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心昭昭向明月

第三十八章:和好

我心昭昭向明月 时白呀 3119 2019-03-23 09:00:00

  周六当天,适逢是农历初一,岑老太太一大早就带着温瑞和岑琋出门去城外的弘法寺上香了,这是老太太一直以来的惯例,每逢初一十五,都会去寺庙里为家里人上香祈愿。

  温瑞和岑琋一左一右搀扶着老太太走上了寺庙前的青石台阶,走进了最中央的大殿内,几个人上完香出来之后,就看见侧门边摆着个摊位正在帮人算事业算财运算姻缘。

  岑老太太顿时来了兴趣,岑琋刚想扶着老人家离开,却被奶奶拉住了手,老太太拉着身旁的两位孙女,说:“不急着离开,我们过去看看,顺便让大师帮你们两算算姻缘。”

  闻声,温瑞抬起头来,正好和岑琋对视了一眼,后者无奈地笑了一下,阻拦道:“奶奶,都什么年头了,我们不信这些的。”

  岑老太太听言有些不悦了,她嗔了岑琋一眼:“怎么不信,这个摊位的大师我以前就听别人说过很灵验的,算一下又碍不了什么事,至少心里有个数,是吧,小瑞?”

  温瑞不知道说什么,她只好配合地笑了笑。

  老太太都这么说了,岑琋也没再说什么,跟她们一起过去了。

  “大师,麻烦你帮我这两位孙女算下姻缘。”岑老太太把温瑞和岑琋的生辰八字分别报了出来。

  大师掐指算了算,过了会儿,他在桌面的签盒上方比了个请的手势,对岑琋说:“烦请这位施主从这里抽一道签出来。”

  岑琋从签盒里随便取了一道签出来递给大师,大师看着签文,摸了摸自己的胡须,解读道:“这位施主切莫着急,你的缘分还在路上,等时机到了,自然就会出现在眼前。”

  岑老太太问道:“那请问大师,这个时机还要等多久呢?”

  大师没有透露太多,只是道:“那就要看施主自己的取舍了。”

  下一位轮到温瑞,大师同样让她抽一道签出来,他看着签文,笑道:“这位施主的运道很好,姻缘天定,缘分很早就注定了,不过是远在天边近在眼前,施主不妨敞开心扉,好好珍惜这段缘分。”说着,大师忽而轻叹了一声,他摸了摸自己的胡须:“若不然,施主往后便再难遇到如此这般良人。”

  温瑞接过大师手里的签文,静默了几秒,没说什么,只是道:“多谢大师。”

  回程的路上,是岑家的司机来送她们回去,温瑞跟她们不同路,送别了姥姥和岑琋之后,她就自己一个人打车去了茶舍,温瑞到的时候小七正在算上个月的总账。

  两人打了声招呼之后,温瑞就走到最里面的书房,关上门,继续写‘云南之行’的稿子。

  只是这次的稿子写的不是很顺畅,温瑞写到某一段的时候忽然卡壳了,不知道如何进行下去,她停下来,翻自己之前的手稿,找资料……就在某一时刻,她放在外套口袋里的签文忽然滑了出来。

  温瑞停顿了一秒,她弯腰捡起地上的签文,视线掠过上面的字,静了会儿,她拉开抽屉,将这张签文压在了一本书的最下方,然后合上抽屉,再没有看多一眼。

  忽然就没了灵感,温瑞合上电脑,她坐在桌前给自己煮茶,原本正在静静走神,眼角余光却瞥见放在墙角的古筝,这架古筝……自从上次弹过一次给那人听之后,她就再也没有动过了。

  温瑞走到古筝前,她把琴布掀开,用干净的布拂去上面的灰尘,之后便坐在了琴凳上,此时心中回荡着一曲旋律,她也没多想,心随意动,抬起手,纤长的手指轻轻拂过琴弦。

  小七在外面招待客人,耳边忽然传来一道琴声,她一愣,抬头看向书房的方向,有些愕然,温老师今天怎么……大概是她的琴声太过清雅温和,缠绵悱恻,待在茶舍里的客人们全都一静,侧耳倾听起这道优美又深藏着淡淡哀愁的乐曲。

  一曲终了,温瑞垂着脑袋,整个人仿佛静止了一般,手还停在琴面上,过了片刻,她才缓缓睁开眼眸,她现在觉得心情很安静,可同样也感受到心底那阵空空荡荡,似乎所有的情绪都随着琴声终止而平歇,内心深处只剩下无法言喻的空茫和寂寞。

  温瑞淡淡敛眸,她伸手将琴布重新盖上,起身打开书房的门。

  她走到外面,大厅里的客人们听闻动静全都转过头来看着她,随即,所有人都鼓起掌来,温瑞愣了一下。

  小七在旁边笑了,解释道:“温老师,大家都觉得你的古筝弹得很好。”

  原来所有人都听到了……温瑞有些不好意思,她温淡一笑,朝众人颔首:“谢谢。”

  所有客人在中午之前都离开了,温瑞给自己和小七都准备了饭盒,她们坐在桌前吃饭,小七打量着坐在对面的人,她问道:“温老师,你最近是不是又瘦了啊?”

  温瑞抬起头,不太确定:“没有吧。”

  “还说没有,你的脸都瘦了一圈了。”小七看到她饭盒里全是素菜,她夹了几块肉过去:“温老师,你别光吃青菜,把肉都留给我,你也吃点。”

  温瑞低下眼眸,淡淡一笑:“小七,我不喜欢吃那么多肉。”

  她的面容神情依旧是往日那副清淡温和的模样,可这会儿小七却莫名的感到了一阵心酸,不知怎么回事,突然就有点心疼她,再联想起刚才那曲古筝,她问:“温老师,你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不开心的事情?”话落,她猜测道:“是不是跟上次来茶舍的那位时先生有关?”

  温瑞一愣,没想到小七会有这番推测,她道:“不关他的事。”

  “哦……”小七看她的模样似乎不太想谈及那个人,她噤了声,继续低头吃饭。

  可谁知,小七在午饭的时候提及的那个人傍晚时分就来到了茶舍里,彼时,温瑞正待在书房里看书,她温了一杯茶放在桌面上,书房的门忽然被人从外面敲响了。

  “请进。”

  小七出现在门口,她的神情有丝犹豫,在原地踌躇了半天才道:“温老师,外面有位……客人,想让你亲自去招待。”

  看她的模样还以为有什么大事发生,原来是这样而已,温瑞点头应道:“好。”

  小七跟在她身后似乎有些话想说,但还是硬生生忍住了,跟温瑞一起走到外面的大厅。

  就在下一时刻——

  温瑞脚步一停。

  然后,她就看见茶舍的正厅里,靠近窗边的一桌空位上出现了一个本不该出现的人。

  前面的人停了下来,小七也慌忙停下脚步,她犹豫了一下,上前对温瑞说:“温老师,就是这位……他让我暂时不要告诉你。”

  温瑞淡淡道:“我知道了,你先去忙吧。”

  “好。”小七应了一声,她的视线在大厅两端的人身上游移,然后就悄悄转身走了。

  时申今天穿着一件黑色的连帽卫衣,黑色长裤,坐在一张太师椅上,他单手撑着脸侧,脑袋微歪着,另一只手随意翻动着摆在桌面上的书,百无聊赖的,清俊的面容,还是往日那副慵懒散漫模样。

  直到温瑞走到了他的面前,他才停止无聊的翻动书页的动作,抬起头来。

  两人一个低头一个抬头,视线对上,温瑞的眼神清澈如水,时申的目光寂静如海,空气在两人之间沉寂了片刻,温瑞率先挪开视线,倾下身,将桌面上的茶具摆放好,她轻声开口,询问:“你想喝什么?”她这样问,仿佛只是将他当成一位普通客人。

  她没问他怎么过来了,她也不想问。

  时申的眼睛一直紧盯着她,似乎不想放过她的每个动作,每个神情:“随意。”

  温瑞没再开口,她弯腰拉开桌子底下的抽屉,从里面取出一个茶罐,然后用热水烫杯……她将泡好的茶倒入茶杯中,推到他面前:“慢用。”

  温瑞做完这些之后,起身准备离开,时申盯着桌面上的茶杯,在她起身之际忽然开口喊住她。

  “小瑞。”

  温瑞眉目一顿,心脏忽而无意识的轻轻颤了一下,她停住。

  沉默又在两人之间流转。

  时申看着她清秀恬淡的侧颜,心里一动,他在来之前已经想好了说辞,这会儿,他放低了声调,说:“我们和好吧,之前的事谁都不要再提……你别不理我不跟我说话了,好吗。”

  温瑞一怔。

  他在说什么。

  明明之前就是他不理人,不跟她说话的……

  温瑞放在身侧的手悄悄蜷缩起,她没转头,眼眸微微低下看着光洁的地面,小声反驳道:“明明就是你不跟我说话。”

  周围环境安静,她这样小小声的控诉和难得的娇俏语调钻进时申的耳朵里,让他觉得心里一阵痒痒的,同时也松了口气,无论她说什么,只要她不再像之前那样冷漠待他就可以了。

  这么想着,他嘴角一勾,眼底显出些许纵容的笑意:“好好,都是我的错……”

  他这样的语气分明就是敷衍,温瑞不想理他,她别过头,可……心底那阵不知从何而起的一丝愉悦又是怎么回事,她的唇角几乎是不由自主地扬起。

  时申哪里会放过她脸上出现的任何表情,见她笑了,他掩住眼底的笑意,站起身,单手撑着桌面,倾身靠近她:“喂,笑了就代表你原谅我了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