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陵中花

第四十七章 成功说服

陵中花 九子川 2157 2019-03-15 11:36:24

  “七年前,到底发生什么了?”慕千陵发现似乎有张巨大的网将她笼罩其中,好似所有事情都是安排好的,好似她的人生也是被安排好的,难道自己的重生只是一场笑话吗?

  “七年前,那个自称巫族族长的女子说是可以解蛊,你司徒爷爷一开始并不相信她,毕竟巫族是比我们这些世家还要神秘的民族,但是她不知道给你司徒爷爷看了什么,或者是说了什么,你爷爷他答应了,但是结果并不尽如人意,司徒老夫人还是死了。”

  “怎么会?”首先,慕千陵肯定自己没有出过巫族一步,但若是司徒爷爷啃相信那个假的,说明她身上就有能证明她是巫族人或是巫族族长的证明,是什么呢?是图腾,是巫族族长的图腾,虽说巫族神秘,但是对于外界来说,他们对巫族也不是什么都不知道,而他们最为知晓的就是巫族人的图腾和历届巫族族长身上的图腾,那个女人到底是谁,为何会有巫族族长的图腾。

  “其实,一开始她的救治对于司徒老夫人是有效的,在她的救治下,司徒老夫人,可以下地,赏花,甚至还与我们有说有笑,我们一度以为没事了。可是就在那个女人走后,一切都变了,老夫人她开始觉得浑身没劲,后来发展成嗜睡,最后竟再也没有醒过来。”

  “那就没有再去寻过那个女子吗?”慕千陵心中已经有了不好的猜测,若真是她想的那般,巫族远远不如自己前世想的那般不理世事。

  “寻了,不过没有寻到,按理来说,进出无脉城都需要通牒,但是她如同神仙般来去无踪。自那以后,老爷子似是失去了半条命一样,迅速老去,而我的夫君也因此受了打击,他认为是自己的过错,是自己没有保护好娘亲才使得娘亲的离世。”

  “那司徒伯伯现在在哪儿呢?”

  “失踪了。”杜兰说到这里,竟有些哽咽,不似刚才的平静“他们都说他死了,我不相信,我就守着这杜园,守着他给我建的院子,等着他。”

  “杜姨,你不要伤心了,吉人自有天相,相信司徒伯伯会回来的。”慕千陵现在真真切切地发觉到亲人的离去对于活着的人是多么大的打击。

  “嗯,我知道。因为这件事情,夫君生出了去无脉山修习的想法,就这么一去不回。”

  “无脉山?为什么?无脉城不就已经是一个修炼的好地方了吗?您说司徒伯伯天赋过人,在无脉城修炼,不出几年怕是也无人能敌了。”

  杜兰听到慕千陵的话,摇了摇头,“小无忧,你不懂,无脉城虽说灵力充沛,但是我们无法自行吸收,也就是说我们虽说天赋异禀,但是能吸收多少灵力要看天意,要看无脉城会给我们自身多少灵力。只有进入无脉山,找到山脉,才能解除自身的屏障,吸收灵力。”

  “这是为何?”

  “这是诅咒,想要实力,就要付出代价,这是迁居无脉城的古老居民与上天定下的契约,呵,这就是变相的诅咒。”

  无脉城竟有如此的秘辛,外人盛传无脉城是向往无忧的地方,是与神明最接近的地方,是极乐天堂。可是这里也有不为外人所知的黑暗,人性的贪婪与懦弱。

  “我不知,当时夫君是怎么说服司徒老家主的,结果就是夫君去了无脉山,但是没有回来。你司徒爷爷不想让你在这儿修炼,就是不想让你进入无脉山,因为你无法在这无脉城修炼,你无法吸收这里的灵力。无忧,你爷爷也是为你好,其实这个世界不乏灵力充沛的地方,你可以。”

  还未等杜兰说完,慕千陵就开口说道,“杜姨,我知道,但是世界之大,我不想浪费时间去寻找,明明现在摆在我面前的就是一条捷径,为何要我舍近求远。我知道你们是为我好,可是我来不是游山玩水,不是因为我害怕而找个地方来逃避,我也不是来为我的豪言壮语做秀的,我要为我爱的人筑起坚实的后盾,我不想成为那个拖油瓶。杜姨,您明白吗?您知道为什么司徒伯伯一定要打破自身的屏障吗?因为他恨自己的无力,无力保护爱的人,所以才会选择那样做,而如今,我也是这样,而我一定会平安归来。”我也会成为你们的骄傲。

  杜兰看着慕千陵,心头一酸,抱住慕千陵竟哭了起来,“我知道,我知道,可是我舍不得啊,我舍不得啊,我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可是我舍不得啊。”

  慕千陵用自己的小手圈着杜兰的脖子,慢慢拍着她的后背,也不说话,她知道,这个娴静的女子,是需要一个爆发点的,这样的亲人是多么难能可贵。自己前世孤身一人,自己死了,怕是连个哭丧的人都没有,而且这一世,有人宠,有人疼,有人爱,不管是谁在背后操控,自己也绝对不会屈服。

  等慕千陵把杜兰哄到床上睡着了,她才踏出杜园,结果一抬头就看见了司徒端济,“司徒爷爷,你怎么在这里?”

  “你不是想找我吗?”司徒端济就这样站在杜园的门口,看着杜园的那块牌匾,“这是他亲手写的,亲手刻的。”

  “小无忧,你若是真的想去,爷爷不拦你,爷爷也知道拦不住你,你就像当时那个臭小子他爹一样,一样的倔。我老了,终究是赶不住你们年轻人了,不管了,不管了,不过,我希望你在明年过年的时候能回来看看爷爷。”

  “爷爷。”

  “行了,这几天好好休息吧。”

  慕千陵看着司徒端济远去的背影,就像是第一次见他远去的背影一样,孤寂,没落。“爷爷,我一定会平安回来,陪您过年,若是我能找到司徒伯伯,一定把他带回来。”

  “小无忧,想做的事情,我一定帮小无忧。”

  “啊!你属鬼的啊,吓我一跳,你什么时候出现在我身后的。”宿玉刚刚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在慕千陵身后,差点吓死慕千陵。

  “胆子真小,走了,回去了,给你做了好吃的。”

  “嗯?你做的?”

  “那是当然了。”

  “真不可思议。”

  “那是你小瞧我了。”

  “哦。”

  “走快点,小短腿。”

  “你才是小短腿。”

  太阳在两人的说说笑笑中悄然落下,这个夜晚到底有多少人不得好眠,谁也不得知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