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心昭昭向明月

第三十五章:梦境

我心昭昭向明月 时白呀 3320 2019-03-20 09:00:00

  S市国际机场。

  岑琋从航站楼里拖着行李箱走出来,她今天穿着一件黑色的长款大衣,头顶架着一副墨镜,长而卷的头发披在身后,整个人显得干练而气势十足。

  她的身旁跟着几个随行的助理,其中一位正在向她汇报着明天的工作安排和行程:“岑总,你看看,如果没有问题的话,我们就先回公司了。”

  岑琋听完助理汇报的工作计划,她开口道:“不急,大家这段时间都辛苦了,先回去休息两天,工作的事情等回公司再说。”

  众人闻声,皆喜出望外,互相对视一眼,然后说:“谢谢岑总。”

  岑琋走出机场,她抬头望了眼此时明艳湛蓝的天空,心里微微松了口气,她这大半年一直在国外跑业务谈合作商,现在回到S市,紧绷的神经终于可以松懈了下来,她只觉万分疲惫,也有些不适应。

  “岑总,需要我送您回去吗?”有位助理走上前问。

  岑琋将墨镜从头顶取下来戴上:“不用,我有人来接。”

  “岑总,那我们先走了。”几个助理跟她分别打了声招呼,就各自离去了。

  岑琋在原地停留了片刻,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岑家的司机很快就把车开过来,司机在路边停好车,就下来帮岑琋把行李箱放进后尾箱里。

  “谢谢李叔。”岑琋说。

  “不客气,岑小姐。”李叔笑说,“您终于回来了,岑先生和老太太都很想你呢,特别是岑老太太,可高兴了,从一大早上就开始念叨你呢。”

  想到半年多没见的家人,岑琋微微笑了,她跟着李叔坐上车,两人闲聊了几句,与此同时,她想到了另外一位许久没见的故人。

  岑琋拿出手机打开微信,看到他们之前在发小群里发的那些消息,她一条一条地翻阅,面上的神情缓和下来,显出一丝松弛愉悦,心里隐约也生出了几分期待。

  她放下手机看向窗外。

  她和时申,也有快五年多没有见面了。

  -

  温瑞这两天感冒了,最近的天气状况不太好,空气湿度大,气温又低,她晚上睡觉的时候没注意,结果第二天早上起来就着凉感冒了。

  “哟,小瑞这是感冒了?”岑老太太从楼上下来,她走到客厅,就听见温瑞在打喷嚏。

  温瑞闻声从沙发上站起来,她朝老太太点了下头,眉目清雅温和,她喊道:“姥姥。”

  “前几天见你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突然感冒了?”岑老太太走过来。

  温瑞揉了揉鼻子,轻声说:“晚上睡觉的时候着凉了。”

  老太太叮嘱道:“最近天气不好,你要自己注意身体。”

  温瑞点头。

  这时,兰姨端了碗姜茶到她面前:“来,小瑞,快把姜茶喝了,驱一下寒。”

  “谢谢兰姨。”

  温瑞在喝姜茶的间隙,兰姨对岑老太太说:“这孩子,生着病不好好在家里待着,还非要跑这一趟,说今天是小琋回来的日子,岑先生让她上家里来吃饭,所以就来了。”

  “要我说,小琋回来了,你们两姐妹今后每天都能见到,也不差这一天是不是。”

  温瑞待在一旁默默地听着两位长辈对话,没有出声。

  岑老太太对她说:“喝完了姜茶就上楼睡会吧,休息一下,小琋没那么快到家。”

  温瑞的感冒没那么严重,但就是浑身提不上力气,听姥姥这么说,她也想回房间休息会儿,遂点了点头,乖顺道:“姥姥,兰姨,那我先上楼睡会了。”

  “去吧。”

  温瑞上楼回了房间,她将窗帘拉上,然后就掀开床上的被子躺了进去,可能是因为生病的缘故,她很快就闭上眼睛睡着了,但睡得并不安稳,她做了一个梦,梦境光怪陆离,梦里的场景情节破碎又怪异,最后不知怎的,竟梦到那天她和时申在医院里,她对他说了那些无情又疏离的话,然后她就看见时申那双漆黑明亮的眼睛一暗,从他的眼神里流露出让人难过的深深的悲伤和嘲讽。

  他说:“温瑞,原来你竟可以这么冷漠无情……”

  温瑞感觉自己的心仿佛被刀剜了一般,痛的整个心脏都在颤抖,浑身冰凉,她看着那个人离她越来越远,越来越远……直到最后消失不见,可她却无能为力,心里的悲恸大于一切,她从未如此深刻地体会过,那种心痛的快要窒息,快要死去的心情……

  再然后,她就醒了。

  梦境过于真实,导致温瑞醒来的瞬间还无法缓过神来,她睁开眼睛,眼神空空茫茫,眼泪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在眼眶里汇集,顺着眼角缓慢地淌过脸颊。

  梦里的场景和画面很快就在脑海里淡去了,只在心底留下了那阵强烈的让人心悸的疼痛……

  温瑞稳了稳心神,她从床上起来,觉得精神更差了,四肢酸软又无力,她掀开被子起身,走到窗边将窗帘打开,然后去房间自带的浴室洗了把脸,镜子里的人脸色差极了,唇色也透着一丝苍白。

  温瑞抿了抿唇,她静了片刻,走到外面从自己的包里翻出一支唇膏,她对着镜子在唇上涂抹了一遍,让自己的气色看起来不至于那么糟糕。

  现在时间已经快五点了,温瑞想起之前岑琋说的航班信息,这会儿应该差不多到了。

  结果她打开房门,就看到楼下的大厅里已经站了好几个人了。

  岑琋回来了。

  温瑞的目光依次从姥姥、兰姨、岑琋身上经过,然后在时申身上停住。

  他……也来了。

  温瑞注意到他身旁放着一个行李箱,是岑琋的,他今天是去机场接岑琋回来吗。

  “小瑞醒了?”兰姨先注意到她,扬声喊道。

  闻声,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温瑞身上。

  温瑞淡淡垂眸,从二楼下来,听见姥姥跟他们说:“这孩子生病了,我就让她上楼先去睡会儿。”

  温瑞走到他们面前站定,依次打了声招呼,随即,她看向站在一旁沉默不言的男人,温瑞神色如常,朝他轻点了下头,最后视线才看向岑琋。

  “琋姐。”她微微一笑,喊道。

  “小瑞。”岑琋道。她们两姐妹从小生活在一起,感情比亲姐妹还要好,这会儿看到生着病脸色极差的温瑞,岑琋皱了皱眉,有些心疼道:“是最近感冒了吗,严不严重,要不要去看医生?”

  温瑞摇头:“不严重,我已经吃过药了。”

  “你要不再上楼休息会儿?”

  温瑞:“没事。”

  “好了,都别站着了,去客厅坐着聊吧。”兰姨出声道。

  原本一直保持沉默的时申在这时对两位长辈开口道:“岑奶奶,兰姨,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小申,你看你大老远送小琋回来,留下来一起吃完饭再走吧。”岑老太太发话道,“你兰姨知道今天小琋回来,特地准备了些很丰盛的菜。”

  时申说:“我们只是在门口碰巧遇到了。”

  刚才他和岑琋两人确实是在别墅门口碰巧遇见了,他帮了她的忙把行李箱提进来,就这样而已。

  岑琋转头看着他,开口挽留道:“奶奶都这么说了,你就留下来一起吃饭吧。”

  时申闻言看了眼温瑞,她微低着头,没有看他,眼睛不知道看着哪里,他的视线接触到她苍白的面容时,他心脏一扯,默了半晌,应道:“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温瑞听到他应了下来,眉目温淡的,目光微不可觉地动了一下。

  要等岑征回来众人才开饭,在这期间,大家就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喝茶聊天,岑琋简单地提及了这大半年她在国外的一些工作和生活,和岑奶奶聊了几句之后,她就看向时申,问道:“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时申喝着茶,说:“有一段时间了。”

  “你当年怎么走的那么突然,之前都没有听你提起过。”岑琋说。

  “嗯,离开是临时决定的。”

  岑琋笑了笑,打量着他:“那看你这模样,这几年应该过得挺好的吧?”

  “还行。”时申微抬起眉眼,反问道:“你呢?”

  “还可以吧。”岑琋道。

  时申淡淡一笑,开口道:“我听说你坐上公司总经理一职了,恭喜。”

  岑琋一笑:“身上肩负的责任更多了而已,没什么值得恭喜的。”

  他们聊着天,温瑞全程安静地坐在一旁,她盯着自己杯子里的水,有点出神,偶尔岑老太太跟她说话,她也会回应两句,只是大部分时间都是沉默的。

  他们说到后来,不知怎的,话题突然带到了她的身上,岑琋也察觉到时申和她之间似乎有些不对劲,两人自从刚才见面之后,从头到尾都没有进行过任何交流,于是她半开玩笑地问道:“时申,是不是我不在的这段时间,你欺负我们家小瑞了?”

  听言,时申和温瑞两人同时愣了一下。

  温瑞回神,就听见时申漫不经心地笑了一声,他说:“我哪里敢。”

  “谅你也不敢。”

  温瑞没说话了。

  六点刚过,岑征就回来了,兰姨将饭菜都端上桌,岑老太太率先站起身来,招呼了众人一声,大家就去到饭厅准备开饭了。

  温瑞因为生病的缘故,没什么胃口,全程只用筷子夹着摆在自己面前的一道青菜,然后吃了小半碗的饭。

  时申就坐在她对面,看到她只吃了这么点,他的眉目微微一皱。

  温瑞吃完饭之后待了没多久,就准备走了,岑琋担心她的身体,想要留她下来:“小瑞,要不你今晚留下来吧,你感冒还没好,就别两头折腾了。”

  温瑞其实不太想留下来,她想了想,轻轻地摇了下头,道:“没事,我还是回去吧。”

  岑琋又劝了她几句,温瑞还是坚持要离开,岑征就在旁边说:“那让老李送你回去吧。”

  温瑞还没开口,时申在这时突然插话道:“岑叔,不麻烦了,我正好有事出去一趟,顺便送她回去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