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心昭昭向明月

第三十四章:老子要你命

我心昭昭向明月 时白呀 3148 2019-03-19 09:00:00

  今天的天气依旧是阴冷潮湿的,天空灰蒙蒙一片,乌云沉沉的压在城市上空。

  S市郊区的某个野外训练场,时申戴着护目镜和耳罩,手里拿着一把黑色手枪,对着远处设立的靶子开枪,他瞄准目标,开了几枪,几乎每一发都打中了正中的红心。

  这里是由一片郊外森林改造的野外射击场,时申所处的地方是一处荒芜的小山丘,从这里望出去的天空广阔辽远,他只身一人站在这里,周围环境清寂,风掠过地上横生的杂草,连空气都变得沉冷肃杀起来。

  周成易和陈皓没多久就把人带过来了,赵俊的手脚被人制住,他拼命挣扎着,嘴里喊道:“你们到底是谁,抓我干什么!快放开我!你们知道我是谁吗!”

  陈杨在一旁听着他瞎嚷嚷,淡淡地嗤笑了一声。

  陈皓直接笑出了声,他嘲讽道:“就这样的货色也敢觊觎我们小瑞,啧,真是嫌命长。”

  “申爷,人已经带过来了。”周成易把人推到时申面前,他听完李乔说的那些事之后也是非常气愤,就这样的人也敢缠着温瑞?

  “你打算怎么教训他?”陈杨看着面前已经被周成易和陈皓两人揍得鼻青脸肿的赵俊,问向从一开始就保持沉默,一言不发的人。

  时申将耳罩取下来,挂在脖子上,他活动了一下脑袋,俊朗的面容上毫无表情,护目镜后方的双眼更是森然沉默,眼底是一片漆黑的冰冷深渊。

  “你们先出去。”他开口道。

  “啊?申爷,不用我们留下来帮你吗?”周成易错愕道。

  陈杨见他这副模样,知道他此时心里定然是愤怒到了极致,他叹了一声,说:“我们去外面等你。”说完,就带着陈皓和周成易两人离开了。

  人都走光了,这片小山丘上就剩下时申和赵俊两个人,赵俊看着面前素不相识的男人,抖抖索索地出声问道:“你……你到底是什么人?把我带到这里有什么目的?!”

  时申抬眸扫了他一眼,眼神冰冷无温。

  这一眼看的赵俊浑身发冷,被他身上的强大气场给震慑住,双手双腿止不住的微微颤抖起来,他强迫自己镇定下来,但声音还是忍不住的哆嗦,他咽了口口水:“你你……你快把我放了,要不然等……等我出去了,你就……”

  赵俊的话还没说完,只听‘砰’的一声,就感觉有什么东西贴着耳边飞速擦过,他甚至还感受到了一丝冰冷的触感,他吓得双腿一软,摔在地上。

  时申用的是射击场的枪,枪里头装的都是软弹,并不具备伤人作用,他低头看着被这一枪吓得跌倒在地上的男人,唇角掠过一抹讥笑,他的嗓音泛着一丝冷意:“我听说你喜欢温瑞,想追求她,是么?”

  “关你什么事!”赵俊话落,立马醒悟过来,他道:“你们……你们是不是温瑞派来的!”

  “呵……没想到她外表看着安静柔弱,原来都是装出来的,实际上就是个蛇蝎心肠的女……”赵俊话还没说完,脸上就被人狠狠地揍了一拳。

  赵俊痛的五官都皱成一团,时申将护目镜摘下甩在一旁,揪着身下人的衣领:“你他妈再给老子说一遍!”

  赵俊痛的还没回过神来,身上又被人揍了几下,时申满脸阴沉,眼底积聚着狂风暴雨:“老子他妈放在心尖上疼的人,你也敢碰!”

  他一想到李乔跟他说的那些事,愤怒立马占据上头,再加上这些天积压在心底的情绪,整个人完全丧失了理智般,他握着拳头,一下接一下发狠地揍着身下的人。

  赵俊在地上蜷缩成一团,痛苦地惨叫着。

  陈杨后来觉得不放心,回来了一趟,正好见到这一幕,他赶紧上前拉住他。

  “时申!”

  时申的眼睛充血似的红,要不是陈杨把他拉住,他真能把人揍出个好歹来。

  时申盯着地面上的人,眼睛里仿佛凝结了万丈寒冰,狠道:“滚远点,再让老子知道你缠着温瑞,老子要你命!”

  -

  温瑞最近这两天都没有收到赵俊的骚扰短信,她那天将他拉黑之后,对方又换了好几个号码轮流给她打电话发信息,害得她这几天手机都不太敢用。

  她那天来李乔家借住一晚之后,李乔担心那人再来骚扰,让她索性收拾些衣物去她家住几天,于是,温瑞这几天都住在李乔家里。

  温瑞住在这里,对李乔的好处来说就是多了个全能保姆,她每天一下班回家,就发现整间屋子亮堂堂的,地板被人拖得干干净净,就连她喜欢随处乱丢的小物品都被人收拾着归类放好,最关键的,是每次一回到家就能吃上一口热腾腾的美味饭菜!

  李乔觉得人世间最幸福的事情莫过于此,她坐在饭桌前,对着正解下围裙的温瑞提议道:“小瑞,要不你干脆把你那边的房子退掉,搬来我这里住吧。”

  温瑞怎么会不知道她打的什么主意,她一笑道:“我不要。”

  “别那么快拒绝嘛,你先考虑一下,来我这边住的话我不收你房租哦,这样你还可以省下一大笔钱。”李乔极力劝说道。

  温瑞不为所动:“我不想每天都帮你打扫卫生。”

  李乔:“你不用天天打扫呀。”

  温瑞:“不行,太脏了。”

  李乔:“……”

  掠过这个话题,李乔问:“对了,那家伙这两天没来骚扰你了吧?”

  “没有了。”温瑞说。

  李乔对这件事情心里有个数,但她没透露给温瑞知道,她说:“那就好,我估计那家伙是见你一直不理他,自己觉得没意思就放弃了吧。”

  温瑞淡淡地应了一声:“嗯,李乔,我打算明天就回去了。”

  “你真的不考虑留下来?”李乔眼巴巴地望着她。

  温瑞见她装出这副可怜兮兮的模样,无奈地笑了笑,她摇头。

  李乔有些失望:“好吧,那我明天送你回去。”

  “我自己回去就好。”

  “没事,反正明天周末,我还可以顺便再去你家蹭多一顿饭。”

  隔天,李乔帮温瑞提着行李准备下楼去小区门口拦出租车的时候,正好遇上陈杨开着车过来,车窗降下,李乔看到车里的人后有些愕然:“你怎么在这?”

  陈杨看了她一眼,说:“前天有人跟我说车送去4S店检修了,让我今天过来接你过去提车。”

  听他这么说,李乔才想起来是有这么一回事:“哦对对对,我给忘记了。”她拍了自己的脑袋一下,瞧这记性,不过这会儿遇上了正好,她说:“那正好,我们先送小瑞回去吧。”

  李乔回头对落后一步跟上来的温瑞说:“小瑞,上车吧,我和陈杨先送你回去。”

  “麻烦了。”温瑞跟驾驶座的人打了声招呼,然后打开后座的车门,当看到里面坐着的人时,她一怔。

  李乔也是上车之后才发现后面还坐着一个人,她愣了一下,车内车外的气氛顿时有些沉凝,她转头瞪了陈杨一眼,用眼神示意他怎么不早说申爷在后面!?

  陈杨对车内外的人解释道:“我出来的时候正好遇到申爷,他也要去4S店提车,所以就顺道一起了。”

  温瑞在原地停了片刻,车内的人低头看着手机,听到开门的动静,时申的眉目微抬,转头看向她,这是两人隔了这么久第一次这么光明正大的碰面,时申眸色平淡,看了她一眼,没说什么,他很快就收回视线。

  温瑞眼眸微垂,她弯腰坐进车里,将车门关上,他们几个人处在一个密闭的空间里,空气仿佛都变得有些沉闷凝滞,李乔觉得尴尬,她率先开口打破沉寂:“申爷,哈哈这么巧,你的车也送去4S店检修了?”

  时申不轻不重的‘嗯’了一声。

  气氛顿时又恢复寂静。

  李乔原本准备好的话被他这么冷冷淡淡的一声回应之后,顿时一噎,不知道怎么开口了。

  她很快就放弃了挣扎,算了,尬就尬吧。

  车子发动之后,时申就将手机收了起来,他屈起一只手撑在车窗边,另一只手随意地平放在腿上,视线不知道注视着哪里,神色懒懒淡淡。

  温瑞的余光看过去,注意到他右手手背上凝着几道血痂。

  她看了一眼,收回视线,眼睛看向前方,她静了会儿:“手怎么了?”

  闻声,身旁的人顿了一会儿,似乎才反应过来她是在问他,时申低头扫了眼自己的手,这是那天揍完人之后留下的。

  “哦,前两天不小心撞到了。”他说。

  他的语气漠然,温瑞抿起唇瓣,没再说什么了。

  二十多分钟之后,就到温瑞家了,她跟陈杨和李乔道谢,身旁的人依旧是一副懒散淡漠的姿态,温瑞被他这样的态度一刺,她朝他点了下头,沉默地打开车门。

  她没看到,在她开车门的时候,时申的脑袋往这边偏过来了一点,眼睛余光一直追随着她的身影,他保持着这个姿势不动,微微低下眼眸,眼底漆黑一片,似乎掺杂压抑了众多的情绪,又似乎什么情绪也没有。

  “要不要追上去,人还没走远。”陈杨从后视镜里看了他一眼,问道。

  时申往后一靠,闭上眼睛,疏淡自嘲地笑了:“老子他妈又不是癞皮狗。”话末,他用自己才能听见的声音低低了句:“她不喜欢我,我整天黏在她身边也没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