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心昭昭向明月

第二十五章:害怕的事

我心昭昭向明月 时白呀 3436 2019-03-10 09:00:00

  温瑞怔然过后,抬起头来,时申已经撤开了视线,她只看到他线条硬朗的下颚还有漠然的神情。

  时申掀起眼看向面前的几个男人,目光一一从他们手里拿着的名片扫过。

  男人们忽然感觉到自己被一阵无形的气场压迫着,后背很快升起了一丝凉意。

  为首的男人正准备说话,手里的名片就被人拿走了,其余两人也是,还没回神,手里的名片就不见了,时申代替温瑞将他们的名片接过来,看了眼他们各自代表的企业。

  “方华集团,祁正公司,KM国际。”时申的视线从几人身上掠过,说:“我记住你们了。”

  他的声线缓缓,语气不轻不重,却足够摄人。

  那几个前来搭讪的男人虽然不知道眼前这人究竟是什么来头,但单看气场做派就已经让他们浑身一颤,猜测应该是很厉害的人物,他们纷纷在心里哀道,别,千万别记住。嘴里道:“咳,打扰了两位,我们先告辞了。”

  人被他吓跑了,他的手还搂在腰侧,温瑞见他还没有松开的意思,便出言提醒:“时申,手放开。”

  她的话一脱口,时申没有动静。

  温瑞还没有察觉到他的异常,只是见他不松手,稍稍挣扎了一下。

  时申原本就因为刚才有人前来跟她搭讪而心情不佳,这会儿见她这么抗拒自己的触碰,他的眼神倏地一沉,他看着前方,忽然自嘲地笑了一声。

  听到他的笑声,温瑞抬起头来,看到他骤然冷漠的神情还有唇边的轻嘲,她微怔。

  空气在两人之间静止了几秒,直到时申松开手,他将手收回来放进西装裤袋里,转身背对着她,可有可无地笑了一声:“无聊的话那边有东西可以吃,陌生人的名片就不要收了,别人搭讪也不要理。”

  “我先过去了。”时申说完,也不等她回应,就径直离开了。

  温瑞看着他修长的身影走远,她缓缓垂眸,因他的离去,她在这瞬间忽然感觉到内心深处空缺了一块,变得空荡荡的。

  “喂,小瑞。”李乔跟人寒暄完,过来拍了下她的肩膀,她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看到她站在这里,只是说:“傻站在这里干什么?”

  温瑞有些慢半拍地回头,见到是她,她眉目微弯,朝她笑了笑。

  李乔察觉到一丝异样,问:“怎么了?我走了之后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温瑞摇头:“没有。”

  “没有你怎么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李乔才不信。

  温瑞不知道怎么说,索性转移话题:“你饿了吗?”

  “早就饿了,被陈杨那混蛋耽搁着,害得老娘一下午没吃东西呢!”李乔果真没再继续追问,她拉着温瑞走向宴会厅一旁摆设的西餐桌,“走,小瑞,我带你去吃东西。”

  温瑞也是一下午没怎么吃东西,来之前明明觉得肚子饿了,但很奇怪,这会儿不知道为什么看着一长桌的精致佳肴,没有半点食欲。

  李乔带着她逛了一圈,自己盘子里已经装了好几样食物了,她回头瞧见温瑞手中端着的空盘,有点纳闷:“小瑞,你怎么不吃啊?”

  温瑞微笑:“我没什么胃口。”

  李乔夹了点东西放在她的盘里:“没胃口多少也要吃点,这一晚上还长着呢,不吃点东西怎么熬得过去,真把自己当小仙女啊,不用吃不用喝的。”

  说着,她突然埋怨起时申来:“申爷也真是的,带你来又把你晾在那里,好歹带你过来吃点东西。”

  温瑞:“你别这样说他。”

  李乔睨她一眼,笑着调侃:“哟,这会儿想起来要护短啦。”

  “别胡说。”

  李乔看她这副模样,正想打趣两句,冷不防后面突然有人凑过来:“有什么好吃的。”

  李乔被吓了一跳,手里的盘子险些都端不稳,回头瞧见身后贴过来的人,她怒道:“陈杨,你有病啊。”

  陈杨不明白她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他听言皱了皱眉,说:“注意点场合。”

  李乔瞪他一眼:“我要是不注意场合,早就一拳头揍你了。”

  温瑞在旁边听他们斗嘴,笑了,过了几秒,她的眼睛看向跟随陈杨一起过来的人。

  时申低头看着手机,神色漠然,对周遭的一切漠不关心的模样。

  他也跟自己一样,一下午没吃什么东西……温瑞看了眼自己手里端着的盘子,半晌,她拿起一旁的叉子,走过去,在他面前停下,她轻声询问:“时申,你要不要吃点东西。”

  时申头也不抬,道:“我不饿。”

  他冷漠的态度让温瑞好不容易升起的勇气全都退缩了回去,先一步低头,这已是她在这个时刻能做到的最大让步,可是他却丝毫都不领情,于是她也静默下来,不说话了。

  陈杨和李乔也瞧出两人之间的不对劲了,他们彼此对望一眼,再把目光放回两人身上。

  气氛突然变得沉凝起来,李乔朝陈杨使了个眼色,然后上前对温瑞说:“来,小瑞,我们去那边,那边好吃的东西比较多。”

  温瑞跟她走了。

  陈杨看着李乔拉着人走远,他往旁边看了一眼,问:“发生什么事了?”

  “没事。”时申收起手机,拿起旁边的酒杯一饮而尽。

  陈杨一笑:“没事摆脸色给谁看呢。”

  见他不说话,陈杨起了一丝开玩笑的心思,他说:“她今晚太漂亮了,全场大半的单身男士都在看着她,注意留点神,说不定下一秒就有人迎上去了。”

  时申淡淡地睨他一眼:“多事。”

  这一厢,李乔拉着温瑞走到餐桌末尾,她斟酌了一下,询问:“小瑞,你和申爷吵架了?”

  温瑞神色淡然:“没有。”

  “也对,你这性子谁跟你吵得起来。”李乔嘀咕了句,然后问:“那你们俩……是谁在生谁的气呢。”

  温瑞沉默,眼睛安安静静地看着地板。

  半晌后才道:“不知道。”

  看着她的神情,李乔也不敢多问什么了,她咳了一声:“嗯……我们不说他了,吃东西吧。”

  温瑞吃了几口,实在没什么胃口,她就把餐盘放下了,跟李乔说:“我去外面透下气。”

  她走到宴会厅一侧的露台里,自己一个人独自待着,身后是璀璨华丽、觥筹交错的场景,外面的夜色凄清,温瑞在这时突然也生出几分寂寥惆怅的感受,忍不住想起远在大洋彼岸的岑琋。

  如果换做是她的话,在这样的场合,一定是非常优秀,能够游走于各色人之间,成为大家所钦佩并且瞩目的对象,也可以站在那个人的身边,与之媲美吧。

  不知怎的,忽然就开始胡思乱想了起来,温瑞收起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她穿的单薄,在外面站久了有点冷,正准备回去的时候忽然感觉到肩膀一沉,一阵熟悉的气息包裹着她。

  时申把西装外套披在她身上,他伸手解开了白衬衫最上方的一颗扣子,视线眺望着外面的城市街景,随即,他转头看了她一眼:“进去吧,外面冷。”

  “嗯。”温瑞望着他静了几秒,点了点头。

  时申转身往里走,走之前说了句:“跟着我,别乱走了。”

  温瑞乖顺道:“好。”

  她跟着时申进去,很听话地跟在他身旁,听着他和别人攀谈,自己偶尔也会跟对方携带来的女伴交流几句,只剩下他们两个人的时候,彼此都沉默着,谁也没有提起刚才发生的事情。

  他们在宴会结束前半个小时就提前离场了,一起的还有陈杨和李乔,他们两个道别之后就先离开了,时申带着她站在酒店门口等张伯来接。

  坐上车之后,也跟来时一样,两人各据一方,谁也没有开口说话,只是萦绕在他们之间的气氛已经跟来时大不相同了。

  车里一片寂静,温瑞的视线放在窗外,她的目光静默,望着车外的路灯一盏一盏从眼前划过。

  她向来不是个主动的人,身边的人不开口说话,她也只会这样一直沉默下去。

  这样的沉寂让车内的氛围降到了冰点,温瑞的视线始终看着车窗外,放在腿上的手却悄悄地蜷缩起来。

  车子停在了小区路口,温瑞解开安全带,对驾驶座上的人说:“谢谢张伯,我先走了。”

  张伯说:“好的,温小姐,你慢走啊。”

  温瑞看了眼身侧的男人,抿唇轻声:“我走了。”

  时申:“嗯。”

  温瑞打开车门,车内的男人依旧毫无动静,她在车外面停了一下,也不知道自己在等什么,她眼眸一敛,将车门关上了。

  等人走远了,张伯刚想问后座的人可以走了吗,就听见时申说:“张伯,你在这里等一下。”

  然后人就打开车门下去了。

  张伯笑了笑,摇头,哎,这帮小年轻啊……

  温瑞走在前面,不知道时申跟在她身后,时申跟她相隔了十几米,也不打算靠近,就这么不远不近地跟着,走到半路的时候,觉得喉咙干涸,烟瘾又犯了,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烟和打火机。

  他眯起眼睛看着前方那道清丽的身影,轻轻从口中吐出一团烟气,仿佛郁结在心里的那团不知名的火气也跟着烟消云散了。

  他懒洋洋地扯开唇,自嘲一笑,从头到尾都是他的问题,自己跟她生什么气。

  温瑞上楼了,时申停在楼下,找了棵大树遮掩,看着她安全到家。

  等屋内的灯光亮起,时申才从树后出来,他将烟含在嘴里,深吸了一口,眼底黯然无光。

  脑海里忽然想起了很久以前他听到的对话。

  ——小瑞,你是不是喜欢时申?

  那是温瑞还在上大学的时候,有一次李乔这么问她。

  他记得她沉默了许久,才回答。

  ——我一直将时申当成我最好的朋友,李乔,就和你一样。

  那道记忆里的声音跟今晚,甚至跟以前每个日日夜夜的声音一样,永远温淡、平静、从容。

  这段对话就像凝结在他心底的一道伤痕,他为此逃避了五年,而现在回想起,这道伤口依旧鲜血淋漓,没有任何痊愈的迹象。

  他在生气吗。

  他只不过是怕,他做了那么多都是徒劳的,无论他做些什么,言语上给些什么暗示,她不喜欢自己,就永远都不会喜欢。

  他只不过是害怕这样,而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