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心昭昭向明月

第二十章:邀请

我心昭昭向明月 时白呀 3382 2019-03-05 09:00:00

  外面的门铃又被人按响了。

  李乔坐在餐桌前玩手机,嘴里嘟囔了一声:“大清早的,又是谁?”她心想,不会又是时申吧?

  温瑞在厨房里准备早餐,李乔起身过去开门。

  打开门一看,陈杨站在外面。

  李乔看到来人之后眼睛一下子就瞪大了:“你怎么来了?”

  陈杨微低着眼眸,注视着她惊诧的目光,道:“我来找你。”

  温瑞从厨房出来时,就看到门边站着的两人正在大眼瞪小眼,她看到来人也有些诧异,不过随即一想,立马就明白了过来,她微微笑了。

  温瑞走过来,跟门边的人打了声招呼:“陈杨。”

  陈杨闻声看过来,朝她点了点头。

  随后说:“打扰了,我过来把这疯丫头领走。”

  李乔从诧异中回神,听言一下子就怒了:“喂,你说清楚,谁是疯丫头?”

  温瑞听着他们‘打情骂俏’,唇边浮现一抹温和的笑容:“我准备了早餐,要不吃完再走?”

  “我才不跟他走呢!”李乔朝陈杨翻了个白眼,转身往回走,“瑞瑞啊,早餐在哪呢,快让小爷我先尝两口。”

  温瑞和陈杨对视一眼,皆摇头失笑,温瑞对他说:“进来吧。”

  昨天和父亲吵了一架,睡醒过后,李乔想到要回公司面对这些事情就有些头疼,心里下意识是抗拒的,所以她吃完早餐后,就在客厅里赖着,也不愿意走。

  陈杨从别人的口中得知了事情的经过,这会儿见她瘫在沙发上装死,笑了:“你怕什么?”

  李乔瞥了他一眼:“谁说我怕了。”

  陈杨:“我跟你一起回去,伯父不会说你什么的。”

  “谁要和你一起回去,我等会自己会走!”李乔自言自语了一句:“再说了,我又不怕我爸说什么。”

  陈杨见说她不过,他沉默了半刻,拿出手机看了眼时间,突然上前一把抓住李乔的胳膊,将她整个人从沙发上抬起来扛在肩上。

  李乔没防备他还有这一招,愣了半晌,然后才挣扎着鬼吼鬼叫了起来:“喂,陈杨,你干什么,君子动口不动手啊,你放我下来!”

  温瑞收拾完碗筷,从厨房出来之后就看到了这一幕,李乔看到她,立马求救:“小瑞小瑞,你快让他把我放下来,光天化日之下强抢民女,还有没有王法了!”

  “……”温瑞待在原地,看着这一幕也有些吃惊。

  陈杨平日里看着斯文儒雅,原来也有这样……剽悍的一面。

  陈杨转头看她一眼:“我带这丫头先走了。”

  温瑞点了点头,笑了:“好……”

  温瑞将他们送走,直到关上门都还能听见李乔抗议的声音,她背靠着门板,摇摇头,扬唇笑了。

  真是一对欢喜冤家。

  -

  周六这天早上,温瑞梳妆打扮完自己之后就出了门,她穿了件修身的黑色连衣裙,外面套了件长款大衣,脚上穿着黑色的高跟短靴,整个人的气质看上去文艺又清新。

  时申给她的那张‘天下琴筝’的古筝音乐会的门票开场时间正是今天下午两点,温瑞怕路上堵车,所以提早出了门,到达市中心才十二点,她在附近逛了一圈,然后找了家餐厅吃饭,等到一点半左右才往音乐厅走去。

  音乐厅的正门口放着一张宣传海报,背景是古韵颇浓的水墨画,‘天下琴筝’四个字用书法字体写的大气磅礴,底下还写了演奏者的名字。

  这场演奏会的大师温瑞从学习古筝开始就有所耳闻,一直崇敬至今,直到今天才有幸过来听现场版,她的心情不言而喻。

  随着人群一起走进厅内,跟随工作人员的指引坐到自己的位置上,温瑞才发现时申给她的票是在最前排,她有些诧异,但随即便了然这是他一贯的作风,只要是拿出手送给人的必然都是最好的。

  既来之则安之,温瑞在位置上坐下,静候开场,她旁侧的座位上也陆续坐了人,舞台上放置着这次音乐会所需要用到的乐器,两点钟整,面前的大银幕徐徐展开了一幅水墨画卷,一笔一划极尽诗意,紧接着,屏幕上就出现了那位以琴筝为信仰的优雅女人,她坐在一方庭院里安静地看书,旁白同时响起,介绍着这位古筝大师的过往和生平。

  视频播放完毕,一束聚光灯打下,舞台中央坐着一位穿着旗袍的女人,她坐在一架古筝后方,抬起纤纤素手,拂过琴弦,清灵的琴声漫过耳际,等到曲子过半的时候,温瑞的内心已经随着琴音涌起了一阵接一阵的波澜。

  一首曲子弹奏完毕之后,温瑞忽然察觉到有人走到她左侧的空位上落座,她转过头,正好对上那人藏在鸭舌帽底下漆黑清亮的眼睛,温瑞惊讶地看着他。

  时申朝她一笑,抬起一根手指抵在唇边,无声地示意她。

  舞台上的大师接过了工作人员递来的话筒,开始说话了,温瑞压下心里的疑惑,收敛心神,专注地聆听舞台上的发言。

  这场音乐会的过程中,温瑞虽然将大部分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舞台上,但偶尔也会分心去留意身旁的人,时申全程保持安静,跟她一样,似乎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演奏会上。

  直到音乐会圆满结束,温瑞坐在位置上还有些意犹未尽,等人开始退场的时候,她才想起去问身旁的人:“你怎么来了?”

  时申坐在位置上舒展了一下长腿,他抬了抬帽檐,看着她道:“怕你一个人无聊,过来陪你。”

  听众还在陆续离场,温瑞却觉得耳边似乎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小瑞,申爷是不是喜欢你?

  她的脑海里,没有丝毫防备的突然响起了李乔那天说过的话。

  温瑞垂眸,没搭理他。

  “还是你弹得好听一点。”时申忽然说了这样一句。

  温瑞愣了一下,看他一眼:“不要胡说。”她的琴艺已经荒废多年,怎么能和大师相提并论。

  时申看着她认真的小脸,笑了:“没有胡说,这是我心里话。”

  温瑞……不想理他了。

  时申从位置上站起来:“既然你那么喜欢,要不要去见一面?”

  温瑞闻言顿住,有些不解地望着他:“什么?”

  “跟我来就知道了。”时申拿起她放在一旁的包,然后握住她的手,拉着她站起来。

  猝不及防的,她的手被他温暖的掌心包裹住,温瑞一怔,被他拉着往音乐厅后台的方向走去。

  他要……干什么。

  “时申……”温瑞张了张唇。

  时申回头看她一眼,嗓音低低的,眼神里带着一种隐秘的要去做坏事的兴奋:“嘘,别出声。”

  被他这样的目光吸引,温瑞倒真的听话地安静了下来,只是……她想抽回自己的手,但他的掌心包裹得严严实实的,竟不让她有半分挣扎和动弹。

  温瑞的心里泛起了一丝微妙的情绪。

  时申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让看守后台的工作人员放他们进去了,一路走到化妆间门前,时申让她在外面等一下,自己上前敲门。

  过了一会儿,时申从里面出来:“我给你争取了五分钟的时间,进去吧,我在外面等你。”

  刚才他带着她走向后台的时候,温瑞就猜到他是要带她去见阮老师,也就是这场音乐会的古筝演奏者,这样大胆疯狂的举动……她忽然想到他们以前相处时,从来都只有她敢想,没有什么他不敢做的事。

  温瑞忽而笑了,笑得温暖婉约,像摇曳枝头的花:“谢谢。”

  时申双手插着裤兜,模样冷冷酷酷的,他笑了一声:“先别急着道谢,我其实有件事情需要你帮忙。”

  ……

  走出音乐厅的时候,温瑞还有种不真实感,她刚才竟然真的和她最喜爱的大师见了面,饶是一向淡泊安静的她,心里也忍不住渗出丝丝欣喜和激动。

  时申侧头看了她一眼,察觉到她此时的愉悦情绪,唇角不由得勾起一道笑意。

  还是跟以前一样那么好哄。

  “谢谢你,时申。”温瑞再次向他道谢,毕竟今天能来听演奏会也是多亏了他,“你刚才说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

  时申‘唔’了一声:“吃完饭再说。”

  他们去了一家餐厅,服务员领着他们到一张两人座坐下,餐厅里开了暖气,温瑞就将大衣脱掉了,她叠好放在一旁。

  时申坐在她对面,他其实在刚才散场的时候,音乐厅灯光亮起的那一刻就注意到了她今天的不同,可能是因为今天去的场合比较庄重,她化了精致的妆容,修饰了一张小脸更加明艳出众,她的唇抹了颜色鲜丽的口红,红润诱人的,衬得她一张脸越发白皙如玉。

  她今天的穿着打扮也是他以前从未见过的,很成熟,很美丽,修身的黑色长裙将她女人的曼妙身姿彻底的勾勒出来,再结合她周身清淡沉静的气质,让人越发地挪不开视线。

  吃完饭,时申送她回去,他说让她帮的忙直到现在都没开口,温瑞也没问了,等他想说的时候自然就会说了,她上车之后原本靠着椅背想休息一会儿,但后来不知怎的竟睡了过去。

  温瑞醒来的时候车子已经停在小区路口了,她身上被人披了一件男士外套,她在位置上缓了会儿神,转过头的时候,发现驾驶座上并没有人。

  时申站在路旁抽烟,眼睛一直盯着车看,没多久,副驾驶座的门就被人从里面推开了。

  温瑞从车里下来,时申把烟熄灭了,他伸手挥走唇边的烟气,等她走到跟前。

  “睡醒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温瑞有些不好意思,她‘嗯’了一声。

  时申说:“我刚才说有个事想请你帮个忙。”

  温瑞点头:“你说。”

  时申从口袋里掏出一个信封递给她:“你看看这个。”

  温瑞接过来,封口处被人用火漆封上了,她拆开,里面是一封商业宴会的邀请函,她刚看了开头,时申就朝她靠近了一步,一道混杂着烟草味的清冽气息向她袭来。

  他的嗓音沙哑,却充满磁性——

  “小瑞,我想邀请你做我的女伴,出席这场宴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