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族恋情 不若归零

吾爱之灵牌

不若归零 马小木木木 2013 2019-03-15 02:03:36

  【魔界涅罗宫后方隐蔽山洞】

  归零已经许久没梦见那个女子了。

  女子素衣清颜,还是一如既往的看不清楚脸,只是衣裳不再如上次梦境般染上血迹。

  行步九重天,经过的仙娥仙侍都恭敬行礼,道声:“上神。”

  上神?归零从未听说九重天上有什么女上神。还存活于世的神,也没有多少了。

  普天之下,归零只知道九珈是为不死不散的共天之神,月下星君乃为正缘仙尊所以不死,除此之外,仿若无他了。

  再看这女子,归零倒是满心敬佩了。女上神哎,多么让人敬仰的存在。

  女子点头以示回礼,不骄不躁不傲不负。

  挽着一个简单的发髻,走进一座宫宇,庭院青石处驻足,看着满园翠竹,还有几颗桃树。坐上一把不过再寻常不过的竹椅,明明闲情雅致,硬是一股子上位者的感觉。

  女子气息平稳,竟是在这春风中小憩着。虽然天气回暖,架不住春意薄凉,再多些许,恐怕要着了凉。

  归零静悄悄的向前走去,拿着一方薄毯,想要将女子的身体裹住。只是归零却忘了,这不过是梦境,自己于这梦境来说,的的确确是个局外人。

  正怅然间,一道修长身影闯进归零的眼中,满眼怜爱更是归零从未见过的深情。

  男子解下披着的大氅,轻柔的盖在女子身上,只是紫色终归太过贵重,与这方素雅有些违和罢了。

  男子仍不觉,默默注视着女子的睡颜,带着笑意。仿佛这春风也变得温柔起来。

  归零看着这一幕,越来越觉得自己的多余。

  也不再想探究这梦境,脑中就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逃离。

  从梦境中逃脱出来,衣衫早已湿透却浑身不觉,只是大口大口的呼吸着。

  那女子…是谁?

  平复了片刻,归零这才发现自己竟然在这魔界睡去,布赫大长老也不知道何时走掉。

  算了算时间,应该是第二天了。

  只是归零不知道的是,这梦,有人同她一起。

  推开窗,望着视野所及的竹林。

  “十万年了,你终于来我的梦了。”

  ——————————————————————

  再看这隐蔽的山洞,如若仙境桃源。

  归零对于这个地方的确有着不少兴趣,但一想到布赫大长老说过,这是母亲曾经居住过,油然而生的一股亲切。

  凤眸扫过,发现了什么,起身抬脚。将藤蔓掀开,有一个不引人注意的小洞,里面似乎藏着什么东西。

  一点一点的拽出来,是块长木,缓缓转过来,归零满脸震惊。

  上面所写吾爱涅罗之灵牌。娟娟字迹与山洞存留的手稿分明就是同一人所书写。

  这…这是,母亲所写。

  不是说北荒一役除天帝无一生还么。

  手中灵牌重量尚在,又是在这隐蔽地方,定然做不了假。

  归零心中欢喜,母亲极大可能尚在人世。归零小心翼翼的将灵牌归置原位,将藤蔓掩盖好,双手合十冲着那方向拜了拜。

  在这处呆的时间也够久,自己泣灵的身份注定了,不能与任意一族有过多的接触。

  出了山洞,方要飞出这涅罗宫的地界,就遇到了布赫大长老,归零从布赫大长老口中得到了不少,于情于理都要正儿八经的道声谢。

  两个人在这无人敢闯的涅罗宫下方会了面,归零还未开口,就见布赫大长老掀起前袍,跪地抱拳。

  脸上一本期待道:“寒烟乃涅罗帝心爱之人,归零大人乃寒烟爱女,还请归零大人执权魔界,复兴魔族。”

  归零连忙上前搀扶布赫大长老,搀扶不动,便偏走一步道:“布赫大长老也是知晓我泣灵身份,注定不可能成为任意一族的掌权者,这话我就当没听过。”

  这份权力,归零实在担当不起。布赫大长老的一声归零大人,却是将泣灵身份抛了去。

  归零确实痛恨天族,尤其知道母亲的事之后,更是恨不得将天帝扒皮抽筋碎尸万段。

  但行之有道,奉司行事。故而不可答应。

  归零说完,思索一下行了个大礼,抬步欲走。

  布赫大长老焦急问道:“归零大人可记得曾答应过班列大司掌什么?”

  想起那道通天令牌,归零并未转身点了点头,后来意识到布赫大长老看不到,说:“除我本分之外任何,均可。”

  言毕,步行。

  布赫大长老起身,看向归零的背影,满眼泪花嘴唇蠕蠕:“涅罗的气息。飞魔令的气息。”

  【九重天太初宫】

  一位仙侍来报:“机缘宫主让来传个话,异变发生,大战在即。”

  机缘宫主只凭心情做事,若不是清则帝君嘱咐过,千枢一点都不想跟天帝扯上半分关系。

  天帝听闻,心中咯噔一下,所谓异变,又是何意?

  将那位传话的仙侍叫了过来:“你去打听一下,魔界最近可有什么事发生?”

  不消片刻,仙侍回话:“回天帝,听闻魔界几位长老在摩罗宫魔石前祭拜,好似九道飞魔令主人出现了。”

  天帝沉吟,九道飞魔令拥有者有着什么权力,天帝自然知晓。皱着眉头又问:“可打听出来九道飞魔令的主人是谁?”

  仙侍抱拳,道:“不曾。”随后想了想又道:“魔界的人好似也不曾。”

  天帝抒了一口气,紧张心情一下子缓解不少。所谓异变,大概如此了吧。

  好在魔界的人没找到,一旦找到带领魔族的话,天族没有准备,恐怕会吃不少亏。

  不行,一定要先下手为强才是。

  挥了挥手让仙侍下去,谨慎的去了太初宫的密室。

  步至水晶棺前,拍拍里面的折骨,面上带着不加掩饰的欣喜,自顾自说着,放佛那具尸骨能听到是的:“涅罗老弟,本帝听闻你族九道飞魔令主人现身,虽不知如今何方。你生前与我关系甚好,不会介意我替你管理魔界吧。哈哈哈哈哈。”

  天帝的笑声回荡密室,带着重重回音,那百位仙侍仍是保持着一个姿势。对了,他们是听不见的。

  翌日一早,天帝下令出兵,仙魔大战的帷幕彻底被拉开。

马小木木木

感谢观看。   归零梦境中的男子,是不是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呢。   对了,没错,就是我们大名鼎鼎的清则帝君九珈啦。   仙魔大战啦。好激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