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心昭昭向明月

第二十三章:愿赌服输

我心昭昭向明月 时白呀 3043 2019-03-08 09:00:00

  时申的棋艺不在她之下,两个人很久很久以前有一起玩过围棋,温瑞的印象里,他们两个应该是旗鼓相当,这会儿他提出这个要求,温瑞稍作一想就同意了,但又担心他借此使坏,便加了一句:“不能是太过分的要求。”

  时申挑眉:“行。”

  大抵是五年没见,温瑞竟不知他的棋艺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突飞猛进的这么快,棋下到一半的时候,温瑞的白子已经隐隐占了劣势,反观对面的人,时申支着下巴,神情眉目间分明还带着懒散,但每一步一个落子都沉稳不迫,也没有一丝暂时领先的骄傲得意。

  温瑞收敛心神,将注意力重新放在棋盘上,她这个人最大的优点就是平稳从容,被他暂时领先了也不着急,一步一步不紧不慢地布着自己的局,温瑞下棋的时候也随了她的性格,温和又平静。

  时申看着棋面上渐渐多起来的白子,唇一弯,好胜心也渐渐地被她勾了起来。

  这一局后来被温瑞慢慢赶超上来,两人最后打了个平局。

  时申的目光从棋盘挪向对面,看着温瑞,低声一笑:“挺厉害。”

  温瑞浅浅笑了,她拿起旁边的茶杯喝了一口,然后和他一起把棋盘上各自的棋子收起来,两个人的手都在棋盘上,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故意的,收棋子的时候总是往她这边,两人的手不可避免的有些擦碰。

  就在某一瞬间,温瑞感觉自己的手被他轻轻触碰了一下,她抬起头来,时申看着她,神色如常,唇角浮现一丝浅笑:“你拿的是我的黑子。”

  温瑞低头,看到自己手指确实拿着他的黑子,她‘哦’一声,把棋子还给他。

  “刚刚那局没分出胜负,再来一局?”把棋盘收拾干净,时申问她。

  左右无事,有个人陪自己下棋也挺好,温瑞点头。

  再来一局,温瑞发现他换了个战术,不再继续步步为营,而是突然激进了起来,他的下棋方式看起来毫无章法,温瑞一时间也摸不透他想干些什么。

  直到‘咯’一声,棋盘上,时申落下最后一子,温瑞低头一看,他的黑子已经彻底将她的路堵死了,白子无路可退,她放下手中的棋子,抬起头来,对面的男人笑吟吟地望着她。

  “我输了。”温瑞愿赌服输。

  “说吧,你想让我做什么?”

  时申握着茶杯沉吟着。

  “古筝,还在弹吗?”

  温瑞听见他这么问,愣了一下,没想到他突然问起这个,她默了几秒,答:“偶尔。”

  她是从小就被父母送去学了古筝,后来被姥姥接过去,舅舅还专门给她请了这方面的老师,她这项兴趣也没有荒废,后来还考了级,她是直到上了大学才弹得少了,但基本的功底还在。

  时申想起了往事,他的嗓音微低:“弹古筝给我听吧。”

  温瑞微愣了愣:“现在?”

  时申笑了:“你想改天也可以。”

  书房里倒是有一架古筝,只是很久都没人动了,是之前她留在这里的,但既然他提了这么个要求,温瑞就去把古筝搬到了茶室,拿了块干净的布擦拭,问他:“你想听什么?”

  “随意。”

  温瑞将手平放在琴面上,说:“我很久没弹了,弹得不好,你不许笑我。”

  时申用手背抵着唇边涌起的笑意,眼里流光熠熠:“不会。”

  温瑞低头,安静地看着琴面,她抬起一双纤细的手,轻抚过琴弦,她挑了一首以前经常弹奏的曲子。

  她低垂着眉目,面容清雅温柔,她的琴音清灵,婉约动人,时申的目光落在她身上,一动不动,他神色沉静,可也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他的心跳早已随着她拨动琴弦的那一下,就已经彻底沦陷了。

  温瑞弹完一曲,时申给她鼓掌:“好听。”

  温瑞有些羞赧,她的琴艺早就生疏了,这一曲只是勉强完成了,算不得好听。

  从茶室出来的时候,小七一直暧昧地盯着两人看,温瑞刚跟她说时申和她只是朋友关系,她是不信的,刚刚温老师还特意弹了古筝给那个男人听呢!

  见小七一直盯着自己,温瑞转头看着她:“怎么了?”

  小七低头假装在忙碌自己的事情,她摇头:“没事没事。”

  “这个地方不错,我会经常来光顾的。”时申环视了一圈周围,然后回头对她说。

  温瑞闻言皱了下眉头。

  见她似乎不太乐意的神情,时申调侃一笑:“怎么,打开门做生意,还不许客人上门吗?”

  温瑞还没说话,小七灵机一动,忽然道:“时先生,我们温老师下个月十五号要在中心书城举行签售会,你知道吗?”

  时申一顿:“签售会?”

  温瑞没来得及阻止,小七已经飞快地将自己从书城拿来的宣传单页递了上去:“就是这个。”

  时申扫了眼宣传单页上的内容,温瑞想把单页从他手里拿走:“这个跟你没关系。”

  时申眼明手快的把纸张背到身后,不让她拿走,他轻抵了下唇,笑了一下:“怎么没关系,我也是你的读者。”

  温瑞和他离得近,急着想把宣传单页拿回来,也没注意分寸,凑上前去的时候不小心蹭到了他的身体,时申趁此机会搂住了她的腰,靠在她耳边,嗓音带了一丝低沉,闷笑道:“这么重大的事情怎么不告诉我,嗯?”

  温瑞觉得耳朵一热,这才意识到两人之间离得很近,她赶忙和他拉开距离。

  时申不逗她了,他把单页收起来,手插进裤袋里,漫不经心地说了句:“十五号是周五,我不一定能去。”

  最好别去,温瑞心想。

  时申怎么会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他起了一丝坏心,伸手过去捏了下她的脸颊,一下就放开,他说:“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放心,我会尽量抽时间去的。”

  -

  温瑞是从李乔那里得知她原来也要去参加这场商业宴会,周六那天,两人约好一起去挑选出席晚会的礼服,路上,李乔还在一个劲地追问她为什么会答应来参加这样一场晚宴。

  “这种宴会很无聊的,要不是我爸强迫我,我都不会想去参加的。”李乔一边开车一边跟她对话,“哎,小瑞,你不是一向最讨厌参加这种宴会吗,怎么这次要来……有点反常啊,难不成也是某人强迫你了?”

  温瑞看着前方的路面,‘唔’了一声:“没有。”

  “那是为什么?”

  温瑞沉吟了会儿,如实道:“他帮了我挺多的,这次就当还个人情。”

  李乔抽空笑眯眯地看了她一眼:“不如你考虑一下以身相许啊。”自从知道时申喜欢她之后,每次见面,她在言语上总是有意无意地撺掇她。

  温瑞面无表情:“再胡说八道我就回去了。”

  “行行……我不说了。”李乔说。

  李乔带她去了平时常去定制礼服的品牌店,她一进门,就‘财大气粗’地把温瑞推到几位导购小姐面前:“来,帮她挑几身合适的晚礼服。”

  把温瑞交给她们之后,李乔就自己在西装区逛起来,有位导购员走到她身边,温声道:“李小姐,李总说今年您不能再穿西装出席了。”

  李乔:“……他老人家还管我穿什么哪。”

  导购员笑了笑,向她指引了一个方向:“我们帮您挑选了几套礼服,您可以过来看一看。”

  李乔翻了个白眼,但还是跟她过去了。

  温瑞这边,她看了眼导购员手里拿着的大红色礼服,摇了摇头,语气温和地拒绝:“这个太红了,不适合我。”

  “不会的,温小姐,您皮肤那么白,穿红色正合适。”导购员劝说着。

  见温瑞还是摇头,导购小姐换了套黑色的裙子,问她:“那您看看这套呢?”

  黑色的还可以,但是……这个后背露的有点多。

  温瑞轻声道:“谢谢,我自己看吧。”

  李乔这时候走过来,从导购员手里拿过那两套礼服,一股脑塞进温瑞手里:“这两件挺好看的呀,小瑞,去试一下。”

  “这两件衣服不适合我。”温瑞说。

  “不试怎么知道不适合你,走走走,姐姐陪你一起试一下。”李乔手里也拿了条黑色裙子。

  温瑞拗不过她,最终还是去试了那两条裙子,她从试衣间出来的时候,惊艳了在场的所有人。

  李乔都看呆了,不由得感叹:“哇塞,这也太好看了吧!!这是从哪来的天仙……”

  温瑞被她夸得脸红:“……哪有那么夸张。”

  但最后,她还是没有选择这两条裙子,李乔原本不同意,但温瑞后来去挑了一件别的款式的长裙,穿上身的气质完全不输给那两条之后,李乔才勉强点头同意了。

  当天晚上,时申的手机里收到两张照片,他刚洗完澡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就看到屏幕亮了。

  时申擦着头发走过去,拿起手机,就看到李乔给他发了两张照片。

  是她们今天去试礼服的照片。

  照片上的女人背对着镜头,裙子勾勒着高挑纤细的身材,红色明艳,黑色妖娆。

  李乔:“你家小仙女,拿走不谢。”

时白呀

李乔:请叫我神助攻,谢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