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纵天下情唯你独尊

第七章 进宫

纵天下情唯你独尊 呈祥韵绝 1858 2019-02-11 17:57:28

  已是天明,过了会儿,红日冉冉上升,光照云海,灿若锦绣。

  苏玉卿早早的起了,莫兰在旁替苏玉卿梳妆,一束阳光浅浅的透过窗子映射在苏玉卿的脸颊上,好不美丽,一双眼轻轻眨巴了下,透着灵动可人的劲儿,莫兰拿起了那支白翡翠的步摇簪子就要给苏玉卿戴上,只见苏玉卿伸出一只手拦住莫兰那只拿着步摇的手,道:“这支步摇还是不要带了,放在原先的盒子内,放置到库房内吧。”苏玉卿不让莫兰那那支翡翠簪子,随手拿了件翠玉珠花让莫兰帮她带上,梳妆完毕,苏玉卿起身看了看镜子,只见镜子里的苏玉卿,头戴一朵翠玉珠花,后面的发髻上簪了两支翠玉钗环,双耳上垂了副小巧水滴形状的翠玉耳环,脸上略施粉黛,将平时不施粉黛的脸庞上又平添了几分资采,一身浅绿的儒裙,下摆绣着白色梅花,高雅大气,外披古香缎做的披面儿,纵眼一看,好不是个美人儿。

  “禀大小姐,二小姐已经在前厅等着大小姐了。”一个婆子对着苏玉卿道,“莫兰,我们也快去前厅吧,免得让玉明妹妹等急了。”苏玉卿浅浅一笑,这丫头就这么着急吗?但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总归还是要烫着的。

  苏玉卿与苏玉明乘了轿子,从将军府往宫中的方向去了。

  越往宫里,路上的行人与商贩就越来越少,慢慢,就到了宫门口,从宫门旁边的侧门进入,行驶在甬道之间,到了福寿殿的侧门,苏玉卿与苏玉明下轿,进入福寿殿中,只见大殿内装潢精美,两人一同进殿寻了太后娘娘请安问好。

  “你就是绥远将军府的苏玉卿?”发话的人正是太后娘娘,位上的人一眼看过就能感受到气势逼人,一身雍容华贵的衣裳,头戴珠冠,足蹬一双云头彩履,正注视着脚下的苏玉卿,“回太后娘娘,臣女是绥远将军府的苏玉卿。”苏玉卿不卑不亢的给太后行了礼,“拓娜是你母亲?”太后结果宫女递来的茶水,茶盖轻轻在杯子边缘划了两下道,“回太后娘娘,拓娜正是臣女的母亲。”只见太后轻轻点了点头,赏了些个点心,便打发了苏玉卿与苏玉明两人出去了。

  “玉卿姐姐,玉明想去方便一下,劳烦姐姐先行去御花园中。”苏玉明出了福寿殿,找了个由头便走了;赏春宴办在福寿殿后方的御花园中,桌椅茶几都摆在桃花树下,苏玉卿站在桃花树下,微风一吹,片片桃花花瓣飘飘落落,可谓是“人景合一”。

  “喂,说你呢,你是哪家的小姐?”只听前方传来一女声,只见那人身着华贵,头戴的是名满都城的十二钗步摇,手上拿了把苏绣的团扇,面容姣好,一看能带上名满都城的十二钗步摇定是王上唯一的女儿——宇文琉玥,封号琉觞,“臣女给琉觞公主请安。”苏玉卿看见宇文琉玥便向她请了安,“免礼吧,你是哪家的小姐?”宇文琉玥一双天真无邪的眼睛看着苏玉卿,“回公主,臣女是绥远将军府的苏玉卿。”苏玉卿慢慢起身,对着宇文琉玥道,“苏玉卿?哦,我知晓了,你就是我二皇兄说的那个美若天仙的女子-苏玉卿!如此一看,还真的跟二皇兄说的一样。”宇文琉玥绕着苏玉卿看了一圈道,“臣女愧不敢当,谢公主与二皇子的夸赞。”苏玉卿双手作揖,道。

  “凝香,把我殿宇里的桃香送给玉卿姐姐。”宇文琉玥转身对自己的贴身侍女凝香吩咐道,“臣女多谢公主的赏赐。”苏玉卿刚要行礼,便被宇文琉玥拉住,“玉卿姐姐何必客气,我见你第一面就喜欢你,你就把我当成自家的亲妹妹好了。”宇文琉玥一把拉住苏玉卿,苏玉卿一时差点没站稳脚跟。

  “琉玥妹妹。”只听一男子声音,慢慢的便从远处到了面前,一看此人,便觉得他满是阳光活力,“这位是?”那男子见着宇文琉玥旁还有一位女子便不忍疑惑,道;“司马卓!怎么又是你呀,我的司马骁哥哥在哪啊?”宇文琉玥见着司马卓来了,便是一劈头盖脸,苏玉卿见到了司马卓,心想:这司马家是手握朝廷兵力的重臣,虽然没有皇甫家富甲一方,但是实权可是遍布天下了。“小女是绥远将军府的苏玉卿。”苏玉卿给司马卓行了礼,道;“原来是将军府的大小姐,在下失敬了。”司马卓也给苏玉卿回了礼,只见刚说完,宇文琉玥与司马卓两人便在一起打打闹闹,“司马卓。”只听冷冰冰的一声,叫人听了也头皮发麻,后背发凉,苏玉卿随着声音的来源方向望去,只见一男子身着一袭墨色绸缎长袍,胸前绣着四爪蟒蛇,再往上看,头束红宝石镶嵌的冠,鬓若刀裁,眉如墨画,目若秋波,“兄长,你.....”司马卓的话还未说完,便被宇文琉玥打断,“骁哥哥,你可算是来了。”宇文琉玥顿时放开了苏玉卿,快步走到司马骁身前,“臣给公主请安了。”苏玉卿正打量着司马骁,谁知那司马骁正好一抬头,与苏玉卿的眼神对视,苏玉卿突然一吓,抑制住了自己的惊讶,“骁哥哥不必多礼了,我们快些入座吧。”宇文琉玥拉着苏玉卿与司马骁去了旁边的席坐,司马卓一下子留在了原地,只对着那远离不久的三人道:“哎,你们等等我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