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无忧有虑

第五章 财迷未末

无忧有虑 砂糖畅 2223 2019-02-12 05:25:00

    无忧买了些衣服,又去客栈洗了个澡,好好地吃了顿饭,五两就基本上没剩多少了,他暂时先不管钱的事,先出去看看,他想看看这个国家。

  衣服,这个国家的平民穿的大部分都是布做的,而贵族就是丝织品和锦布了,再富裕点的像皇族穿的是绸缎,看来这些和前世都差不多,只不过前世有皮衣,这里的冬天无忧也经历过,特别冷,普通的衣服要穿好多层,看来以后可以考虑做一件皮衣。

  食,农民主要种植的是稻米和小麦,小麦磨成面粉做成了糕点,并且这个世界的人也特别聪明,知道小麦可以磨成面粉后,把大豆,红豆之类的也尝试了磨成粉,做成红豆糕,绿豆糕。

  住,都是木头搭建的房屋。平民只有一个小院子,不似贵族,还带了一个花园。

  行就普通了,走路,骑马,马车。这个世界的人也知道用石头铺路,所以下雨也不用担心大道上不能走,贵族会搜集些青石来铺路,为了美观。

  无忧看着路两边的店铺,有卖胭脂的,有炼铁卖兵器的,还有卖一些风丸的,因为风能是治愈的能力,但是有些时候一个队伍里并没有这个能力者,所以他们不得不拜托其它风能者把治愈的风存起来,久而久之,有风能力者发现了这个商机,就把风能存在小瓶子里,用以出售,从此就代替了前世的药,来治愈人们,不过这大概只有贵族能使的起吧。

  “对不起,对不起,小弟弟你没有事吧?”无忧想的太投入了,以至于没有看到一个匆匆忙忙跑过来的身影,然后直线般地侧着碰了他一下,无忧蹙眉,眼睛看了眼眼前的少年,8,9岁的模样,穿着还不如他从皇宫里穿出来的衣服,破破烂烂的补洞把全身都占满了,一双鞋子还露着大拇指,浑身脏扑扑的,唯有一双眼睛亮着,眼珠左右乱转,低着头,似乎真的是很焦急地道歉,唯有眼底的狡诈在蠢蠢欲动,这个人,无忧展开眉头,他终于知道他要做点什么了,有时候太过安稳真的还不适应啊,连思考都停了呢,无忧揉了揉脑袋,然后错开身子,迈开小步走了。少年也不再看无忧,摸了摸腰间到手的钱袋,一改刚才。全然不知道无忧已经知道。

  无忧跟着少年来到了一个角落,看着少年打开自己的钱袋,一脸茫然的掏出来两枚铜币。

  “呸,还以为有钱人家的小公子呢,结果还不如我有钱,好歹小爷我的钱可是以银币为单位的……”骂骂滋滋的话从少年口中飚出,看来这才是少年的天性。少年将手伸进衣服里掏额掏,结果只掏出了一个空袋子,少年突然瘫坐在地上“我的钱呢”他将自己所有地方都找了,袖子里,胸口处,头发里,鞋后跟,没有,全没有。他突然想起今天撞到的无忧“我这是遇上行家了吗”突然从地上蹿起,不行,他要去找到那个娃娃,找回自己的钱,呜呜呜,他的钱。

  少年一转头,无忧似笑非笑地站在他身后,手里抓着一个袋子,无忧抛了抛,哗啦啦的声音传出来,少年的脸色顿时一白,那是,他的钱。

    “好汉,大人,心肝宝贝,求你饶命啊”少年直接想要扑上去抱住无忧的大腿,可惜无忧一个转身就躲开了,笑话,他可是杀手之首,再经过这四年他对身体刻意的锻炼,现在的他就已经达到前世的水平,不,比前世还要强,可惜了他才3岁。

  少年看出来了,眼前这个小娃娃可不好惹,于是只能惨兮兮地看着无忧将自己的钱抛开抛去,眼睛也跟着钱袋转来转去,无忧有些想笑。

  “你想要钱吗”无忧问。

  “嗯嗯嗯,想要”小狗似地点点头。

  “钱可以给你,但是你要为我效命”无忧弯腰,紧盯着少年。

  一阵沉默,风吹过来,带着少年严肃的表情。

  “我凭什么要为你效命”来自少年的质问,不再是一副财迷的样子,气质从内到外都发生了改变,成熟稳重又带着锋利。无忧也没有被少年的气势惊到,反而暗自在心里点头,这才是黑暗之下的光芒嘛。

  “就凭我能给你更多财富”无忧也不再压制自己的本性,将自己的气势全然放出,将对面少年的气势直接压了下去。少年永远也不会忘记这一天。

  “主人”少年跪下,双手撑着地。

  “你叫什么”

  “属下叫末,请主人赐姓”原来少年是孤儿,孤儿一般是没有姓氏的,他们的名字也是自己长大后取的,除非他们能找到自己效忠的主子,让主子赐姓。

  “末,为什么是末呢”无忧顿了顿,继续说道“你有聪明的头脑,圆滑的性子,想必是经历了很多困难才养成的性子,再加上,你可不是平民,你这觉醒的能力可是不会让你坠到末尾的”

  “主子”末的眼睛都亮了。

  “既然你的名是末,不如你的姓就叫未吧,未来的未,形似末,却非末,真真假假世人皆不清,浑浑噩噩却出大成绩,如何?”

  “谢主人赐姓,属下以后就叫未末”未末再次跪倒,这次头紧紧贴着地,然后抬起,双手各自按住无忧的鞋子“吾,未末,以能力为赌注,宣誓效忠眼前主人,一旦背叛,能力化无,献血流尽”未末周围一阵能量躁动。契约赌注成。

  无忧震惊了,这个赌注太大了。这个世界上只有能力者才会立赌注,并且这个赌注是能力者和天地的契约,一旦违反赌注,誓言立即生效。“末……你不用如此”

  “不,主人,我明白我在做什么,您有令我臣服的能力”末一字一句地解释道,也许主人觉得他立这个誓言太冲动,但他不是冲动的人,他以为自己一辈子要居于人下,就算觉醒了能力,也会没有作为,之前他自以为自己有了能力,就去找贵族,想要成为贵族的侍族,但是被嘲笑了,所有人都在笑他异想天开,毕竟他的能力并不是特别强的能力,所以他给自己起名叫末,苦于人尾,时刻提醒自己不要太傲,他这圆滑的性子就是吃了很多次亏,挨了很多次打才悟出来的,现在有一个人告诉自己,自己有能力成为不平凡的人,自己也有闪光点,所以不管这个人是什么身份,他都会效忠。

  “好了,末,起来吧”无忧将钱袋扔给未末,他接下来要好好考虑一下未来,刚才只是有了一个大致的构思,但具体……还要从长再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