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心昭昭向明月

第三十一章:各怀鬼胎

我心昭昭向明月 时白呀 2994 2019-03-16 09:00:00

  温瑞第二天早上起来发现自己竟然趴在书桌上睡了一整晚,她起来的时候胳膊和肩膀都有点酸,眼睛也是涩涩的,很不舒服,她起身去了浴室。

  温瑞从浴室的镜子里看到自己的眼睛周围红了一圈,脸颊苍白毫无血色,她看了一眼,缓缓垂下眼眸,打开水池的水。

  她刚吃完早餐,家里的门铃就被人按响了,温瑞听到铃声愣了一下,心想这么早,会是谁?

  她走到门边,透过门上的猫眼看向外面,然后就看到小叔和小婶站在门外。

  “小瑞,早上好啊,真不好意思这么早过来打扰你,你吃早餐了没有。”刚一打开门,廖金兰洪亮的嗓音就传了进来,她和小叔两人提着大包小包从门外走进来。

  自从那天不欢而散之后,温瑞就没再跟两位长辈联系了,小叔小婶隔了这么长时间也没有联系她,所以这会儿看到他们,温瑞有点怔忡。

  “小叔,小婶……”她怔然过后,开口道。

  “哎。”温志应了一声,走进来把门关上,说:“我和你小婶前两天刚回了趟老家,带了些特产回来,就想着今儿有空,咱们也很长时间没有见面了,就过来看看你,没打扰到你吧?”

  温瑞从鞋柜里取出两双拖鞋给他们更换,她道:“没事。”

  廖金兰把手里提着的东西递给她:“哟,小瑞,我瞧你这脸色好像不太好,是不是最近没休息好呀?

  温瑞不置可否,请他们进到客厅,温志坐在沙发上,手臂往扶手上一搭,开口道:“小瑞,你这里有没有什么茶叶,泡点茶来喝喝。”

  温瑞淡淡敛眉,把茶具从柜子里取出来刚放到客厅桌上,廖金兰正好从浴室里出来,说道:“小瑞,你这卫生间的天花板怎么漏水呀,滴到我这衣服上都湿了。”

  温瑞:“我也不清楚,今天会请维修工人过来……”

  她的话还没说完,廖金兰打断她:“要我说你当初就不应该从你舅舅那搬出来,你看搬来这地方又老又破,住别墅多好呀,房子又大又漂亮,卫生还不用自己搞,你看看你傻不傻。”

  温瑞闻声一默。

  温志看了妻子一眼,廖金兰连忙道:“小瑞,小婶这张嘴说话比较直,你别介意啊。”

  “没关系。”温瑞低下头冲洗着茶具。

  “对了,温欣找工作那事儿,我听你小叔说已经搞定了?”廖金兰说,“这事多亏了你舅舅,小瑞,你得空帮我们谢谢他,就说改天有空的话,我和你小叔亲自上门拜访道谢。”

  听小婶提起这件事,温瑞的眉目平淡,她放下茶壶,不温不火的‘嗯’了一声。

  廖金兰找话题跟她聊:“小瑞,你很久没有回老家看过了吧,我们房子对面的一户人家家里有三个女儿,最小的那个才二十岁,我和你小叔回去后才知道,那个女孩子今年年初已经结婚了,这会儿都怀孕好几个月了,听说嫁的还挺好,老公家里挺有钱的。”

  温瑞帮他们斟茶,静默不言地听着小婶说话,等着他们说出这一趟前来的目的。

  果然,话说着说着就绕到了她身上,廖金兰问她:“小瑞,你今年二十六岁了吧?”

  “嗯。”温瑞点头。

  “唷,转眼都是大姑娘咯。”廖金兰感叹了一声,接着道:“小婶在这里八卦一句你别介意啊,你有喜欢的对象没有?”

  温瑞执着茶壶的手一顿,没有正面回答她的问题,只是说:“小婶问这个做什么?”

  “小婶是看你年纪也不小了,就想问问看你有没有喜欢的对象,如果没有的话,我和你小叔也可以给你介绍一个。”

  温瑞现在暂时没有谈恋爱的想法,也清楚小婶说这话肯定有她的目的,她垂眸道:“我现在暂时没有这方面的想法。”

  “你看你这孩子就是活得太清心寡欲了,你今年都二十六了,过多几年就三十了,怎么还能没有这方面的想法呢,小婶跟你说啊,女人这一到三十岁就开始走下坡路了,你不趁这机会好好把握这几年的黄金期,以后还谈什么?”

  廖金兰兀自道:“正好,我们这回去老家拜访了你小叔以前的同学,他有个儿子,自己在这外面开公司,听说一年能赚个几百万呢,就是年纪可能稍微大了点,但是没关系,他人长得还不错,而且自己也有房有车,我就寻思着可以把你介绍给他。”

  温瑞眼眸淡下来,声音清冷道:“小婶,我现在不想谈这种事情。”

  廖金兰最不喜欢就是她这副态度,她皱了下眉道:“小瑞,你先别急着拒绝呀,等见过人再说嘛,他等会正好顺路过来,你们可以先见一面。”

  她话音刚落,门铃就响了起来。

  温瑞有些错愕,没想到他们竟然把人都叫到家里来了。

  “瞧,说曹操曹操到,肯定是小赵那孩子来了。”廖金兰起身去开门。

  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站在门外,身材有些魁梧雄壮,相貌普通,赵俊将手中的礼物递过来,喊了声:“阿姨。”

  “哎你说你,顺路过来还带什么礼物呀。”廖金兰笑道。

  温瑞看到男人出现的一瞬间,脸色彻底冷淡下来,她问:“小叔,你们是什么意思?”

  温志说:“什么什么意思?我和你小婶这不是一片好心吗,小赵这孩子年轻能干,自己开公司赚钱,大把女孩子追他,我们是看你只身一人,肥水不流外人田,才想着把人介绍给你。”

  温瑞还没说什么,廖金兰已经把人带到了客厅:“来,小瑞,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赵俊。”说着,她转向身旁的男人,“小赵,这位是我侄女,温瑞。”

  赵俊进来之后就注意到坐在沙发上面容清雅漂亮的年轻女人,目光一下子就定住,他在社会上摸爬打滚这么多年,第一回见到一个女人长相这么精致漂亮,只是单坐在那里,清纯独特的气质就让人挪不开眼了。

  见赵俊的视线整个黏在温瑞身上,廖金兰心里一乐,对身旁的男人小声道:“你看看,阿姨没骗你吧,是不是长得很漂亮。”

  赵俊的目光透着毫不掩饰的轻浮和炽热,温瑞心里极为不舒服,她别过头,面上泛着冷意,坐在那里,一句话都不说。

  偏偏廖金兰还喊她:“小瑞,愣着干嘛,跟人打声招呼啊。”

  以前他们经常有事拜托她去找舅舅帮忙就算了,现如今算是怎么回事,不闻不问,也不顾她的意思,就私自替她决定做主了?可凭什么,就因为她姓温,和他们是所谓的一家人吗,这么多年,他们除了向她索取之外,又何曾尽过一分真正属于亲人间的关怀。

  这么想着,温瑞心里没来由的升起一丝微怒,于是她更加沉默,冷着脸,一言不发。

  廖金兰被她这样的态度弄得有些尴尬,她对赵俊说:“小赵,你别见她这副模样,小瑞她平时很有礼貌的……这样,你先坐,阿姨慢慢介绍你们认识啊。”

  “阿姨,没关系。”赵俊将目光从温瑞身上挪开,笑道。

  他说完,正准备坐下的时候,温瑞冷声道:“不用坐了,我接下来还有事,不方便招待,你们请回吧。”

  “你这孩子!”闻声,廖金兰顿时也来了些脾气,“人家小赵刚来,还没坐一下你就让人走,有你这么没有礼貌的吗!”

  温瑞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人说过她没礼貌,她脸色一僵,放在膝盖上的手蜷缩起,她抿唇不语。

  赵俊赶忙出来打圆场:“没事的阿姨,温小姐既然有事,那我就先走吧,等改天有空大家再坐下来互相认识了解。”

  廖金兰面色一缓:“还是小赵懂事,既然这样,那我们就改天再约出来吧。”

  温瑞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他们几人起身准备走人,温志走在最后,对温瑞说:“你这孩子犯什么倔脾气,小赵这人人品好,又有钱,我跟你说错过这村就没这店了,你还不好好把握,等你再过两三年,哪里还能找到这样的男人!”

  温瑞面无表情,她声色淡道:“谢谢小叔关心。”

  温志‘哼’了一声,走了。

  ……

  赵俊坐在自己的宝马车上,温志和廖金兰坐在后座,廖金兰笑了笑,开口道:“小赵,我这侄女你还满意吧?”

  赵俊回味了一下温瑞的模样,想到可以将这样的人儿据为己有,他就觉得心里痒痒的,一阵畅快,他心情极好的敲了敲腿,从后视镜往后座看了一眼,笑了:“满意,相当满意。”

  “那就好那就好。”温志连忙道:“小赵,那你看看我欠你爸钱的事儿……”

  赵俊发动车子,说道:“温叔你放心,等我把人追到手,你欠我爸那钱啊,就当我给你的聘礼了。”

  温志和廖金兰面上一喜,两人相互对望了一眼,应道:“好好……那就这么说定了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