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心昭昭向明月

第二十九章:无情冷心的人

我心昭昭向明月 时白呀 3380 2019-03-14 09:00:00

  温瑞一愣。

  年轻护士说完之后收拾着物品离开了。

  温瑞回过头的时候,就看见时申看着她问:“她说什么?”

  温瑞走到他身旁坐下:“没说什么。”

  经历了昨晚那样的事情之后,两人独处时气氛有些尴尬和沉凝,他们坐在注射科门外的椅子上,这里没什么人,周围很安静,温瑞低头看着自己的手心不说话,身旁的男人拿起手机不知道给谁打了个电话。

  他的声音带着厚重的鼻音,声线低沉沙哑:“是我,帮我请一天假……嗯,有点发烧,请假的事别告诉上面。”

  温瑞听到他和手机里的人对话,然后似乎是电话里的人提到了某些关于技术上的问题,时申就跟他探讨了起来,说的话带着很强的专业性,温瑞听不懂,最后他们结束对话的时候,时申说了句:“好,我想办法处理。”

  他挂断了电话,温瑞静了片刻,开口问道:“生病的事情不告诉家里人吗。”

  时申手里把玩着手机:“没多大事,不用说,免得他们担心。”

  “嗯。”

  “你会替我保密吧?”时申转头看着她。

  “我不会说的。”温瑞说。

  时申笑了。

  温瑞避开他的视线,不去看他唇边的笑意。

  时申看着她淡然平静的面容,忽然想起昨晚那个让他似梦似醉的吻,心里一阵悸动,他放低了声音,说:“我有点饿了。”

  温瑞仍旧不看他,听言,心想他确实是一个早上没吃东西了,便问道:“你想吃什么?”

  “随便。”时申其实也没多饿,就是想让她理一下自己而已,所以才会跟她搭话。

  温瑞哪里知道他心里这点小心思,她说:“你等我一下。”

  时申飞快应道:“好。”

  温瑞去了医院附近的早餐店,帮他打包了份青菜瘦肉粥还有两个馒头,回去之后把手里的早餐递给他,时申接过来,神情似乎迟疑了一下,温瑞以为他是不喜欢吃这些,解释道:“不要挑,你生病了,只能吃些清淡的东西。”

  她买的东西,无论什么他都会吃,又怎么敢挑,时申看着她说:“我不挑,你买的我都喜欢。”

  他说这样的话总是有意无意地透着暧昧和亲昵,温瑞坐回他身旁,没应话。

  “刚才的门诊费还有早餐钱,多少,我转你。”时申说。

  温瑞:“不用。”

  “那等我病好了,改天请你吃饭?”

  温瑞还是摇头:“不用。”

  她沉吟了片刻,想着正好可以借此机会跟他把话说清楚:“时申,你以后不要再晚上一个人跑来我家了,这样……不太方便,也不合适,也会对我造成一定程度的困扰。”

  时申脸上的神情一顿,似乎没听懂她话里的意思,他不明意味地笑了,反问她:“觉得我是个麻烦?”

  温瑞说:“不是的,只是……晚上,不太合适。”

  时申看了她一眼,眼眸幽深黯然,他点点头:“我明白了。”

  “还有。”温瑞顿了顿,她压下心底的情绪,没有看他,声音清清冷冷的,理智而冷静,她开口道:“昨晚那样的事情……我不希望有第二次了,不管你是抱着什么样的想法,把我当成谁,如果再有一次,连朋友都没得做了。”

  时申听她说完这番话,身体一僵,感觉浑身的血液在这瞬间都冷然凝固了起来。

  有点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所以他这是,还没开口……就被拒绝了吗?

  时申感觉自己的心思就像被人剖白放在太阳底下暴晒,逐渐萎缩,逐渐干涸,他低头看向光洁的地面,脸上没什么神情,眼底黯然无光,他听到自己笑了一声:“所以,你是知道我的心意的,对吗?”

  温瑞不语,她默认。

  “就因为我对你做了那样的事情,所以你生气了,也不打算给我机会了,是吗?”他的声音淡淡的,有些虚无缥缈,他在质问她。

  不是的。

  温瑞捏紧了自己的手心,原本不应该这么快挑破这个话题的,如果不是他昨晚吻了她,她会一直逃避下去,跟他保持着这层不远不近的关系,之前他们也一直都是这样的……可是,他在做出那样的事情之后,如果她不明确表态,他只会以为她是在默许,默许这个吻,也默许他的心意,那样只会给他徒增信心,到最后得一场空。

  她不希望变成那样,所以有些事情提前说清楚了,大家还能跟之前那样,继续做朋友。

  还有最主要的,岑琋快回来了,她不能再纵容他与自己之间存在着这种暧昧不明的关系。

  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不是的,时申,我和你,我们两个,不合适的。”

  “哪里不合适?”时申抬头望着她,眼神里带着执拗。

  温瑞:“家庭背景、身份……都不合适。”

  时申张了张唇,想说些什么。

  温瑞却好像知道他要说些什么似的,她接着道:“还有最重要的,我如果对你有那种感觉,我们两个……早就在一起了,也不会等到现在。你明白吗?”

  她说的每一字每一句都像凌迟在他心间的刀,时申觉得心脏痛得快要麻痹过去了,脑袋也很痛,浑身上下没有一处是不疼的。

  就这么绝情,连一丝一毫的机会都不留给他吗?

  他到底是……哪里不好?

  他低头艰难地扯了扯唇,一笑道:“我不急,我可以等你喜欢我的。”

  温瑞垂着脑袋,她看着自己的掌心,感觉有什么正从心底流走,她的眼睛似乎看到了一片空空茫茫,她说:“时申,我们之间不可能的,你不要再有这种想法了。”

  “为什么不可能。”时申笑了,重复了一遍:“你都没有给我机会,为什么不可能。”

  温瑞感觉到自己的眼眶正在阵阵发烫,她捏紧了掌心,说:“因为我不喜欢你。”

  时申唇边的笑意一僵,心里一阵接一阵的发凉,他说:“你不喜欢我什么,觉得我哪里不好,我可以改。”

  温瑞看到他这副模样,心底掠过一阵心疼苦涩,可是这些冷漠拒绝的话已经说出口了,她已决意不给自己留任何退路,她的态度更加强硬和坚决:“对不起,时申,你很好,只是我没有办法接受你的心意。”

  时申垂首沉默着,他神态颓然的,后背靠在座椅上,似乎终于明白了她话里的意思,他抬手遮住眼睛。

  过了许久。

  “温瑞,这么多年……你就对我一点感觉都没有吗。”

  温瑞沉默,眼眶湿热。

  良久都没有得到她的回音,时申淡淡扬起唇角,轻轻的,嘲讽地笑了。

  他忽然想到很多年以前,在他意识到自己喜欢她之后,他的眼里心中一心一意的就只有她,甚至为了她跟家里闹翻,因为那时候父亲想让他去参军,他们时家有个规定,凡是男孩子在年纪满了之后都要被送到部队去训练一段时间,这一走就是两年,他不想离开温瑞那么久。

  所以他跟父亲吵架,每次都不欢而散,最后还是自己的兄长出面劝服了他。

  既然决定了要离开,他担心自己不在的这两年温瑞那边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变故,所以想要把自己的心意告诉她,他相信他们从小一起长大,温瑞不至于对他一点感觉都没有,所以他跑去找她,约她在年底那天,一起去世纪广场跨年,他想借着新年的钟声敲响之际,跟她告白。

  但人算不如天算,所有计划好的事情总是会有发生变故的时候,他无意间听见温瑞和李乔的对话,李乔询问她:“小瑞,你是不是喜欢时申?”

  他当时只是恰巧路过,听到这个话题,脚步就定住了,闻声,他心跳骤快,也满怀期待。

  然后,他听到了温瑞的回答:“我一直将时申当成我最好的朋友,李乔,就和你一样。”

  她的声音如往常般清静从容,不带任何迟疑的,就像一盆冷水,将他心里那团热烈的火焰浇灭的一干二净,他从来没有那么狼狈过,几乎是不假思索的从那里离开,不敢在她面前出现,也不敢上前质问清楚。

  跨年夜那天他没有出现,他收拾了行李搭上了去往部队的车,悄无声息的,除了家人之外没有跟任何人联系,带着一颗混乱不堪的心,踏上了未知的路途。

  他走了整整五年,两年的部队训练完毕之后,父亲摆了两条路在他面前,一个是回来公司帮忙,另一个就是出国去进修,他选了后者,想到温瑞说的话,他下意识的就想逃避,所以紧接着人就去了国外,他没跟任何人联系,也生怕听到她的消息。

  他一直以为经过这五年能够改变一些什么,至少能让她心里因为他的不告而别产生一丝眷恋,这样等他回来之后,或许能改变她的心意,让她喜欢上自己,可是到头来,他才发现,从始至终,满怀着一腔情意、一厢情愿的人只有他自己而已。

  无论他做些什么,温瑞都不会有丝毫动容,因为她就是这样一个无情又冷心的人啊。

  -

  刚才的年轻实习护士过来换吊瓶的时候就发现两人之间的气氛不对,她换完吊瓶之后,就悄悄地问温瑞:“跟男朋友吵架了?”

  然后她就看见眼前这个漂亮清秀的女人对她一笑,声音依旧是让人如沐春风的温柔,她说:“你误会了,他不是我男朋友。”

  年轻护士有些尴尬,她连声道歉:“对不起,我以为你和他……”

  “没事。”

  挂完吊瓶之后,温瑞和时申离开医院,两人一路沉默着走到停车场,见他精神状态不是很好,温瑞说:“你要去哪,我送你。”

  时申没有回头,他的声音很淡,不带丝毫情绪:“不用。”

  温瑞停在原地,看着他打开车门,坐进驾驶座,启动车子,他看着前方,两人隔着挡风玻璃对视了一眼,他很快就挪开视线,挂了档,从停车位出来,经过她身边也没有停留。

  温瑞看着车子绝尘而去,她收回视线,低下头,眼泪终于夺眶而出。

  心脏早已疼得无法呼吸了。

时白呀

这是我有史以来写过的最让人心疼的男女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