋有些晕乎,但在时申进门之后,直到现在得知这个大八卦,她觉得自己的脑袋仿佛被人敲响了一记钟声,忽而清醒了过来,甚至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还要清醒。

  “一个男人要求在一个女人家里留宿,如果不是喜欢对方的话,怎么会提出这种要求呢。”李乔越说越觉得有道理,她看了她一眼,继续道:“我知道你肯定会说是因为大家都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好朋友,但小瑞你想想啊,如果换做是我,申爷是绝对不可能开口让我留他在家里住一晚的。”

  而且细想起来,从以往他们的相处过程当中,其实可以寻到许多蛛丝马迹。

  她说这些话的时候温瑞一直保持着沉默,她的眼神清清淡淡的,瞧不出任何情绪,对她说的这番话似乎无动于衷。

  李乔看着她有些淡漠的神色,心里忽而发虚,想起了几年前她们之间的一场对话,她斟酌了一下,小声问:“小瑞,你还是不喜欢他吗?”

  闻声,温瑞心里猛然一震。

  她抿起唇瓣,缓缓垂下眼眸,默然。

  见她依旧沉默着,李乔以为她是默认了,她有点惋惜地叹了一声:“哎,其实我觉得你和申爷挺配的,小瑞,你真的不考虑一下他吗?”

  温瑞在沉静片刻过后,终于开口了,她的声音理智而淡薄:“李乔,我和他之间是不可能的,以后不要再说了。”

  李乔看着她清醒沉静的眼眸,心想也是,感情这种事情确实勉强不来,只是,某人的一番心意恐怕要付诸东流了。

  她既然都这么说了,李乔虽然觉得可惜,但也没再继续这个话题,她打了个哈欠,边转身边问:“小瑞,我今晚睡哪里呀?”

  温瑞喊住她:“先把解酒茶喝了。”

  李乔摆摆手:“用不着吧,我又没喝醉。”

  “喝了吧,身体会好受些。”

  ……

  夜深,温瑞躺在床上,裹着被子,却了无睡意,许久,她翻了个身侧躺着,缓缓睁开眼睛,房间的窗子对出去是一片黑沉寂静的天空,她盯着外面的夜色,李乔的话在她的脑袋里回旋。

  在此刻,她的心里感受到了一阵空旷寂寥,窗外掀起的夜风似乎灌入了她的心底,让她的内心阵阵发凉,变得空荡荡的……这是一种不知从何而生的感觉,让她有些彷徨和不安。

  下意识的就想逃避这种情绪,温瑞用被子盖住头顶,让自己的视线彻底陷入黑暗中。

  只是,半晌后,仔细听——

  从被子里传来了一声轻轻的,无可奈何的叹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