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心昭昭向明月

第三十章:难过的心

我心昭昭向明月 时白呀 3360 2019-03-15 09:00:00

  威子接完时申的电话之后,跟他同个项目组的成员就凑上来询问:“申爷说什么了,怎么到这个点都还没来?”

  威子没多想,顺口说了句:“发烧,请假了。”

  几个成员小声欢呼了一下:“那我们今天岂不是可以放松一天了?”

  威子瞥了他们几个一眼,喝道:“放松个屁,你看看你们这两天出的是什么项目数据,还不赶紧去重新整理,我跟你们说,这份数据要是被申爷看到,你们几个还不死定了!”

  几个人闻声,皆不以为意。

  威子跟着时申为了赶项目已经连续通宵好几天了,昨天剩一点收尾工作,时申就让他先回去了,不知道他后来自己加班到几点,这么熬下去,身体铁定垮,果然今天就发烧生病了。

  威子坐在电脑桌前写工作报告,转眼就看见在电话里说要请假的人出现在眼前,他愣了一下,瞪大了眼睛:“申爷,老大,你怎么,不是生病请假……”

  他一句话都还没完整说完,就看见时申眼都不抬一下,面无表情地从他面前经过,径直走到里面,推开了办公室的门。

  威子感受到了一阵低气压从自己面前掠过,他后背一凉,顿时噤了声。

  整个办公室的人都跟他有同样的感受,前一秒还有人在说话,时申来了之后,大家都赶忙埋头做事,话都不敢吱一声了。

  坐在威子旁边工位的另一组项目负责人悄悄凑过来,询问:“威子,申爷这是怎么了?”

  威子也一脸茫然:“我也不知道。”

  “要不你进去刺探一下军情?”

  威子怂了:“我不敢。”

  也不用他去‘刺探军情’了,没过多久,办公室的门就被人重新打开了,大家立马都正襟危坐起来,时申还在生着病,脸色不太好,此时他冷着一张脸,手里拿着份文件,经过威子的工位,走到其中一张办公桌前,坐在这个工位上的人就是刚才在威子挂断电话后上前搭话的人。

  那人见时申走到他办公桌前,被他的气场震慑,冷汗都冒出来了。

  “申、申爷,您找我啊?”

  时申把文件扔到他桌面上,他脸色沉着,眉目冷厉,压抑着怒火道:“下次再给我出这种数据,你们几个人立马给我收拾东西滚蛋!”

  那几人顿时吓得不敢说话了。

  他离开之后,威子坐在位置上轻声呢喃:“我天,老大这是吃火药了吧……”

  时申将自己关在办公室里,他一直埋头处理工作,没让自己停歇过,他的体温又升起来了,坐在办公桌前一直咳嗽,头痛得几乎无法思考,他这一整天都没有进食,就连水都没喝几口,晚上处理完工作之后,已经是深夜了,他从公司开车出来直接去了酒吧。

  陈杨到的时候,就看到某人坐在酒吧角落的沙发里已经喝得酩酊烂醉了,时申拿着酒瓶,仰起头,给自己灌酒,他喝得急,酒液顺着嘴角滑落到脖颈上,整个人透着种别样的颓靡魅惑的帅气,勾得不少女孩子往这边看,有些大胆点的,直接上前搭讪,只不过时申没理,只顾着喝酒,有些缠得紧的,他一个冰冷的眼神扫视过去,低声说了句‘滚’,对方就不敢靠近了。

  陈杨看到他把自己喝成这副模样,皱了皱眉,走过去直接将他手中的酒瓶拿走了。

  “你不要命了?”

  同样的话时申今天也在另一个人口中听到,他垂着肩膀,脸上浮现一抹嘲讽的笑意,眼眸却是深深冷意,他道:“酒还给我。”

  陈杨:“你自己什么身体情况不清楚吗,发烧还喝酒,我看你真的不要命了。”

  “老子人都没了,要命干什么!”时申低吼道。

  陈杨闻声一愣,他们是这间酒吧的常客,刚才也是酒保给他打电话他才知道时申在这里买醉,他来之前只听说他生病了,并不清楚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

  时申是真的喝醉了,他吼完这句话之后,整个人都陷进沙发里,他抬手遮住脸,低声喃喃:“老子到底哪里是不好,她就对我一点感觉都没有吗……我一颗心都快掏出来给她了……”

  “温瑞她……看都不看一眼……老子到底是哪里做的不好了……”

  “她就这么不喜欢我……”

  ……

  陈杨听着他一个人喝醉酒后胡言乱语,大概也知道了在他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温瑞跟他们从小一起长大,他们都很清楚她的脾性,她跟别的女孩子都不一样,像她这种性格冷静坦荡的人,从她口中说出的不喜欢,那大约就真的是不喜欢了吧。

  也难怪时申会不顾自己的身体状况,只想来借酒消愁。

  可尽管如此,陈杨也不能让他这么不要命的再喝下去了,他帮忙结清了酒钱,拖着时申出了酒吧,他人喝得快要醉倒了,脑子也因为发烧已经意识不清了,陈杨直接将人送去了医院。

  -

  隔天,温瑞吃完早餐过后,抽空去看了下手机,发现屏幕上占了满屏的微信聊天,是昨晚有人在群里说话。

  周成易昨晚带头在群里问:“申爷怎么样了?没事吧?”他也接到酒吧酒保的电话了,但他人在国外,没办法过去,他听说时申出了点事情,所以才在群里这样问。

  陈杨回答他:“我到的时候人已经醉的意识不清了,现在送医院挂急诊了,医生说高烧不退,情况有点严重,要住院一晚。”

  李乔:“啊?申爷怎么了,怎么发烧这么严重还跑去喝酒啊。”

  陈皓:“哥,那你今晚还回来吗?”

  陈杨:“不回了,我今晚留在医院照顾申爷。”

  温瑞看完他们的对话,站在原地静默了许久,她点开跟陈杨的微信界面,给他发消息。

  她在输入框里打字:“陈杨,他现在怎么样了?”这行字打完正准备点发送的时候,她停顿了几秒,温瑞垂着眼眸,指尖顿了片刻,还是将这句话发过去了。

  陈杨过了一会儿才回:“不太好,他昨晚喝多了酒,一直在吐,半夜都烧到三十九度了,这会儿体温才降下去一点。”

  温瑞从他的话语里都能想象时申现在的样子,她的心脏一揪,一时间不知道该回些什么好。

  手机一震,陈杨问:“你今天有空要过来看看他吗?”

  温瑞默了半晌,回道:“我不过去了,麻烦你好好照顾他。”

  -

  “温老师,到时候我们在大厅这个位置摆几张椅子拼在这里可以吗?”小七正在筹划过几天她们自己举办的一场茶艺活动,邀请一些老顾客过来,大家聚在一起品茶交流。

  半晌都没听到回应,小七转头往身后看了一眼。

  温瑞对上她的视线,她眉目平静温和地笑了:“可以的。”

  小七这两天跟温瑞相处下来,觉得她好像有点奇怪,但是具体的又说不上来,她压下心里的疑惑,跟她继续讨论着自己的想法,等所有一切都确认完毕之后,她点头:“好,那我们到时候就这么安排吧。”

  温瑞一笑:“辛苦你了,小七。”

  “没事儿。”小七说完,她看着温瑞的神色,犹豫了一下,开口问道:“温老师,你是不是有什么事儿啊,我看你这两天好像有点心不在焉的。”

  温瑞淡淡摇头:“我没事。”

  “你是不是最近没有睡好?”小七兀自猜测道,见她沉默,便道:“我妈那天从老家带回来一个土方子,说是治疗睡眠问题的,特别有效,我回头把那个方子带过来。”

  温瑞浅浅笑了,没有说什么。

  她晚上回家的时候,看到她家对面的广场正在播放露天电影,她家对面的小区是近几年由旧城村改建的新楼房,底下有个大广场,物业在这里搭了个大荧幕,每隔几个月都会在这里投放一场电影,播放的电影都是些年代片,年轻人都不感兴趣,只能吸引一些闲来无事的老人家。

  温瑞路过广场的时候,眼睛瞥见大荧幕上正在播放的画面,她停在原地,风轻轻吹动着头顶上的树叶,她静立了片刻,走过去,在最后排找了个空位坐下。

  荧幕上投放的是一部很老的黑白电影,这部电影她以前看过介绍,讲述的是旧社会时期,男女主之间因为各自的身份地位差距,导致彼此深爱却无法相守的凄美爱情故事。

  温瑞坐下的时候电影已经播放半场了,荧幕上英俊的男主角正被家人逼迫着跟一位富家千金结婚……她坐在位置上看得安静专注,晚上风大天冷,坐在前排的几位老爷爷老奶奶都相继离开了,广场的人也逐渐减少,只有她,还有另外零散的两三个人,一直待到电影结束的最后一刻。

  荧幕上的演员演技都很好,演绎的情感真真切切,相爱时如胶似漆的甜蜜,矢志不渝的真挚誓言,直到被迫分离的绝望痛苦……全都让人看得极为动容。

  温瑞看完电影后还待在原地,冷风贴着面拂过,吹乱了她的头发,她伸手将发丝拨到耳后,不经意间触摸到自己的脸颊,她一怔,才发觉自己不知何时竟悄然落泪了。

  “小姑娘,电影结束了还不走呀?我们要准备收场咯。”小区保安走过来准备把椅子收起来撤场了。

  温瑞这才回过神来,她朝对方点了点头,站起身往家的方向走。

  深夜寂寥,温瑞待在书房里看书,今晚不知道是不是受到电影情节的影响,她的情绪一直很低落,看着书面上的文字,总是不经意的走神,看什么都入不了眼。

  就在某个时刻,温瑞低头瞥见书桌前的照片,看到少年时期的时申挺拔如松,脸上带着冷冷酷酷的笑容,眉目恣意慵懒,她突然就想起那天他在医院里,那副悲伤自嘲的神情。

  “温瑞,这么多年……你就对我一点感觉都没有吗。”

  原本平复下去的悲恸情绪在心里翻腾着,温瑞眼眶一热,她双臂环抱着自己,将脸深深地埋进臂弯里,久久的,静止不动。

时白呀

看了大家的评论,大家都在猜小瑞的苦衷是什么~不要着急,剧情会一点点展开的,跟大家保证,现在有多虐以后就有多甜~再坚持多一阵子啦~   ps:恭喜时禾青、微微萌鹿两位小仙女获得《只是刚好喜欢你》特签书一本,请尽快在微博上私信我联系方式和地址哦~新浪微博:路时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