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我官人是叫花子

002反目

我官人是叫花子 不识官心 2510 2019-02-12 01:58:09

  一路上,姚卿卿整理了一下原主的记忆。这是一个有神,仙,妖,鬼,魔,人的世界。但是原主尚未出阁,又是个痴傻受气包,所以终是搜集不到再多关于这里的信息。也便算了。

  原主父亲是定坤将军的二子,母亲虽是国舅之女,但却也只是个侍妾。这十四年来,父亲对她不闻不问,姐妹欺负她,过着奴仆不如的生活。母亲却心善未计较,不愿动用母家势力,所以处境是一个字——惨,两个字——太惨,三个字——非常惨,四个字——惨不忍睹!

  尉迟家祠堂。姚卿卿一进门就看到一个粗壮的男人站在正中央,身着绯色小绫飞鹰纹戎装,手上拿了根很长的皮鞭。身旁是几个妾室。子女们则站在各娘身后。

  二娘手里紧拽着手绢,微微地颦眉,双眼始终望着姚卿卿。三娘用扇子遮住自己的脸,唯独露出的一截玉颈却是苍白得吓人。四娘不住地用轻蔑的眼光瞟她,嘴角微微上翘,眼里却似有火在燃烧。

  被两个壮汉押着的姚卿卿此刻表示心酸,这里那像是狼穴啊!分明就是地狱嘛!根据她的绝活——看脸色技能,她深深地为自己默哀了一下。开局就宅斗?!她还没有准备好诶!

  “尉迟无心!”拿鞭男人怒视姚卿卿,一对浓密眉毛颦成了倒八字。姚卿卿身子不由得颤了颤。原来她叫尉迟无心啊……可是……那个男人真的好吓人!姚卿卿逼迫自己把嘴边那些骂人的话又吞进了肚子,现在不能惹火,小心火上浇油,到时候她还不得被他们给吃了。于是她砰地跪在了地上,吓得尉迟敏往后退了小步。

  “父……父亲大人!无心知错了……”等着别人踩上身,还不如自己先放枪来得有用。对于姚卿卿一脸地桀骜不驯,转眼就服服帖帖的乖巧可人样儿,众人惊诧。这个尉迟无心变脸堪比翻书!

  “父亲大人,无心知错了……无心自请关在柴房里禁闭!请父亲大人责罚……呜呜呜……请……父亲大人……呜呜……责罚……”尉迟无心装模作样地自请罪责,又可怜兮兮地呜咽起来。她的睫毛上沾了泪珠,微微颤抖着,显得她受了很大的冤屈似的。加上这副身体本就虚弱,脸色一直惨白,更让她看起来弱不经风。就是正在怒气上的尉迟敏也涌起一股怜悯之心。

  看着尉迟敏的怒气似乎消了下来,也停止了打她的动作,尉迟无心便放大胆子地添油加醋起来。“无心知道,父亲诸事繁忙,无空来看无心和阿娘。姐妹们就说我……”尉迟无心故意把诸事繁忙这四字咬得重些。不痛不痒,却正中软处,听得尉迟敏心里竟有些愧疚。

  顿了顿,尉迟无心弱弱地扫视四周,继续道:“说我……说我是……”尉迟无心说到这儿,又仿佛很恐惧似的哭了起来,“无……无心……呜呜……无心……无心是……是……呜……”尉迟无心哭得趴到地上,似乎是身子承受不住打击,一软,就整个向地上倒去。

  “女儿,继续说吧,阿爹听着呢。不怕。”尉迟敏看着,心也早已被她磨得软了下来,加之他对无心的愧疚,尉迟敏竟扔去了鞭子,把尉迟无心扶起来。一旁的四娘看得气愤,指甲狠狠地戳进手心,牙咬得咯吱咯吱响。

  “有父亲在,无心什么都不怕了!无心最喜欢阿爹了!”尉迟无心淡淡扫了四娘一眼,速度极快,就是四娘也未看到。尉迟无心又破涕而笑,抹了抹泪水鼻涕,满脸含笑,猛的扑上去抱住尉迟敏。

  “哈哈,好好,阿爹也喜欢无心!”尉迟敏一顿,平时见到他就胆怯得瑟瑟发抖的尉迟无心,今日居然这样机灵活泼,他也是有些震惊。不过,他正愁找不到人来演一出父慈子孝的戏呢。大家近日要提拔人才,当今圣上最看重品德,他一定是要表现出一个谦谦君子,慈爱父亲的形象。

  “姐姐们说我是……有娘生没爹养的……”尉迟无心壮了壮胆子,深吸一口气说出来,“家里我最小,姐妹们欺负我,我不敢吭声,但是她们却愈演愈烈……房里的丫鬟彩凤,更是院子脏到尘土堆积,她也只说是累了不做工,怎么叫都叫不动这尊大佛,还是阿娘带着病打扫的,阿娘身子弱,自是病上加病……”尉迟无心有意无意地抽泣一声,就再没下文。

  “爹爹!她胡说!这全是她胡编乱造的!”一旁的五姐儿跟在自家阿娘身后,气的浑身发抖,这小丫头片子,还敢告状!哼,是该让她看看尝尝她尉迟若兮的手段!“爹爹,八妹妹今日忽然反常,爹爹难道不觉得奇怪么!”

  说着,一旁的三娘轻笑,缓缓把扇子移下,露出她的绝美容颜。发丝柔顺有序地被一根烟雨卷云纹金丝梨花发带挽起,束成落马鬓,一根白羽飞鸟簪正中插入,流苏上的玉鸟雕栩栩如生。

  睫毛下的凤眼里目空一切,仿佛眼中存载着世界,却又似乎一切皆虚。朱唇勾起,清银一道女声:“如今八姐儿终于愿意坚强起来,不是好事吗?哦,五姐儿确也是喜中过激,道出这种话语。真是姐妹情深啊。”主母位缺空,三娘掌管府邸上下事宜,这一出口,众人皆不敢言语。

  “三娘是菩萨心肠,轻易放过了她。但是我认为,她根本就不是尉迟无心!这事不可以不查!”尉迟若兮全然没有体会到她话中的讽刺。做出一副多么担心尉迟府的样子,“万一是旁人的眼线!我们尉迟府还怎么在京都立足?老底都被别人吃透了都还一无所知!”

  “够了!”尉迟敏猛地一拍桌子,桌上的茶碗颤了颤。吓得怀里的尉迟无心也跟着颤抖了一下,尉迟敏察觉到了,便把她抱的更紧了些。“你如何能说出这样的胡话来!她是你妹妹!不是外人的眼线!你若是怀疑她就是怀疑我!难道我还会看错吗?”

  “但是爹爹……”尉迟若兮死也没想到以前那么疼爱自己的父亲,居然会为了尉迟无心这个小贱人和自己反目。面对气的涨红了脸的尉迟敏,尉迟若兮慌不择路,扯住尉迟敏的衣袖。

  “别叫我爹爹!我何时与你那么亲近了?真是让我失望!”尉迟敏毫不给她留情,甩开她的手,便抱起尉迟无心回到她的屋子。

  “爹爹……”

  “官人……若兮还小,说话直,还请不要责怪她!”尉迟若兮的母亲四娘一直为她担心,却又不好说出口,现在终于憋不住了。

  一只脚已迈出门槛的尉迟敏回头,“你不是大娘子,更不是尉迟夫人,官人,一个妾室,不配叫。”说罢,一脸怒气的尉迟敏抱着尉迟无心踏出门,身影逐渐遥远。只远处传来声音:“四姨娘和五姐儿,关在醉月居禁闭……一年!无令不得出!违者杖杀!”

  “爹爹!”尉迟若兮不甘心地喊叫,无人应答。她一下腿软坐到了地上,那个宠爱她的爹爹啊,眨眼间就成了别人的爹。她气得快要哭出来,但是众人在场,她也只是道一句:“贱人!”

  三娘看都不看她一眼,就要带着丫鬟离开了。临走前,丫鬟碧韵蔑视地看了地上的尉迟若兮一眼,福了福身,抛下一句话就回身离开。

  “五姑娘,好自为之。”

  原来她的心思,早被人看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