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心昭昭向明月

第三十三章:被人欺负

我心昭昭向明月 时白呀 3864 2019-03-18 09:00:00

  温瑞被突然出现的男人惊吓住了。

  出现在眼前的男人正是这几天一直缠着她的赵俊。

  赵俊这几天给她发的短信她一个字都不回,按照往常这种情况,以他的身份地位,他才不会拉下脸去追一个三番五次拒绝他的女孩子,但温瑞不一样,她给他的感觉太惊艳了,从见她的第一眼起,赵俊心里就一直惦记着,像着了魔似的,怎么也忘不掉,她越是拒绝,越是冷淡,就越能激发他潜藏在心底深处的征服欲,让人更想得到她。

  所以在她不回复消息之后,赵俊就决定来她家楼下守着,原本以为像她这样温雅文静的人儿晚上多半是不出门,可没想到他刚来的第一晚,就碰到温瑞从外面回家。

  赵俊看着面前他心心念念了许多天的人儿,他歉意一笑:“温小姐,对不起,没有吓到你吧?”

  温瑞缓过神来,看到站在自己跟前的男人,似乎没想到他大晚上的会出现在这里,她愣了一下,随即意识到他是来做什么的,她轻轻皱了下眉。

  “赵先生,我想,我已经在电话里明确表明了态度,希望你不要再做一些徒劳无谓的纠缠。”

  她的态度这么冷硬,倒让赵俊一时半会儿接不上话来,他只好道:“呃没……我今晚就是路过,顺便过来看看……”

  温瑞也不想辨别他话里的真假,她朝他微一点头,转身就走了。

  可刚走两步,赵俊就赶忙上前拦住她的去路,他放缓了声音说:“温小姐,我知道你现阶段还不喜欢我,但没关系的,我们可以先从朋友做起,如果我们相处了一段时间,你发现还是对我全无感觉,我也不会再缠着你了。”

  对方的态度如果很强硬的话,温瑞绝对二话不说就走了,但偏偏他的态度和语气都很缓和,甚至带了点讨好的意味。

  温瑞在心里叹了口气,说:“对不起,赵先生,我想小叔应该有跟你提过我的职业,我是个旅行作家,基本上每年都会在全国各地到处游历,一走就是好几个月,这样的身份会让我没办法在一座城市待很久,我享受这样的生活,现阶段也不想做出任何改变,而恋爱和结婚这两件事情于我而言只是负累。”

  她这番话从来没有跟任何人提起过,虽然只是用来拒绝赵俊的借口,但这也确确实实是她现在的真实想法。

  温瑞自认为已经将话说的很清楚明白了,可赵俊依然不肯放过她,他认为这些都是她为了拒绝他找来的借口,他上前,一把抓住温瑞的手:“你说的这些,我觉得都不是阻碍,我会让你心甘情愿只留在我身边的,温瑞,小瑞,你给我一次机会好吗?你给我一次机会,我会对你很好的……”

  他的手抓得很紧,温瑞皱起眉,想甩开他的手:“赵先生,请你放开我。”

  赵俊不松手,他忽地笑了,兀自道:“啊我知道了,你们这些女孩子都喜欢玩欲擒故纵这一招对不对,就喜欢吊我们男人的胃口,小瑞,你不用这样,只要你跟我在一起,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

  他的神色沉沉的,脸上却带着笑容,那笑容里带着点扭曲的偏执。

  温瑞看得心里一惊,她用力挣扎着,想让他松开自己,她面色一沉,冷道:“赵先生,请你自重。”

  “自重?”赵俊缓慢地咀嚼着这两个字,他笑了,手上用了点力气,一把将温瑞拽到他身边,他靠过去贴在她的脸颊边,轻轻嗅了一下,沉迷道:“真香……”

  男人的气息拂过颊侧,温瑞浑身一凉,她拼命挣扎着,推开他:“你放开我!”她说着,见情势不妙,伸手想去拿手机报警。

  赵俊在这时却突然松开了手,他唇边的笑容猖狂肆意:“我赵俊想要的东西就没有得不到的!温瑞,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心甘情愿地归顺我!”

  温瑞心里又惊又怕,赵俊松开她之后,她立马跑回了家,将门关上,她的心跳得很快,刚才那一幕让她害怕极了,她拿出手机下意识地想打电话给时申,可是她刚按下拨打,又顿时惊醒过来,她连忙按了挂断。

  温瑞眼眶一热,她在门边缓慢地蹲下身,紧紧地抱住了自己。

  -

  赵俊是铁了心不肯放过她,第二天温瑞一早就收到了他的早安短信,经过昨晚之后,她不会再对这个人有任何的心软或者顾及情面,她直接将对方拉入黑名单。

  她起身去给自己倒了杯水,回来之后就接到了廖金兰的电话,她刚接通,还没说话,对方就劈头盖脸的一通质问:“温瑞,你什么意思,你小叔和我一片好心给你找了这么个优质的男人,你拒绝别人的邀请就算了,小赵那孩子都说了,可以先跟你交朋友,你也不愿意,你装清高给谁看呢!”

  温瑞垂眸听她把话说完,眼睛里没什么情绪,她道:“小婶,如果你是为了说这件事,那你不要再打电话过来了。”

  “嘿你这孩子翅膀长硬了是不是!我告诉你……”

  温瑞第一次在长辈还在说话的时候将电话挂断了,她放下手机,窗外的天空一片阴郁,她的心情仿佛也跟着上了一层阴霾,怎么也无法明朗起来。

  想到昨晚男人说过的话,温瑞怕他再来纠缠自己,今天原本不想出门,但是茶舍今天有一场茶艺活动,她必须得去,温瑞想了想,觉得自己不必怕他,如果他再敢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她就报警。

  这么想着,温瑞就没什么好顾忌的了。

  茶舍每个月都会举行一场茶艺活动,今天这场活动也顺利的开展完,小七将东西收拾整齐,她将身上茶艺师的衣服换下来,准备关店回家了,可她路到书房,就发现里面的灯光还亮着,温瑞还没有离开。

  她敲了敲门,询问道:“温老师,你还不走吗?”

  温瑞说:“我等会就走,你把钥匙留下,我来锁门吧。”

  “好,温老师,那你记得早点回去哦。”

  小七走后没多久,温瑞也跟着锁门离开了,她坐车回去,路过楼下的门卫室时,坐在里头的老大爷跟她招呼了一声:“小姑娘,你早上跟我说的那个男人刚才又来咯。”

  温瑞今天早上出门前特意交代了看门的老大爷如果看到赵俊进出这里,就跟她说一声,她听言,脚步一顿,点头道:“我知道了,谢谢阿伯。”

  温瑞没想到这个男人能这么厚着脸皮缠着她,她脚步一转,换了个方向,去了对面的生活超市,她在超市里逛了很久,买了些东西,见时间差不多了,她才回去。

  “阿伯,人走了吗?”温瑞将刚才买来的夜宵递给老大爷,当作对他的答谢。

  老大爷摇了摇头:“还没。”随即笑了,“小姑娘别这么客气。”

  还没走。

  温瑞皱了下眉头。

  已经很晚了,温瑞也不可能这么跟他耗着不回去,可她一想到昨天晚上的事情心里就发憷,想了想,最后还是决定给李乔打个电话。

  ……

  李乔接到电话的时候正在和时申陈杨他们几个在喝酒,看到来电显示之后,她悄悄瞥了眼时申,然后走到一旁的角落里接电话。

  “喂,小瑞啊,怎么了?”

  温瑞打通电话之后又后悔了,她其实可以去附近找家酒店先住一晚的,她犹豫了一下,说:“我……没事了。”

  吞吞吐吐的不像她的风格,李乔说:“你怎么了?有什么事就直接说,支支吾吾的干嘛。”

  听李乔这么说,温瑞便道:“我能去你家借住一晚吗?”

  李乔错愕了一下,当即问道:“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

  温瑞不知道怎么把这几天的事情告诉她,于是她撒了个小谎:“我钥匙忘记带出门了。”

  她不像是这么冒失的人,李乔一听就知道她在说谎,但她想还是等见到面再仔细询问吧。

  她收起手机回去,陈杨见她回来,开口问道:“谁打的电话?”

  李乔说:“小瑞打来的。”话落,她特意看了眼时申。

  男人手里拿着酒瓶,神情淡漠,闻声,一点反应都没有,自顾自地喝着酒。

  李乔收回视线跟众人说:“我这边有点事情先走了,你们继续喝。”

  李乔自从上次和父亲因为工作的事情闹不愉快之后,就自己一个人搬出来住了,她跟温瑞说的也是这个住址,她打车回去的时候,温瑞已经在小区门口等她了。

  温瑞见到她,从长椅上站起来,李乔小跑过去,她问:“小瑞,等很久了?”

  温瑞摇头,她说:“这么晚,没有打扰你吧?”

  李乔嗔她一眼,然后抬手揽住她:“说什么傻话呢,什么打不打扰的,走,小爷带你回家。”

  温瑞闻到她身上的酒味,询问:“你今晚去喝酒了?”

  说起喝酒,李乔就想起自己临走前看到时申的漠然神色,她顿了顿,说:“……对,跟陈杨他们去喝酒了。”

  “哦。”

  李乔带着温瑞进了屋门,让她去客厅坐着,自己去给她倒了杯水,然后就坐在一旁的沙发上,盯着她看。

  温瑞看她一眼:“这样看着我干嘛?”

  李乔用手支着下巴:“我在想,我们家小仙女学坏了哟,什么时候也会对人撒谎了。”

  温瑞动作一滞。

  李乔接着说:“现在可以告诉我实话了吧?钥匙落在家里这种借口搁别人身上我是信的,从你口中说出来……就算了吧。”

  被她拆穿,温瑞微微一窘,她静默了片刻,说道:“你跟我保证不告诉任何人。”

  “任何人……”李乔琢磨了一下她说的这几个字,故意调侃道:“包括谁,申爷吗?”

  温瑞面无表情:“你再这样我就不说了。”

  李乔:“好好好……我错了,我保证不告诉别人,打死我也不说。”

  听完她的保证,温瑞才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她。

  李乔听完她讲述的事情,神情又是震惊又是愤怒,她没忍住飙了一句粗口:“卧槽!温志那两口子这种事情都做得出来!简直是欺人太甚!”

  温瑞低头看着杯中平静的水面,默不作声。

  “娘的,老娘这就去找他们算账,介绍这样的人给你,他们到底是安的什么居心!”李乔快被气疯了,理智全失,她猛地从沙发上站起来,表情凶狠,一副要去跟人打架的模样。

  “李乔,冷静点。”温瑞喊了她一声,她没料到李乔听完这些事之后反应这么激烈。

  李乔觉得自己冷静不了,她说:“他们太欺负人了!”

  温瑞见她这副反应,心情反而松懈下来,她神情柔和道:“李乔,没事,他们欺负不了我。”

  “就你这副呆头呆脑的样子,不欺负你欺负谁!”李乔气愤道。

  温瑞:“……”

  “行了,我给你找套衣服,你先去洗澡吧,这件事情我来想办法。”李乔说。

  温瑞不放心她:“你别乱来。”

  李乔:“放心,我不会乱来的。”

  温瑞不太相信她,李乔跟她再三保证,她才拿着衣服进了浴室。

  可转眼,李乔就回了房间给时申打电话,她打了两三次,对方都没听,她都快急死了,转而又给陈杨打电话,那边很快就接通了,李乔直接道:“申爷在你身边吗?”

  陈杨:“在。”

  李乔:“你把电话给他。”

  那端换了人,很快,手机里就传来时申慵懒淡漠的声音:“什么事?”

  李乔急忙道:“申爷!你再不管管,小瑞都快被人欺负死了!”

时白呀

下章申爷要发飙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