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我在冥界当大佬

第十四章 天后放大招

我在冥界当大佬 板栗大帝 1036 2019-03-15 12:00:00

  雪桐头也没抬,冷淡道:“我不想同你喝酒,回你的位置去吧。”

  我自己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又从怀中摸出个仙桃递至他面前:“那吃个桃子吧,可以涨灵力呢。”

  他终于有些不耐,抬头看我:“这桃子天宫多的很,除了你没人稀罕。”

  “没人稀罕又怎样,反正我觉得这是个好桃子。”我把仙桃塞他手里,“把它送给你,愿你前路似锦,能被所有人稀罕,能拥有全天下最好的东西。”

  “这是什么贺词,乱七八糟。”雪桐愣了一下,看了下手里的桃子,却未再给我丢回来,揣进怀里轻声说:“心意收下了,谢谢。”

  谢什么啊。我无所谓地想,若干年后你确实拥有了所有最好的一切,我不过实话实说而已。

  在这里待的久了,果然引人注意。我见连天帝都含笑侧目过来,赶紧溜了溜了。

  大婚之宴三天三夜,通宵达旦,我同八师弟吃喝玩乐,不亦乐乎。

  婚宴结束后,众位仙家陆续离开,我也打算再同父亲和寒藻住一晚上,明日天亮返回蓬莱。

  是夜我早早地便歇下,这几日欢庆,所有人都累的慌。我临睡之前忆起前世,突然想起从前朱琰过来的时候,天宫似乎是发生了什么大事的。可我这次过来,并未有什么异常啊!

  纠结了一会,我便不知不觉睡了过去。也不知过了多久,耳边突然传来一阵忙乱的拍门声。

  我从榻上坐起,揉了揉眼睛,窗外天色未亮,此时正是应当酣睡的深夜时分。

  这么晚叫我起来,必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心中微微一沉,赶快打开了房门。

  门站了个小侍女,恭恭敬敬地说:“打扰仙子休息了。外头有个仙侍自称是寰光殿的草木,有急事找您。我已吩咐他明日再来,不要扰了您休息,可他说事关大殿下,若见不着您,他现在就自戮在咱们门口。”

  我披上外衣,一言不发随她出去,门外正急得团团转的,果真是雪桐寰光殿的仙侍草木。

  草木一见我出现,立时扑倒在我脚下:“乐阮仙子,求您救救大殿下!”

  我一下子急了,见他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厉声道:“怎么回事?”

  草木泣不成声:“天后诬陷大殿私自下毁了她母族进贡给太子大婚的添福琉璃盏,说大殿下意图不轨,妄图诅咒太子和太子妃!她已经着人押了大殿下至她宫中,封住殿下仙体动了私刑!”

  我惊道:“不过一个物件而已,怎会这样大费周章!”

  草木趴在地上紧紧抓住我衣角:“我来之前,殿下已被打成重伤昏迷不醒!我听天后宫中人说,天后已派人提了殿下,正去往诛仙台,他们这是想趁殿下重伤,毫无还手之力时,将殿下从诛仙台扔下去啊!”

  我闻言大惊失色,抓起他就是一路狂奔:“你可去求见天帝?”

  草木哀道:“方才去了,可如今是深夜,天帝已歇下,身边又有天后的人,我纵然死在外头,也求见不了!所以才跑来仙子这里!”

  是了,看来今夜天后突然发难,应是早有预谋。大宴三天,天帝必定疲乏,歇下后难以求见。她夜审雪桐,纵然把他弄死了,天帝第二日发觉,天后家族势大,又有太子在,也奈何她不得,顶多重罚一番,待时日久了,有太子从中斡旋,她必能东山再起。天宫之内其他人纵然知道此事,也必定不肯为雪桐出头,只装聋作哑,生怕得罪天后太子。

  不过是个不受重视的皇子一条性命而已,死了就死了,难道还要天后偿命不成?

  前世朱琰在天界的时候,遇到的恐怕就是此事了!我要仔细想想,那会他是怎么做的?

  我一路向着天帝寝殿狂奔。天帝膝下只有两个雷光,纵然偏疼太子,但好歹大师兄也是他儿子。天家虽无亲情,但天帝总不希望自己的继承人最终只剩下唯一一个选择,万一今后太子有什么意外,那雷光一脉岂非要就此断绝?

  雪桐自小丧母,无亲族依靠,能从天后手下活到至今,与天帝私下庇护脱不开干系。因此我笃定,整个天界最不希望看到他死的,必定是天帝。

  我带着草木一路飞奔至天帝大殿之前,还未上前,便有银甲士兵拦住我去路:“何人擅闯?!”

  “我乃水君之女乐阮,有急事通禀,事关大殿下性命,请立刻通传!”我大声道。

  那天兵冷冷地说:“陛下已歇,明日再报。”

  我急道:“事关皇子性命,若是耽搁,你能担责?!”

  对方不仅无动于衷,且向旁边使了个眼色,顿时围过来一群侍卫,欲将我二人押下带走。

  草木哭丧着脸小声说:“乐阮仙子没用的,天后料到会有人求见天帝,今夜早就在安排了人手阻拦。”

  果真如此。事急从权,此时雪桐怕已经在去诛仙台的路上了,晚一步可能就无法挽回。我咬咬牙关,从怀中掏出紫玉笛,凝了全身灵力,放在唇边奏了起来。

  一道白光自我身周猛地晕开,光芒过处众人皆摔倒在地,刹那间空气凝结,风云变色,一朵黑云聚在天帝殿前轰鸣一声,便落了倾盆大雨下来,不出片刻雨又成冰,巨大冰雹噼里啪啦一阵猛砸。

  天界因天帝法力控制,万年皆是风和日丽不曾落雨,更何况冰雹。大殿内外人人皆愣了片刻,立时有人尖声叫道:“何人竟敢在天帝殿前呼云落雨!胆大妄为!死罪当诛!”

  四周立刻有许多人围了过来,我不慌不忙一边吹笛子,一边掐诀使术,一片一片击退来人。现在的我灵力有限,法器也不甚趁手,若是在前世冥城王的时候,别说这些区区天兵拦不住我,只怕这里的大殿都已被震塌了。

  正是混乱之时,突然有人道:“何人喧哗?”这声音不大,却直抵耳膜,震聋发聩,令人一阵眩晕。

  一股强大金光现出,我的灵力立时被压制,雨云也转眼褪去,四周混乱景象瞬间消散不见,仿佛刚才我的大闹不存在一般。场内兵士纷纷下跪,我放下手中紫玉笛,见一白发华衣的老者不知何时立于殿前,威仪赫赫,立刻识相跪下,大声道:“陛下!是小仙擅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