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炮灰女配甜宠日常

第十九章 捏捏小脸

炮灰女配甜宠日常 向风偏笑 4172 2019-04-15 22:00:00

  少年们坐在门口的长椅换袜子。只看得见依稀背影。

  文佳耳去玩别的项目,卫维跟着林小雪在一张蹦床上蹦啊蹦:“你眼花了。”齐亦这会儿在学校收拾东西呢吧,要不然就是回家了,反正不可能来这儿。

  林小雪也觉得是她眼神不太好,在周围搜梭一圈,悄咪咪眨眨眼,商量着:“卫维,我们叫个小哥哥过来一起玩。”

  卫维被她拉着走,没多想。

  卫维她们在靠里面的蹦床上,齐亦抬步走过去,半路一个出来女生截住了他。

  那头林小雪拉着卫维拦住一个肌肉丰满的男人,小臂粗壮有力,就像拳击场上的那种体型。

  “小哥哥,你好。”林小雪比较大大咧咧,直爽的性子不善于拐弯抹角:“能一起玩游戏吗?”

  刚刚过来的时候,林小雪附在卫维耳边小声:“要找有肌肉的小哥哥,那样才好玩。”

  卫维看着眼前肌肉小哥哥有她两个手臂粗的臂膀,有些腿软,猛男带不动怎么破,她怕她们hold不住。

  肌肉男小哥哥皮肤黝黑,笑起来两排白牙闪瞎狗眼。

  在游戏之前,卫维当聊天随意问一句:“小哥哥,你用的是黑人牙膏吗?我看你的牙挺白的,还带闪。”

  肌肉男又咧开嘴:“好巧我用的也是黑人牙膏。”

  卫维:“……”

  肌肉男自顾自说:“真的特别有用,不知道你有没有这种体验,自从我从三亚回来他们都说我牙变白了。”

  卫维:“……”

  彻底没了企图跟他继续聊天的想法。

  三分钟之后。

  卫维躺在蹦床上,双手交叉在胸前,身体随着男人的跳动在蹦床一上一下地晃,内心将林小雪吐槽了千千万遍。

  肌肉男一上一下地在旁边跳,大有气势地莽足了力气准备开战。

  卫维胆子不小,猫一样的胆子,一个惊雷就能吓炸毛。现在手都有些抖,就怕没被接住还飞了给砸墙上。

  一下,两下,她的身体腾空,有要往下掉的趋势,卫维心里想着,肌肉男从三亚带一身黑色素回来,家人没有说,哇你怎么黑了,相反一句,哇你的牙白了好多。这证明什么?

  这证明了世界还是充满善意的。

  下一秒,她被淡淡冷冷的气息包围完全。

  林小雪举着手机,要把游戏全过程记录下来,一个黑乎乎的黑团闯入镜头,她定晴一看,拍视频的手顿住,这个突然乱入视频里,抱住她们卫维的人……?

  卫维紧紧闭着眼睛,徒然升起凉意,莫名其妙,怎么背上凉飕飕的。

  之后暗舒了一口浊气,被接住了挺好的,不用再来一遍,她睁开眼睛道谢:“谢谢……你。”

  声音一个字比一个字小,后面的字她声音又一个比一个大。

  “齐?亦?”

  卫维猛然清醒,世界不尽善意,偶尔也有狗和诈尸。

  “好玩吗?”齐亦和她对视,说话有些冷:“玩得挺开心,还有小哥哥作陪。”

  卫维:“……”

  冷酷齐亦的话带着酸味,堪比陈年老醋经久不衰的味道,让卫维有些不舒服。

  小哥哥作陪……她又不是去夜店找|鸭,这话说的可不好听。

  而且……这他妈怎么有种出墙被抓包的代入感???

  丈夫抓到出轨偷情正和别的小哥哥玩得开心的不洁妻子,嘲讽辱骂——

  你个贱人!竟然敢背叛我!看我今天不好好收拾收拾你!!

  标准霸总调教小娇妻式吃醋。

  ……

  卫维觉得她可能要死了。

  这个世界对她一点也不善意。

  相比她,此刻齐亦觉得自己像吞了一块冰,又像咽了一口火。

  他手下摸到的皮肤是女孩手臂上,触感细细嫩嫩,抱住的身体又柔柔软软。

  他猛地从小腹钻出一片躁意。

  卫维被他抱得浑然不觉,公主抱考验男人的臂力,她很瘦,齐亦捞着她的身体毫不费力。

  随着时间的推移,齐亦耳根子渐渐红了起来。

  卫维:“你脸红什么?”

  她还被齐亦抱着,以一种公主抱的姿势卧在他的臂弯里,手在混乱间搂住了他的脖子,现在正紧紧圈住。

  齐亦冷冰冰地看着这位正被男生——还是全世界帅惨了的他抱住而没有丝毫女生应该有的害羞和不自然的卫维:“你是打算赖在我身上?”

  ……

  刚刚被齐亦拒绝玩游戏的妹子抱着泡沫块,在一旁委屈屈。

  说好的不玩游戏呢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果然,好看的男生都名草有主。

  肌肉男鞠了个躬,懊恼地抓抓头脑勺:“抱歉小姐,我是这儿的工作人员,刚刚没接住你是我的失职。”

  卫维被齐亦面不改色放了下来,“没关系,也只是游戏。”

  肌肉男又冲林小雪道了个歉,林小雪挥挥手,没事没事,她拍到了更劲爆的一幕。

  齐亦:“你明天别来上班了。”

  齐亦大少爷惯了,做事也是雷厉风行,又齐钢石当年的风范,十八岁就是个小霸道总裁。

  小霸道总裁一开口就让人家没了饭碗,卫维很不爽他牛皮样:“你能不能有点人性!”一开口怎么就那么让人不爽呢。

  “那个……”肌肉男看他们俩针锋相对,脾气贼好,缓和场面说:“我正要辞职呢,要回去写毕业论文了,所以这兼职我当不了了。”

  “……”

  卫维埋着头摆手:“你走吧。”

  “卫维妹妹!”

  “卫维。”

  秦宇梓和杨浩在后面,齐哥走的快他们跟不上啊,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齐哥那速度跟有人抢他媳妇似的。

  他们两分别叫了卫维一声,算是打招呼,随后又跟林小雪和文佳耳打招呼,毕竟一个班。

  一个班的林小雪和文佳耳也分别说了声你好。

  官方客套。

  *

  文佳耳在高处。女孩抱着面前的杆子硬是不肯松手,工组人员耗不过她,试图掰开文佳耳在杆子上收紧的手。

  文佳耳死死咬住牙:“我不要,我不要下去。”

  工作人员:“你不下去那你还来玩什么?”

  这是蹦极管有名的蜘蛛塔项目。

  来玩的人很多。

  奇葩倒是只有她一个。

  许是看见女孩快哭了,工作人员叹息一声:“放心不可怕的,全都是有弹性的带子,最底下也是蹦床。”

  文佳耳嘤嘤乌乌:“那……有多高啊。”

  工作人员赵本山腔调:“不高的,你眼一闭一睁,一分钟就过去了。”

  工作人员模仿赵本山小品的腔调把文佳耳逗笑了,破涕为笑没超过一秒,文佳耳就被强硬拉开杆子上的手。

  一把被工作人员狠心推进了身后的一层一层的蜘蛛网。

  小姐,你再不走后面的人就该投诉了!

  文佳耳一格一格的往下落。

  弹簧带一样的带子密密麻麻编织成网,女孩瘦小的身体落进带子的空隙里,嘴里还小声地喊:“哎呀!”

  *

  蜘蛛人项目又叫粘贴墙。

  杨浩穿上特殊的衣服,笑嘻嘻的像个两百斤的大傻子:“听说穿上这个人能粘到那面墙上去。”

  林小雪来了兴趣:“我也玩,等等我。”

  “卫维你玩吗?”

  卫维扫视了一圈,这个蹦极馆挺大的,既然来玩就玩个够本:“玩。”

  杨浩吼齐亦也来玩,齐亦看了看倒着粘在墙上的杨浩。

  后者一脸笑嘻嘻,齐亦怎么看怎么觉得杨浩怕不是个傻子。

  整天嬉皮笑脸跟个带大红鼻子的小丑一样。

  “齐哥——”

  “不玩。”

  被截胡的杨浩:“……”

  卫维拿服装时想到齐亦,她们都玩,他既然来了应该也要玩。

  齐亦盯着卫维给的特殊服装:……

  林小雪看见杨浩倒粘在墙上差点笑岔气:“你……你怎么做到的哈哈哈笑死我了,我……我要拍下来。”

  杨浩还在墙上,“喂,”他用力但无法摆脱墙面:“林小雪你别拍……”

  林小雪已经拿镜头对着他了,杨浩本能对镜头比了个剪刀手耶。

  “啧啧,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却很诚实。”拍完,林小雪又说:“杨浩你教教我们呀,怎么倒着粘上去的?”

  在学校里杨浩秦宇梓齐亦三个人都一起玩,齐亦不好惹惹了他他十倍奉还。

  所以三个人都被林小雪打上了不好惹的烙印。

  但倒挂金钩的杨浩和穿着黄黑服装像大蜜蜂的齐亦,林小雪已经不觉得遥远不可接近了,说话不知不觉中随和起来。

  杨浩倒着头在墙上惊爪爪:“齐哥,你不是不玩儿吗?”

  齐亦穿着大黄蜂衣服,对他的一惊一乍视而不见,杨浩戏谑调笑:“齐哥,你知道你现在像个什么样子吗?你要不要照照镜子。”

  “闭嘴。”

  “你知道你和沙僧的区别吗?他是沙僧,你是沙雕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哦,”齐亦开口,带着零下八百摄氏度的低温,夹杂着冷风冷雪。

  齐亦要说话,杨浩跟齐亦相处这么多天,对他的秉性了如指掌。

  狗嘴里吐不出那啥,齐亦嘴巴里也绝对说不出好鸟。

  真的,他发誓!齐亦要是能说出好话来他把头砍下来。

  没有接着前一句,齐亦话锋一转回应说:“你知道你和小蜜蜂的区别吗?”

  “我不想知道。”

  “他是小蜜蜂,你是吃了屎的小蜜蜂。”

  “……”杨浩的嘴当时就笑硬了。

  学到技巧之后,卫维和林小雪在垫子上跳啊跳,在靠近墙面的时候一个反身,两只“蜜蜂”都上了墙。

  两个姑娘笑出了声:“我们怎么下去?”

  卫维噗嗤一声笑出来,一双眼亮晶晶的。

  她嘴角细细小小的酒窝,跟会说话似的,牛奶肌滑滑嫩嫩,白皙美丽的脸蛋上洋溢着青春。

  倒吊卫维勾着头一双眼珠子咕噜咕噜四周看,所有风景在卫维眼里都颠三倒四。卫维看齐亦“颠倒”地走过来,停在她面前,突然伸出手捏了捏她的脸。

  下手不算温柔,捏得她有些痛。

  “……”

  这就算了,卫维看见齐亦捏完之后,没有丝毫心虚,反而还有点嫌弃????

  众人见齐亦的大拇指和食指相互摩挲几下,正经而淡然地说:

  “掉粉了。”

  “……”

  倒着的杨浩:......

  倒着的林小雪:......

  卫维想把粉饼直接扣他脸上。

  以后要出寝室的,妆不可能一直画,卫维今天粉打的虽然薄了点,但仔细定妆了。

  原以为能撑到回齐家,卫维早上出来的急,中午毫无准备地被林韵提过来,自然没有补妆,现在妆不知道掉了多少。

  但掉粉……不至于吧,她铺的又不是面粉,还能一跳就掉那么明显,那样的话她还不如直接把面粉盖脸上算了。

  狗才信齐亦的鬼话。

  -

  文佳耳和秦宇梓一起朝这边走过来,看见倒挂的三人,文佳耳掩嘴想笑:“卫维,小雪。”

  卫维在工作人员帮助下从墙上解除桎梏,上前帮忙把林小雪扯下来。杨浩用脚在墙上一蹬,身体脱离黄黑相间的条纹墙面,倒在泡沫垫子上,哭笑不得地哎哟叫了一声。

  “你们俩怎么在一起?”卫维看到文佳耳和秦宇梓。

  文佳耳不好意思的笑:“刚刚玩游戏他在我后面,结束的时候刚好碰到了,秦宇梓说你们都在一起,就一起过来找你们。”

  文佳耳和秦宇梓,这一个是齐亦命中注定的女主,一个是他兄弟……

  原著里齐亦可是醋王上线,见到文佳耳和男性走的近就抓狂。

  卫维弱弱地看了齐亦一眼。

  齐亦还穿着蜜蜂服,在一众“小蜜蜂”中,齐亦就是鹤立鸡群的那只鹤,挺拔帅气。

  卫维想,齐亦脸上没什么表情不声不响的样子,心里估计都气炸了。又不自觉地给他想象了一通他炸毛吃醋应该有的台词:

  该死的女人!你竟然敢跟别的男人走那么近!!!

  然后摁墙上一通乱亲ooxx。

  ……

  这才是此书正确打开方式。

  现实是,齐亦看都没看他们两个人,连眉毛都没有皱一下,漫不经心松松垮垮拿着手机在一边玩啊玩,没有丝毫所谓男主的自觉。

  嗯……好吧……那就让卫姐帮你们一把。

  卫维从包里鼓捣出一盒纯牛奶,举手叫:“有人喝牛奶吗?”

  周围一片死寂,没人吱声。

  “谁喝纯牛奶啊,那玩意儿又不解渴。”杨浩嬉皮笑脸,“我去找前台要水。”

  卫维白了他一眼。

  文佳耳弱弱地声音响起来:“我想喝。”

  等的就是你,卫维爽快地给了文佳耳:“嗯嗯,你喝吧。”

  文佳耳其人,女主,天生对纯牛奶有谜一般的执念,但对牛奶过敏,一碰就死,偏偏一看见牛奶又抑制不住。

  聪明卫维静静地等着男主,霸气开口,稍加阻拦。

  

向风偏笑

在线齐亦日常作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