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心昭昭向明月

第三十七章:心里藏事

我心昭昭向明月 时白呀 3353 2019-03-22 09:00:00

  “哎,小瑞……”

  李乔没来得及喊住她,人已经打开包厢门出去了。

  围在桌前打台球的众人听到她喊的这一声,都停下来,时申转头看过去,只来得及看见那道清丽窈窕的身影消失在门边,他眼眸一敛,掩住眼底的幽然深邃。

  周成易带头问:“怎么了?”

  李乔摇了摇头,说:“没什么,小瑞说出去透下气。”

  温瑞走出包厢,她走到外面空旷的地方的时候,有风轻轻吹过,她才感觉胸腔一轻,压抑着呼吸的那种闷沉的感受终于消散了一些,她抬头看了眼四周,这里的占地面积开阔,她也不知道要去往那里,想了想,索性漫无目的地闲逛起来。

  这里的空间确实很大,环境格局也非常清静优雅,温瑞以前来的时候都没有走过这些地方,也没有发现会所里原来有这么多令人赏心悦目的景色,她就这么走走停停,欣赏美景,心情也变得松快起来。

  夜幕幽深,她穿过一片小竹林,风窸窸窣窣从耳边穿过,竹影在脚下轻轻晃动。

  小竹林背后是一片广阔的空地,从这里眺望下去,可以看到整座城市繁华热闹的景象,还有穿梭流淌在建筑、街巷、道路甚至每个角落的别具一格的斑斓灯火,像一道银河流光,在这座城市形成一道别致的绚丽多彩的风景。

  温瑞所处的地方隔离了这座城市的喧嚣,她站在夜空底下,望着这座渺小的城市,只觉得原本安定的心更加趋于淡然和宁静。

  她享受这种感觉,一时半会儿也不想离开。

  只是,她站在这里看城市的万家灯火,殊不知,自己也成了别人眼中一道独特的景致。

  在她身后不远处的一座蜿蜒曲折的回廊里,时申靠在柱子旁,借着前方的竹林遮挡着自己的身影,他在温瑞离开之后,所有的心思和劲头仿佛一下子被抽空了,台球在他眼中也变得索然无味,没多久,他也找了个借口出来了。

  他盯着那道清秀纤细的人影,眼眸深深沉沉的,比此时的夜幕还要深邃,他修长的手指里夹着一根燃烧的烟,偶尔凑到唇边,吸一口,再缓慢地吐出烟气。

  淡淡的烟雾消散在眼前,仿佛这样,所有郁结在心底的不快及烦闷情绪都能随风消逝。

  站在不远处的人儿在灯光的打磨下,轮廓变得柔和朦胧,她独自一人安静沉稳地站在那里,风轻轻吹动着她的裙摆,不用靠近,都能感受到她身上那阵温淡的带着点旁人勿扰的疏离情绪。

  这样的温瑞带着点从未在人前展露的陌生。

  就连他也从未见过她这样一面。

  这样的她,会让人感觉到,其实从始至终都没有一个人能够真正地走进她的内心世界。

  ……

  可是,尽管如此,这样的她,依旧孤独清寂的让人心疼,时申非常想上前将她拥抱在怀里,可现在的他,只能默默地站在远处,甚至连靠近的资格都没有。

  心里的烦躁顿生,时申伸手按了按眉心。

  有些无力又颓唐的想,现在的他,还能做些什么,那天她的话说的那般绝情,至今在他的脑海里还印象深刻,这样被拒绝过被否定的他,还能对她做些什么呢……

  他似乎什么都做不了,可是心底又隐约地升起一丝不甘。

  不甘心就这样放手。

  ……

  “小瑞!”

  温瑞在原地静站了一会儿,就听见身后有人在喊她。

  是李乔。

  “我刚找了你好久,你怎么跑这里来了?”李乔走过来,她的气有些喘,会所太大了,她刚每个地方都找了一遍,才发现她在这里。

  “我刚出来透气,走着走着就到这里了。”温瑞答道。

  李乔说:“吓我一跳,那么久不回来,我还以为你不见了。”

  温瑞拿出手机看了眼时间,才惊觉从她刚才出来到现在,已经过了将近半个小时了:“抱歉,我没看时间。”

  “没事,别走丢了就好。”李乔走到她身旁,眺目往下望,“你站这里看什么呢?”

  她话落,当看到整座灯火辉煌的城市时,她当即惊叹出声:“哇!这也太漂亮了吧。”李乔跟温瑞一样还是头一回发现这里有这样繁荣迷人的风景。

  温瑞笑了笑。

  李乔原本是出来找她的,但现在看到这么漂亮的景色也挪不动步了,干脆就和她一起待在这里,望着山脚下的这座城市,空气寂静了片刻,李乔看了身旁的人一眼,忽然说:“小瑞,刚在你离开之后没多久,申爷也出去了。”

  温瑞微微收敛起眸光,她眉目不动,轻轻地‘嗯’了一声。

  李乔趴在栏杆上,转头看着她的反应,状似无意地道:“他走了也蛮久的,人不知道去哪里了,我刚在这边逛了一圈,没遇到他。”

  “哦。”不知道李乔跟她说这些做什么。

  “你呢,你有遇到他吗?”

  温瑞:“没有。”

  李乔见她表面的反应冷淡,她咧开嘴笑了笑:“小瑞,你今晚有些不对劲哦。”

  风吹过脸颊,温瑞将头发挽到耳后,闻声转头看向她,询问:“哪里不对劲了?”

  “说不上来。”李乔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就是依靠女人的直觉,觉得今晚的温瑞和平时不太一样,于是她问:“小瑞,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啊?”

  温瑞看着远方的灯火,目光浅浅淡淡的,她并没有作声。

  见她不想回答,李乔也没有追问,只是说:“小瑞,我们是好姐妹对吗,如果你有什么事情,可以随时找我跟我说的,不要一个人憋在心里。”

  温瑞的神色淡然宁静,听完她这番话,她脸上露出个浅浅的温和笑容:“李乔,谢谢你,但我真的没什么事。”

  “你啊,就是太会藏事了。”李乔别过头,小声嘀咕了一句。

  “什么?”温瑞没听清她的话。

  “没什么。”李乔在原地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道:“走吧,时间不早了,我们回去吧。”

  走在回去的路上,李乔跟她闲聊,聊着聊着忽然说道:“小瑞,我发觉我还是跟以前一样,不太喜欢岑琋。”

  温瑞微愣了愣:“为什么?”

  李乔抬头望了望天:“不知道,大概是我跟她天生磁场不和吧,我不太喜欢像她那样性格强势的人。”说着,她伸手挽上温瑞的胳膊,笑嘻嘻道:“我还是喜欢像你这样温柔乖巧的小仙女多一点。”

  温瑞沉默一秒,说:“岑琋她人很好。”

  李乔撇了撇嘴:“那是对你而言,我可不这么认为……小瑞,我跟你说,你别这么单纯,像她这种短短几年就在商界混迹得游刃有余的人可不简单,城府可深着呢。”

  温瑞轻轻皱了下眉:“你别这样说她。”

  李乔想到她们从小一起长大,岑琋在她心中占据的分量,很识相地不再提及这个话题,她顺势打住:“行行,我不说了。”

  回到包厢里,房间里就只剩下陈杨陈皓和周成易三个人,周成易抬头就见她们回来了,他的手撑着球杆,开口道:“你们这是约好的吗,怎么今天一个两个都喜欢往外跑。”

  “我刚才出去找小瑞了,咦,申爷呢,还没回来吗。”李乔说。

  温瑞环视了眼四周,发现岑琋也不在。

  几乎是在李乔话音刚落的下一秒,她们身后的包厢门就被人从外面推开了,时申和岑琋一前一后地走进来。

  温瑞听到声音回过头,正好和时申的视线对上,她一顿。

  时申的视线同样停顿在她的脸上,他的眼眸深邃幽静,笔直地望着她,温瑞静默,她停滞一秒,神色平淡地挪开了视线。

  所有人都没有察觉到他们这边的异样,周成易见状笑了一声:“哈哈我就说你们是约好的吧,回来都是一起回来的。”

  没人理他。

  散场的时候,周成易安排了车和司机,岑琋离开之前询问温瑞要不要跟她一起回别墅歇一晚,明天再回去,温瑞婉拒了,周成易就给她单独安排了一辆车送她回家。

  温瑞走了之后,岑琋接到了一通紧急电话,公司有些急事需要处理,跟大家打了声招呼,然后她也自行离开了。

  时申今天是开车过来的,周成易给他安排了一个司机帮他驾驶,他径直往自己的车走去,李乔见他走了,她犹豫了一下,跟上去,喊了他一声:“申爷,你等一下。”

  时申闻声停住脚步,他转头就看见李乔跟在他身后。

  李乔在他面前站定,神情有些犹疑,她道:“呃……申爷,我有一些话,不知道应不应该跟你说。”

  时申眉目不动,他道:“关于温瑞的?”

  “咦!你怎么知道?”李乔惊疑地看着他,末了,觉得自己跟都跟过来了,干脆就告诉他吧,她转头看了眼其他人都没有跟上来,酝酿了一会儿,才开口道:“嗯……就是,我觉得吧,小瑞对你也不是完全没有感觉的。”

  时申一愣,他眼神漆黑:“什么意思?”

  李乔:“其实是我自己的一种直觉啦,但如果真要说些证据的话,有一件事一直让我挺在意的,就是我们还在读大学的那个时候,学校里不是有很多女生追你吗,那些女孩子不知道从哪知道了我和小瑞跟你的关系很熟,经常跑来问我们要你的联系方式,有一次,我在文科楼底下看到小瑞帮你拒绝了一个喜欢你的女生,我当时正好去找她,经过那里,看到她的表情好严肃,又好像有一点点生气……”

  “所以我当时有点怀疑她是不是喜欢你,之后我就找机会问了,咳……小瑞当时没有正面回答,我也没放在心上了,只是我觉得她最近怪怪的……特别是今晚,有种不在状态的感觉。”李乔说完这一大番话之后,她总结了一下:“反正我也说不上来,就是女人的第六感吧,我感觉她应该也是挺在乎你的。”

  “她那样一个人,你别看她表面这么云淡风轻的,其实心里可会藏事了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