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青鸿孤影

第二十章 夜语

青鸿孤影 雁千 3304 2019-02-12 02:52:50

    第二天早上,岳秋伴着一阵酸痛醒过来。

  原来是胳膊被压着了,肖云蟠睡到了里面,压着右手。

  又荒唐了一次。

  岳秋心里装着事睡不着,悄悄下床打算出去。

  大清早,院里已经开始了运作。

  洒水扫地,清扫院落,来来往往的下人各干各的有条不紊。

  桃映跟着岳秋,带了几个侍卫,出了大门一路往山上走。

  山顶有个亭子,站在那儿能望见好远的地方。

  早晨露水重,一步一个台阶的,众人衣裳下摆都打湿来,带着些许泥土渣滓沾在上面,有点脏。

  这山你别说,有点高。

  岳秋有点累。

  可抬头一看,望不到头蜿蜒曲折的山路一路向上,路两旁满是露水的杂草丛,偶尔还听到悉悉索索的声音。

  “不行,歇会儿”

  喘了口气,岳秋二话不说坐在平整的石阶上。

  桃映要给她垫上垫子。

  岳秋忙着喘气,说上不话,只摆手。

  “这石阶凉,娘娘快起来,奴婢带了软垫子”,桃映不肯,非要给她垫上。

  “凉快着呢,你试试”

  捧着水壶咕噜咕噜喝了个爽快,岳秋拉着桃映让她坐下来。

  起初桃映不肯的,但是娘娘拉着她,她怎敢不从,落了雨刚吹干的石头,一股凉意不说,坐久了那里面的湿意传出来,只觉得衣服都潮了。

  歇够了舒服了,岳秋深吸一口气,继续走!

  走上最后一步台阶,沉闷的钟声从远处传来。

  辰时。

  此时露水最重,云雾缭绕,有辰时龙腾云驾雾出水而游之说,故称辰龙。

  不过临走前岳秋看肖云蟠那样,也没有生龙活虎朝气蓬勃的样,还睡得沉得很。

  岳秋活在现世没来得及去黄山观日,领阅少陵野老的“万里黄山北,园陵白露中”。也没来得及领阅青莲居士的“庐山秀出南斗傍,屏风九叠云锦张”,更别提雁荡山的翠幕云烟,俊峰怪石。

  可身处天泉山顶,岳秋终于明白,前人为什么能写出一堆溢美之辞,又为何诗兴大发。岳秋只恨自己没文化,只能背得出诸如“日照香炉生紫烟,遥看瀑布挂前川”这类的儿童诗句来。

  只是眼睛望着,极目而去,在云海之上露出的峰峦,峰峦上拦腰而出的老松,颠簸着升起来像海市蜃楼的朝日裹挟着红晕,挥动着流翅,冉冉升起。

  山峦重叠中晃动的气晕,流动的云海,好像只要一呼气你就能吹开这云雾,鼓动这气流。

  心想着,她要是能腾云驾雾,就纵身一跃而下,让桃映他们惊心动魄,然后她再飞上来,踩着祥云,三百六十度围着他们飞一圈。

  那得多气派,多牛鼻,多洒脱。

  景催人情,岳秋心潮澎湃,不能作诗,她就舞剑。

  可是她不会,非逼着侍卫打拳给她看。

  “好!打得好!赏!”

  一仆一主玩得不亦说乎,得了赏,其他侍卫眼红,毛遂自荐也要打拳。

  说是不光会打拳,还会舞剑。

  岳秋起哄。

  刀剑无眼,那侍卫拿了木棍,左手持棍做了个舞剑的起势。

  几招下来行云流水,看得人眼花缭乱。

  “这也叫舞剑?简直贻笑大方”

  正起兴着呢,从老远的地方传来男子的声音,那语气满是鄙夷夹杂着讥笑。

  几侍卫如梦大醒,赶忙右手作拔刀样,大吼一声,“何人在此,速速现身”

  岳秋拉着桃映赶紧躲到侍卫背后,千万不要伤到她才好。

  侍卫话音刚落,从远处巨石后跳出来一个人。

  这人穿着黑白道衣的,束发戴冠。

  慢慢走进了,发现这是个小子后生,眉清目秀,举手投足间一派道家作风。

  “你是何人,报上名来”

  那小道随意作揖,开口到,“小道白龙观成潜道长坐下弟子观云”

  白龙观,岳秋知道,就在对面山头。

  且不说你小子到底是不是白龙观的,你说你个小道士,大早上跑到天泉山干嘛来,观云观云,真来观云了。

  开始侍卫还气势汹汹,听了这小子是白龙观的就踌躇起来。

  另一侍卫问到,“你在此作甚,可知此处是皇家禁地,闲人不可踏足”

  那小子听完一阵嘀咕也不知道说什么,然后又大声说到,“自然是来采药来了。既然几位有事,那小道先行告辞”

  话音未落,那小子一闪身躲到石头后面。

  一侍卫过去查看,果然已不见身影。

  想来必有蹊跷,一行人不敢久留,顺着来的路回去了。

  等到午时肖云蟠从前院回来,两人一同吃午饭时,岳秋提起来这事。

  “成潜…却有此人”

  其实早前侍卫就上报了,他已派人查探那小道的身份。

  岳秋慢慢点头,嘴里嚼着东西,呆着张脸,像是在想事情。

  “臣妾听闻,白龙成潜道人,掐诀念咒驱鬼怪,画道灵符降妖魔,堪比钟馗,真有这么神吗…”

  这么神,那他能不能…

  “等见了真人不就知道了”

  “难道?”

  “想着,也该到了”

  果然,不一会儿下人来报,说是客人已在前院等候。

  到了前院,站着一老一少,二人皆穿藏青的道袍,梳着道髻,簪着木簪。

  老者仙风道骨,鹤发童颜,想来已是花甲之年。

  后面跟着的正是岳秋在山上遇到的少年,观云。

  先是那老者下跪行礼,少年才跟着下跪。

  “免礼,坐吧”

  那老者果然是成潜道长。

  岳秋心里虽然有话想问,可是仔细一想,问一旦问出口,事情就会露出马脚,不如不问,走一步看一步。

  要是这道长真有那么神,真有那么邪乎,肯定会说的。

  坐着坐着,都是那道长和肖云蟠在谈经论道,岳秋就一个劲儿的干看着,偶尔点头应付,这俩人引经据典,开口之乎者也,闭口是也非也,岳秋一现代人,九年义务教育,文言文也只是项目之一,拢共就学过几篇,现如今就记得,

  不,她什么都不记得。

  对不起,打扰了。

  岳秋说不舒服,告退。

  等到了晚上,说是成潜道长要住下。

  “成潜说,皇后瞧着血气不足,想来是伤了本身,所以体虚气弱,所谓魂不足,则魄虚。你这几天睡不着,到了天泉,和朕多出去走走,体魄强健,则气定神闲”

  说这话的时候,肖云蟠正隔着屏风,躺在池子里,背靠着软玉,温热的水冒着热气,一股股喷在脸上。

  噢…

  岳秋没听进去,忙着扇扇子。

  一旁的桃映给她换药擦洗伤口。

  腿上的好了很多,就是手上,骨折要养很多天的。

  腿上伤口结了痂,红红黑黑的,看起来挺硬的,摸起来是挺硬的,岳秋忍不住想抠。

  不过想想还是算了,太疼。

  有点痒,就伸着指头在那疤上摸来摸去,用指甲抠着边缘,偶尔抠下来一小块。

  “叫太医开些止痒的药来”

  岳秋恍然一抬头,看到肖云蟠,头发还滴着水,坐到了火边。

  有下人要过来伺候,肖云蟠叫退了。

  拿了件衣裳搭着,不叫头发沾湿里衣。

  木炭偶尔发出点声音,像什么东西破壳而出,卡塔卡塔的。

  火红又沉闷的光印着两个人的正脸。

  ……

  “…丽婕妤,皇上打算如何处置”,她憋不住

  肖云蟠没有立刻回答,只是把眼睛从书里抬起来看了她眼,又低下头,半天放下书。

  “背后非议皇后,听信谣言,自然是禁足一年罚俸半年”,谁叫他撞见了呢。

  “噢…”

  “皇上同成潜道长是旧识吗”

  “听道长讲过道法,又遇到过几次,谈不上旧识”

  “…噢…那皇上很懂道法吗”

  “不敢,只是看过几本书,听大师讲过”,他哪有时间学别的东西,每日的功课,奏折,议事,足够了。

  想想,难道是今日同成潜说话,皇后以为他知晓道法不成…

  火边坐久了,岳秋觉得脸有点干,就想喝水。

  冰镇的奶酒,酒味很淡,甜甜的,一股奶香味。

  她拿个小杯子,一杯杯的,喝了两三杯。

  偶尔抬头,瞧着肖云蟠头发差不多干了,偶尔有几缕飘到火上,岳秋害怕烧到。

  但飘来飘来,还是没烧着。

  她不知道该干嘛,但是不想回去睡觉。

  这东想西想的,想到昨天晚上,越发觉得闷热,脸也越来越干。

  额滴神啊…

  熬不过,岳秋败下阵来。

  “夜已深,臣妾回去歇着了”

  “不急,桃映,去拿些吃食过来”

  肖云蟠终于放下书,使唤桃映去拿吃的。

  把搭着的衣服拿下来丢到了榻上,搓着头发。

  桃映领命,轻声走出去又轻声拉上门。

  那一会儿的开门,一股凉风吹进来,岳秋一哆嗦。

  肖云蟠望着她,有些失神。

  即使未着华衣,披散青丝,她也是美的,未施粉黛,她也顾盼生辉,靡颜腻理。

  只要一想到他的凤凰还在笼子里,任他把玩,他心里就说不出的舒坦。

  他要给她种梧桐树,给她开醴泉,只要她光鲜亮丽。

  不知道什么时候,肖云蟠坐到她身边。

  两种味道开始交缠在一起。

  岳秋觉得自己有点发软。

  虽然肖云蟠还没碰她。

  不得不承认,肖云蟠是真的A爆了。

  特别是这种“特别”时候。

  “古语云,‘美人兮,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皇后,不遑多让”

  他每说一句,手便依言而行。

  自己常年练功,掌心有薄茧,她的手,十指不沾阳春水,像嫩豆腐一样滑嫩,一层薄肉,足够柔软。

  岳秋心里陡然生出一股寂落,一阵空虚。

  她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人就在眼前,她只想抱着他安慰自己。

  所以她不管肖云蟠的手,只是贴在他的胸前,把脑袋搁在他的肩膀上,抱着他的脖子,挂着他,感觉到他了,才发出一声舒服的叹息,然后抱得更紧。

  “好香…”

  为什么女人闻起来,总是比男人香得多。

  他的小凤凰身上,不光是沐浴后的清香,还有酒香,奶香。

  怎么这么让人爱不释手。

雁千

额想开cei????????????????????????????????????????????????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