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心昭昭向明月

第二十一章:脸红心跳

我心昭昭向明月 时白呀 3297 2019-03-06 09:00:00

  温瑞惊讶地抬起头来,他不知什么时候站得离她这么近,她猛然抬头的时候差点碰到他的身体,她怔了怔。

  时申低头注视着她,他的眉目清俊沉静,瞳仁漆黑深邃的仿若深海,神情是少有的郑重认真。

  温瑞心头一跳,匆匆往后退了一步,和他拉开距离,眼神里的惊诧已经褪去,她沉吟了片刻,再次抬起眼时,神态已经恢复平静,她将手里的邀请函还给他:“时申,很抱歉,我没办法答应你。”

  时申垂眸扫了眼她纤白手指拿着的邀请函,没有接过,他知道自己提出这个请求的时候一定会被她拒绝,所以对于她的回答也并不意外,他眸光一掠,语气柔和下来,忽然道:“其实……我也不是很想去,原本这件差事是落在我哥头上的,但他最近不在国内,所以我爸就让我代他去参加,同时也想让我借此机会增长一下见识。”

  时申停了一下,看了眼她手里的邀请函,语气似乎也掺杂着几分无奈:“这上面写着需携带女伴出席,可你知道的,我身边的女性朋友不多,能想到的只有你一个。”

  听他一番话说下来,温瑞心里的诧异早就不止一星半点了,她以往认识的那个时申,哪里会这样温和耐心地跟你解释那么多。

  温瑞的性格一向是心软好说话的类型,别人只要用这样温和的语气跟她说话,她的神情态度也不由得柔和了下来:“时申,这样的商业宴会,我确实不太想去,那些人我都不认识,就算去了对你也不会有多大的帮助。”

  她对这样的宴会确实没什么兴趣,以前舅舅去参加酒会的时候也会询问她想不想一道去,但她对这样的场合实在是兴致缺缺,所以很少去参与。

  “不需要你提供什么帮助,你只要陪我去就可以了。”时申说。

  “小瑞,你不愿意帮我这个忙吗。”

  他的声音低低的,随着夜风拂过她的耳畔,温瑞看到他的眼神清朗如夜空,隐约夹杂着一丝期盼的光亮,他的脸庞俊朗,那双眼又充满着蛊惑人的魔力,就这样直视着你,让你的喉咙卡顿,说不出任何一句拒绝的话来。

  不知道他是不是故意的,这样的他,让温瑞一点拒绝的办法都没有。

  他知道她会心软,他总是在利用她的心软。

  温瑞别开视线,轻叹了一声:“时申,你别强迫我。”

  她侧过脸颊,时申盯着她温润绝美的侧颜,还有她那如天鹅般修长白皙的脖颈,耳边传来她轻轻淡淡的话语声,他的喉结一滚,心脏忽然被撩了一下,感觉有一道小勾子在轻轻勾扯着,心里又麻又痒。

  他忍不住再上前了一步,温瑞身后就是车门,时申抬起手来撑在她身侧的车顶,将她桎梏在身前,俯低了身子,靠近她,从喉咙里低低的闷出一声笑,声音低缓,魅惑至极:“嗯,我强迫你了。”

  “不答应的话今晚就别回家了。”

  他漫不经心的威胁着她,语调慵懒含笑。

  温热的气息拂过脸颊,温瑞觉得耳朵热热的,心脏因为他的话微微颤动着,这样的感觉……这样的感觉让她有些迷茫和不安,她伸手想推开他,但他的胸膛硬的像一块铁,怎么也推不开。

  “时申,你别这样。”她无奈道。

  听着她温温软软的嗓音,天知道时申要忍住多强烈的冲动才不去抚摸她的脸颊。

  他笑着,继续逗她:“我怎么样了?”

  他耍起无赖来真的无人能敌,这里还在大街上,万一被过往的行人看到这一幕多不好,温瑞最终选择了妥协:“你让我考虑一下。”

  时申:“哦,好啊。”

  原本以为这样他就会放过她,可下一秒,就听他说:“就在这里考虑吧。”

  似乎没想到他这样都不放过自己,温瑞微微睁大了眼睛。

  时申却觉得她此时的模样像一只怒目圆睁的小松鼠,可爱极了。

  不由自主地抬起手来,轻轻刮了下她嫩滑的脸颊,时申笑了:“这样看着我干嘛。”

  脸庞被人触碰了一下,轻轻痒痒的,仿佛有一小簇酥麻的电流从血液流经蹿进心里,温瑞心里一紧,她张开唇:“时申,我……”

  她的话还没脱口,就被一阵突兀的手机铃声打断了,时申盯着她一动不动,似乎想听她把话说完,就在这阵铃声响起的时候,温瑞好不容易升起的一丝冲动又退缩了回去,她也无法再开口,见他不动,便出声提醒道:“你有电话。”

  时申看了她一眼,眼眸有些深意,就在第二遍铃声响起的时候,他最终还是放开了手,从口袋里摸出手机,看了眼来电显示,就接起电话,语气有些不善:“喂。”

  周成易说:“申爷,哥几个今晚约在MW酒吧喝酒,你要一起来吗?”

  时申冷冷道:“忙,不去。”

  周成易:“别啊,工作什么时候做都行,兄弟可不是什么时候都能约的,过几天我又要飞了,到时候又没空,今晚难得有时间,而且是陈杨负责买单,来嘛,申爷,免费酒不喝白不喝。”

  时申默了一阵,说:“地址发我。”

  然后就把电话挂了。

  他收起手机,看向温瑞,挑起眼角,询问:“周成易他们约喝酒,你去么?”

  温瑞摇头:“太晚了。”

  时申点点头,他低头扫了一眼,见她手里还拿着宴会的邀请函,心里无可奈何地叹了一声,终究还是不忍心强迫她,这种商业宴会,她不去……也罢。

  他伸手,想从她手里拿回邀请函:“这个,你不愿意去的话就算了……”

  他拿住信封一角,想抽回来,扯了一下,没扯动,时申抬起眼看着她,下一秒,他挑起眉,眼里满含戏谑:“怎么,不让我拿啊?”

  不正经。

  温瑞看了他一眼,她其实想的是,时申自从回国之后已经大大小小帮了她很多次忙,他也只对她提出这么一次帮忙而已,出于人情,碍于情面,她是否应该答应他?

  “我跟你去。”温瑞微低下脑袋,缓缓道。

  时申有些惊讶,眼底转瞬现出一丝笑意,他还故作镇定道:“哦,好。”

  说完,他不知怎的又莫名其妙地问了句:“有衣服吗?”

  他在问他有没有出席宴会的衣服。

  温瑞:“没有。”

  时申屈指抵在唇边,缓缓一笑,五官都变得生动起来:“到时候我帮你准备一套。”

  “不用,我自己会去买。”温瑞拒绝,她不想连这点小事都承他的人情。

  时申没说什么了。

  这里走回家就几步路的事情,温瑞没让他送了:“你去吧,别让他们等太久。”

  时申不理会她的推拒,还是坚持把她送到家楼下,温瑞跟他道别,想把手里一直拿着的邀请函还给他,时申没接,他说:“这个放你那。”

  也行,反正到时候都是一起去的,温瑞就把邀请函收起来了。

  他要走了,温瑞知道他晚上是要去和周成易他们喝酒,她想了想,还是开口叮嘱道:“时申,你……晚上别喝那么多酒。”

  时申一顿,看着她,还是那副散漫慵懒的模样,他嘴上说:“知道了。”心里却万分愉悦,这种感觉就像是妻子在叮嘱前去参加酒局的丈夫一样,时申忽然觉得心情无比畅快。

  他抑住唇边的笑意,抬手揉了揉她的脑袋:“回去早点休息。”

  时申顿了顿,垂眸,声线带笑:“晚安,小瑞。”

  他垂着眼眸,将眉目间那点促狭慵懒都隐去了,他安静地站在她面前,夜风拂过他柔软的发丝,轻轻鼓动着他的衣裳,浑身的气场收敛,整个人忽然显得清润如玉起来。

  这样的时申,这样清风朗月的男人,用低缓动人的嗓音说——

  晚安,小瑞。

  温瑞的心脏被这样的他狠狠地撩了一下,她的脸颊逐渐发烫,心里那阵悸动忽然被无限放大……她此时忽然产生了一个念头,这样的时申又有谁能够拒绝的了。

  对待任何人任何事一向淡静自若的她头一回在他面前产生了一种仓皇的情绪。

  温瑞压下心底的纷杂,对他道:“晚安。”然后就往回走,脚步略有些匆忙。

  她拿出钥匙开门,看到满屋的黑暗时,心里忽然有了一丝后悔。

  哎,刚才不应该答应他的……

  -

  MW酒吧。

  周成易举着酒杯,毫不夸张地跟在场的众人说:“我跟你们讲,刚才申爷在电话里那语气像是要杀人一样,这会儿突然一副春心荡漾的模样,啧啧啧,这很不正常啊。”

  说着,他转向一旁喝酒的时申,问:“哎,申爷,说实话,你是不是瞒着我们在外面找了个相好的?”

  时申瞥他一眼,不说话。

  周成易捂住自己的心脏:“啊,不说话就是默认了,申爷,你这样做对得起我们吗?!”

  陈皓腾了个地让他充分发挥自己的表演,他嗤笑道:“滚蛋滚蛋,别扯上我和我哥啊。”

  周成易抑制不住自己八卦的灵魂,凑上前去问:“申爷,悄咪咪透露下呗,是哪个女人呀?”

  时申看着他,唇边勾起一丝笑意,慢条斯理道:“滚。”

  周成易:“……”

  他们虽然从小一起长大,但时申的保密功夫做得很到位,从来不在人前对温瑞做什么亲昵出格的举动,谁也不知道他对温瑞怀着一种别样的心思。

  在场的估计就只有陈杨是唯一一个明白人了,他拿着酒瓶坐到时申旁边,避着那两人,状似不经意地问:“晚上和温瑞在一起?”

  时申闻言转头看了他一眼,他的指尖轻扣着酒瓶,淡淡道:“嗯。”

  陈杨其实之前也没看出来,这还是从李乔口中得知的,他听言笑了一下,和他心照不宣地碰了下酒瓶,一切尽在不言中:“加油。”

  时申也笑了:“彼此彼此。”

时白呀

这章的申爷撩得我脸红心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