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绯羽尘封

第十四章 落难

绯羽尘封 忆琋羽 2502 2019-02-11 18:00:00

  不知何时,飞莺缓缓睁开双眼,感觉自己的脑袋晕乎乎的,似乎做了个很长很长的梦。

  她慢慢从地上爬起来,顿觉手中一片冰凉,抬起右手一瞧,不由得怔了一怔,这不是那颗差点弄死自己的石头吗?

  她实在不明白,既然这颗石头那么厉害,它怎么没杀了她,反而还落在她手中。

  不过想不明白的事,就懒得去想了。

  飞莺站起身来,拍了拍身上的衣裳,这时她才注意到冰洞里的冰正在逐渐融化,而一旁还有个躺在血泊中半死不活的男人。

  她走过去见他还有微弱的呼吸,便用脚踹了踹他,大声说:“喂!你本事不是很大吗?别装死了,快起来吧。”

  见他没有反应,飞莺轻哼了一声,转身就想走人。她可没有忘记,这个男人在自己遇难之时,一共见死不救两次。

  她向前走了一会儿,在即将踏出冰洞时却停了下来,再也迈不开脚步。

  飞莺站在原地,内心天人交战了许久,最后忍不住长叹一声,转身走了回去。

  她蹲下身,费力地把启恒拖起来,架住他的胳膊后,才一步一步缓慢地把他带出了山洞。

  在这个艰难的过程中,她一直在心里反复想着,他毕竟还是救过自己一次的,而且不救人的话,自己跟这个冷血男人有什么区别。

  奇怪的是,出了洞以后,那些诡异的藤蔓全都不见了踪影,树木也都恢复了正常的模样。

  飞莺眼见着天色已晚,就随便在树林里找了个小空地,把启恒放在一棵树下后,她首先升起一堆火。

  接着她又在附近寻了些常见的草药,但蹲在启恒面前时还是有些慌了手脚。

  她也知道男女授受不亲,但是转念一想她是妖怪啊,而且救人要紧,也就顾不得这些俗世的条条框框了。

  她深吸一口气,慢慢褪去他的上衣,紧接着就愣住了。只见他身上满是大大小小的伤口,左肩上缠着的布条也已经被染成了红色。

  飞莺拆掉布条,又忍不住皱眉,只见他左肩上赫然有一条狰狞的伤口,深可见骨,看样子是之前受的伤,然后在山洞里打斗时伤口又裂开了。

  这么重的伤势,她遇到他时竟完全没有发觉,真不知道他怎么还能跟个没事人一样行动自如。而且,她实在是没什么把握给他疗伤。

  她抿了抿唇,先用法术把草药捏碎成糊状,然后从随身的布袋里取出些伤药与草药混合在一起,再动作尽量轻柔地将药敷在他的伤口上。

  或许是草药刺激到了伤口,启恒疼得呻吟一声,忽然睁开了双眼。飞莺猝不及防地与那双墨色的眼眸对视,心里一惊,下手顿时没了分寸,稍微用力了些,又惹得眼前的人闷哼两声。

  “唔……你在做什么?”启恒皱起眉头,声音里透着疲惫。

  飞莺回过神来,立刻理直气壮道:“还能做什么?当然是替你处理伤口啊。”

  “处理……伤口?”

  “对啊,你现在就老老实实待着别动,很快就好。”

  启恒没再说话,他扭过头去,同时脸上恢复了一贯的淡漠表情。

  飞莺又从腰上挂着的小布袋里取出绷带,把他肩上的伤口包扎好,接着简单包扎和处理了其他的伤。

  这期间启恒虽然一直面无表情,也没吭声,但从他额头冒出的冷汗就可以看出,他并非感觉不到疼。

  飞莺帮他穿好衣服后,就很自觉地与他保持开距离,坐到火堆旁开始捣鼓吃的。

  “你……为何会救吾……”启恒突然开口打破了沉默,随后又道,“之前吾,之前我都没有救你。”

  飞莺蹲在火堆边搅动锅里的东西,火堆旁还摆着两只碗,这些东西也全是她刚刚从那个随身的小布袋里掏出来的。

  这布袋上绣着一只在蓝天白云间飞翔的小鸟,外表看起来不大,实则是个低级法宝,里面的空间可以容纳许多东西,是姑姑送给她的宝贝。

  飞莺随口回答:“我想救便救,哪来那么多理由。”

  启恒的眼神变了变,在天界从来没人敢这么跟他说话,但是转念一想,今时不同往日,便不与她计较了。

  “冰洞里到底发生了什么?那魔物分明想要了我们的命。”他又问。

  “我也不知道,反正我一醒过来就看到这块石头掉在我手上,或许它突然不想要我们的命了呢。”飞莺边说边取出那块泪滴般的石头,它在火光的映照下闪烁着幽幽蓝光,煞是好看。

  启恒怔了一怔,石头所散发出的那股魔气让他突然回想起了一些事情。

  他凝视着飞莺,冷声问:“你究竟是什么人?这霜魔之心怎会归顺于你?”

  飞莺一听,反问他:“霜魔之心?你认识这块石头?听你的语气好像它来头还不小。”

  “你当真不知道霜魔之心?”

  “不知道啊。”

  启恒注视着她的眼睛,确认她没有说谎后,才缓缓开口道:“三千年前,霜魔在人界毁了一座城池,还杀死了城里所有的凡人,手段极其残忍。后来天界派出几名仙吏才将他就地处决,只是没想到,他竟然还在凡间留有这等魔物。”

  他停顿片刻,接着说:“你手上拿着的是霜魔的灵魂和心力凝聚出的霜魔之心。因为魔族的力量来源于心,所以这应该也是他在这世间最后的执念。”

  “但是,他这么做应该也是有苦衷的吧……”飞莺看着手上的霜魔之心,忽然轻声道。

  “魔头就是魔头,无论有什么苦衷,都不能成为他滥杀无辜、为所欲为的理由。”启恒的语气颇为严厉。

  飞莺却是没理会他,只自顾自地对石头说:“无论如何,往事皆已成风,你也受到了应得的惩罚。我答应你,一定会替你完全夙愿,让你早日安息。”

  她手中的石头如有回应般,闪了闪蓝光。

  “好了,先吃点东西吧。”飞莺收起石头,把锅里煮的东西倒了些出来装在一只碗里。

  然后她端到他身边,他刚想抬手接过碗,就发现左臂根本动弹不得,于是他伸出微微颤抖的右手。

  见他这般虚弱的模样,飞莺叹了口气,道:“算了,我来喂你吧。”

  启恒本想拒绝,但看到她蹙眉,最后还是把话咽了回去。

  她一勺一勺地把野菜汤喂给他,期间还很细心地把汤水吹凉些,免得烫着他。

  整个过程中两人都没有说话,不过飞莺也不觉得尴尬。反正她以前在黎山救助那些受伤的小动物时也是这么做的,尽管现在这只“动物”的脾气和气场都有点大。

  喂完他,她又回到火堆边给自己盛了一碗汤,美滋滋地喝起来。

  启恒咳了几声,思索片刻后,平静地说:“你之前会输给食尸鬼,不是因为你没能力,而是因为你不懂缚灵绳的真正用法。”

  飞莺转过脸来,好奇道:“那该怎么用?”

  “你若想用它捆住对手,且不让其逃脱,需得注入灵力并默念一句口诀——万恶诸邪,捆身缚灵。”

  “万恶诸邪,捆身缚灵……”飞莺跟着默念了一遍,把口诀牢牢记下。

  启恒说完便闭上眼休息,不再多言。

  他心想,这只雀妖很走运,有缚灵绳在手,就多了点活命的手段。他之所以会从食尸鬼手上救下她,也是因为看到了这根与天界有关的法宝。

  见他睡了,她收拾好锅碗,又在四周布下简易的警戒结界,然后才放心地靠着一块石头睡觉。

  经过与霜魔之心的战斗,两人都疲惫不堪,双双熟睡过去。

  恍惚中,她听到耳边响起声声鸟鸣,鼻子也嗅到阵阵花草的清香,她的眼皮动了动,随后睁开眼看向周围。

  此刻天已经大亮,这片树林似乎也恢复了正常。

  飞莺扭头看到启恒还在旁边的树下睡得正酣,并不急着叫醒他,而是起身打算把还残存着余温的火堆熄灭。

  听到动静,启恒也醒了。

  他静静看着她熟练地处理掉火堆后,用右手撑着地面自己站了起来。

  “走吧。”他淡然说完,转身朝一个方向走去。

  飞莺觉得他的忍耐力当真是远超常人,受了那么重的伤居然还能走动,简直不可思议。

  两人并肩走在林子里,她本想走得慢些迁就他,不曾想他根本没有负伤的样子,依旧步伐稳健。

  一路上他们并无交谈,直到走出林子,两人站在一条山路上。

  飞莺犹豫了片刻,还是开口道:“那个……我得去找我的伙伴了,我们就此别过吧。”

  “嗯。”

  飞莺不由得愣了愣,这冰山一样的男人居然回应她了。

  启恒不再停留,往路的一头走去。

  她望了眼他的背影,忽然想起小灰说过的桃花运,但很快她又忍不住苦笑着摇摇头,这种“桃花运”她倒宁可别再遇到。

  她还依稀记得村子的大致方位,于是沿着山路的另一头下山。

  走了约摸一刻钟的时间,突然远远看到两道人影站在山边,辨认出那两人后,她激动地大喊道:“墨梅,小灰!我在这里!”

  三人终于团聚了,都抱在一起又哭又笑。

  墨梅发现飞莺身上除了一些皮外伤,并无大碍。但是听她大致说了下这两天发生的事,还是担忧不已。

  “飞莺,这趟出来你遇到的事情也太多了,我都不知道要怎么跟姑姑交代了。咱们赶紧回去吧,可别再出什么岔子了。”墨梅忧心忡忡地说完,一把拽着飞莺的手臂往前走,生怕一不留神她又被卷进什么是非之中。

  飞莺含着笑,也就任由她这么拽着。

  三人向着家的方向前进。

忆琋羽

两人有所接触,前路漫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