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心昭昭向明月

第三十九章:恢复往常

我心昭昭向明月 时白呀 2649 2019-03-24 09:00:00

  温瑞脸上的笑容稍纵即逝,很快,神情又恢复了刚才清淡平静的模样。

  她说:“我没笑。”

  听着她小声辩解,时申眼里的笑意愈深,他故意一字一顿道:“明明就笑了,小骗子。”

  他将之前浑身上下冷漠的刺都收了起来,又恢复了原先那副无赖痞气的模样,这样的他,才是温瑞所熟悉的那个人,她不知道他这段时间经历了什么或是想通了什么,他说的和好又是什么意思,他真的,彻底放下了吗……

  可是,这样和之前一般无二的他,言语间似乎还带着令她熟悉的亲昵,真的都放下了吗。

  以他的性格……温瑞打住自己脑海里的念头,忽然不愿意再继续深想下去。

  她突然沉默起来,时申也没有开口说话,他眼中的笑容敛起,眼眸淡淡的,藏着深邃和认真,李乔那天晚上对他说的话还清晰地印在他的脑海里,当时听闻这番话之后心底浮生的欢喜让他整个人都活了过来。

  事后冷静下来,即便李乔说的那些只是她自己的推测,不一定是真的,他也不管了,他再也无法忍受之前那样的日子,无法忍受他和温瑞之间那种怪异的相对无言的氛围,也无法忍受从今往后,彼此形同陌路的生活。

  他想见她,但他不能再像之前那样冲动和鲁莽,这样只会把她推得更远,所以他细想了对策之后,决定先来找她服个软。

  “不要乱喊。”温瑞忽然开口。

  “哦。”时申回过神,看着她,问:“所以你这是原谅我了,对吗?”

  温瑞沉默,没有看他,半晌后点头,轻轻的‘嗯’了一声。

  时申抬起手,用手背抵着唇,眼里星光流转,缓缓笑了。

  “小瑞。”他又喊她。

  “嗯?”

  “我饿了。”

  “……哦。”他转移话题的速度太快,温瑞险些没跟上他的思维。

  “附近有没有什么吃的?”时申屈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敲击着桌面。

  温瑞:“你想吃什么?”

  时申微眯起眼睛仔细想了一下,答:“火锅。”

  温瑞奇怪地看着他:“就你一个人?”

  时申掀起眼皮,散漫一笑道:“不是还有你吗?”

  “我不……”

  时申没给她拒绝的机会,他别开视线,微抬起下巴示意:“走吧,请你吃顿饭,就当赔罪。”

  话落,人已经往前走离开茶舍的大门了,温瑞在原地无奈地轻叹了一声,只好跟了上去。

  附近有一家连锁的火锅店品牌,温瑞带他去了那里,现在时间还早,店里人不多,服务员带他们到其中一桌空位上落座,然后将菜单递给他们。

  “你点吧。”时申接过服务员手里的菜单,递给了温瑞。

  温瑞摇头:“我随意就好。”

  时申笑说:“那你就随意勾几道菜,剩下的我来。”

  他这样说,温瑞就把菜单接了过来,她仔细研究了一下,勾选了一道清汤锅底还有几道素菜,选完之后就把菜单还给他。

  时申低头扫了眼她勾选的几道菜,忽而一笑,抬起头来看着对面的人,调侃道:“你跑火锅店吃涮青菜来了?”

  他语气里带着几分显而易见的嘲笑,温瑞被他说得面上一窘,她道:“闭嘴。”

  时申重新低头看着菜单,忍了忍,唇角还是不受控制地扬起,他抬手抵住唇,假意咳了两声,借此掩饰唇边的笑意。

  温瑞不想理他,她低下头,但也没忍住,眼中笑意微微,耳朵也跟着悄悄红了。

  心情平复下来,她在心里想,他们虽然是和好了,但是这样看起来轻松愉悦的时光啊,不知道还能持续多久呢。

  火锅很快被服务员端上了桌,等汤底烧滚,时申先把肉依次放进了锅里,肉熟了之后,他用勺子舀了放进温瑞碗里,看了她一眼,道:“吃了,不许挑食。”

  一看就知道她这段时间光吃青菜不吃肉,都瘦成什么样了。

  温瑞盯着碗里的肉,难得听话的没有挑开,她用筷子夹了放进嘴里。

  “要来点辣椒吗?”她点的是清汤锅底,时申特地调了碗辣椒酱放在一旁。

  温瑞:“不要。”她顿了顿,又道:“你也别吃那么多。”

  时申看了她一眼:“好。”

  温瑞不想去体会那一眼是否有别的意味,她低下头,装作没看见,继续吃着碗里的食物。

  饭后,时申去买单,温瑞去隔壁的汤粉店给小七打包了一碗汤面,她接过老板递来的袋子,转身的时候,看见时申就站在火锅店门前等她。

  天色已经完全黑了,火锅店门前悬挂着两盏红灯笼,他的面容藏在光影中,眉目清隽如画,他一身黑色,一只手放在卫衣口袋里,脑袋微垂着,一副冷冷酷酷的模样,他另一只手拿着手机放在耳边,不知道在跟谁通话。

  温瑞走过去,时申抬起头来看了她一眼,他‘嗯’了一声,在回应电话那端的人,他淡淡抬起下巴,用眼神示意温瑞一起往前走。

  温瑞点头,跟在他身边一起往茶舍的方向回去。

  这里的路灯有些昏暗,温瑞微低着头仔细看着脚边的路,耳边是他时不时传来的一两句低沉的嗓音。

  “不去,我没空。”

  “最近忙项目。”

  那端的人不知道说了些什么,时申淡淡一笑,说:“这种宴会,岑总应该自己就能搞定了吧,我去了又没有什么好处。”

  哦,原来是岑琋的电话。

  温瑞恍然,她转头看了眼身旁的男人,时申的唇边挂着懒懒淡淡的笑,神情是漫不经心的。

  她很快收回视线,回过头,继续看着前方的路。

  忽然觉得回茶舍的这段路变得很漫长。

  时申没多久就挂断了电话,他收起手机,转头看见身旁的人兀自低着头,沉默着。

  往前走了一段路,时申见她还是安安静静的模样,忽然问:“怎么不说话?”

  温瑞抬起头,看他,不明所以:“说什么?”

  时申盯着她看了几秒钟,没接话,直到温瑞转过头,他才开口道:“你今晚什么时候回去?”

  温瑞:“不知道。”她说完,便抿起了唇。

  察觉到她的反常,时申问:“你怎么了?”

  温瑞收敛心神,她垂眸看着地板,轻轻淡淡地吐出口气,说:“没什么,可能是今晚有点吃撑了吧。”

  这样的回答有点没头没脑的,让人觉得莫名可爱,时申勾起唇,低低地笑了一声,他习惯性地伸出手想去揉她的脑袋,但手伸到一半又顿住,想起他们目前的现状,他顿了顿,将手放下。

  时申说:“我等会送你回家。”

  温瑞看他一眼:“你不是最近忙?”

  时申低头一笑:“送你回家的时间还是有的。”

  温瑞:“不用,我自己回去。”

  他们刚和好,时申也不敢再进一步说些什么,他应了声‘好’,然后就收回目光,陪她往前走。

  温瑞却误以为他这副模样是有些不开心了,可她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于是便也跟着沉默。

  两人在茶舍门口道别,温瑞将打包好的汤面递给了小七,然后她就进书房收拾自己的东西,当她看到自己摆在桌面上的手稿时,心里有个隐约的想法成形,她打算等剩下的几场签售会结束之后,再飞去一趟云南,她想要再亲身经历多一次,或许相比起这里,在当地更能刺激她的创作灵感。

  温瑞回到家里,她将随身物品都放下之后,想了想,给时申发了条微信报平安。

  “已到家,早点休息,晚安。”

  时申收到温瑞发来的这条微信时,他还坐在车里,车窗降下,他搭在窗户上的手里拿着一根烟,烟雾袅袅,他回复了一句:“晚安。”然后抬起头来看着亮灯的一户人家,眼眸像深藏了一片海,幽深寂静,过了良久,他拿起手机,给李乔拨了通电话。

  电话一接通,他直接道:“李乔,把那时候的事情再详细地跟我说一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