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绝世诡医:笑面大小姐

第二章 得救,回家

绝世诡医:笑面大小姐 喵主子的汪 2235 2019-02-11 15:53:03

  倾盆大雨瓢泼的下,乱石中的少女睁开了眸子,是妖异的红色,细看,还有一个浅浅的闪电标志。眉心一朵指甲盖大小的彼岸花印记,衬得小脸越发惨白。慕容然眨了眨一双狐狸眼,唇边又勾起笑。

  楚国琛王府大小姐,爷爷是楚国的开国大将军,与先皇是拜把子兄弟,楚国自建朝以来第一个异姓王爷。父亲在一次大战役中不幸牺牲,母亲在生下她后,伤心欲绝,随父亲一起去了。小叔是少将军,却遭歹人下毒,双目失明,腿也不大好,所以终年坐在轮椅上。为奖赏慕容氏护国有功,皇帝一纸诏书,将太子与慕容然赐了婚。

  慕容然集万千宠爱于一身,虽出生将门,却性格懦弱,天生血眸,被人说灾星,没有玄力,被人道废材。

  慕容然分析分析了形式,脸上的笑意却是止不住。

  看来,这太子殿下对他的未婚妻很是不满呐,不过也是,这原主确实没什么能让他满意的地方。

  慕容然闭上眼睛,计算了一下自己的存活率,睁开眼,血红的眸子显得整个小脸愈发没有血色。

  大雨将慕容然淋得狼狈不堪,雨水和血水混在一起,身上的伤口还在流血,把身上的衣服染得血红。

  慕容然拖着两条腿,艰难地在地上爬着,终于在不远处看到了一处山洞,轻笑一声,咬紧唇,爬进了山洞。

  “是谁?”一双血眸警惕地看着山洞深处,黑漆漆的一片。

  “小东西,你要死了哦!”带着幸灾乐祸的声音响起。

  慕容然看着一袭黑衣的男子走来,刀削般的面庞,俊美绝伦,剑眉下一双桃花眼,薄唇勾起笑,充满戏谑。

  “这位大哥,我看你这面相,最近有血光之灾,”慕容然的狐狸眼笑成了月牙,“不如,我们做个交易,你送我回去,等我回去了,帮你占上一卦,怎样?”

  她知道这个男人帮不了她,唯一的办法,就是回到原主家中,也就是琛王府。

  “哦?血光之灾?帮我?”男子笑了一声,看向她那双血眸和额间的彼岸花,“罢了,小东西,今日我救了你,算你欠我一个人情。”说罢,便将慕容然抱了起来。

  看着她那张一直笑着的脸,有一种想让她哭的冲动,“去哪?”

  慕容然强撑着,“楚国琛王府。”说完,陷入一片黑暗。

  慕容然再次睁开眼,却是在一个古色古香的屋子里。床边坐着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眼睛里全是红血丝,整个人掩不住的疲惫。

  “丫头啊,你可算是醒了,你这是要吓死爷爷啊,”老人开口说道,“不能修炼就算了,你可是我慕容睿的孙女,我这把老骨头虽说不能再上战场大杀四方,但是护着你还是可以的,你放心,我不会让楚青锦那个臭小子退婚的,你就安安心心的养伤,这些事你就不必再担心了。”

  爷爷?

  慕容然是慕容家三代单传,父亲慕容萧英年早逝,小叔慕容弦早年一直待在军营,身边并无女子,身受剧毒后,就一直在琛王府内,很少外出。琛王府表面风光,其实全靠慕容睿一个人强撑着,怕是过不了多久,慕容睿倒台,整个琛王府也就没了。

  至于慕容睿说的修炼,这里的人十四岁就会觉醒玄力,而这个时候人的脖子右侧就会出现一个小小的白色兰花印,代表着这个人可以修炼玄力。而慕容然前些天刚刚十四岁,脖子上的兰花印却是红色的,且丹田里没有一丝玄力,代表她是个废玄,不能修炼。废玄的人不是没有,只不过那都是少数,只是那些废玄的脖子上都是没有兰印的,像慕容然这样的,从未出现过。再加上那双天生的血眸和彼岸花印迹,不祥的名声传了出去,遭楚国人耻笑,唾弃不已。

  而这楚国太子楚青锦,不过十七岁,就已经是橙玄的天才,出身皇家,爱慕者一抓一大把,却被强插在慕容然这坨牛粪身上,对慕容然不满的人更多了,在楚国,慕容然就跟过街老鼠一个样,人人喊打。

  这玄力按赤橙黄绿青蓝紫七色来分阶,颜色越浓,代表玄力越强。像慕容然这样刚刚觉醒玄力的少年,会有一个过渡期,在这个阶段,要自己去领悟玄力,少则两年,多则四五年,甚至更久,全凭悟性。而慕容睿就是一位绿玄的高手,能在他这个年纪获得如此成就,也能看见他的天赋很高,天赋也决定着一个人一生能走到的高度,有些人穷极一生可能也只能到达黄玄的阶段。

  慕容然把思绪收了回来,看着眼前老人的关切神色,脸上扬起笑,“爷爷,我没事,放心吧。”

  看着孙女久违的笑脸,忍不住红了眼,“然儿啊,是爷爷没用,你好好休息,有什么事叫爷爷,爷爷还有点事要办,就先走了。”

  “嗯。”慕容然看着远去的老人,陷入了沉思。这具身子还很弱,来王府看诊的人报出的康复时间都不少于一个月,慕容然心里虽然无奈,但她也知道,凭她现在的情况,还不能给自己治伤。

  摸了摸颈边的红色兰印,慕容然的眼睛暗了暗,看来,得多看看这个世界的书了。

  “小东西在想什么呢?”慵懒低哑的声音响起。

  慕容然看向门口,是那个救了她的人。

  一袭玄衣,绝色无双。

  “你怎么进来的,干了什么?”慕容然皱了皱秀气的眉。

  “小家伙别紧张嘛,怎么说我好歹也是你的救命恩人,”男人嘴边噙着笑,“性格懦弱,天生灾星,我看你和这传闻不大一样啊。”

  “鬼门关前走了一趟,”慕容然神色一凛,“想通了。”

  男人只是笑了笑,眼睛却一直盯着慕容然。

  被盯得浑身不自在,慕容然开口道,“你来琛王府干什么?”

  “自然是来找你啊,你不是说我有血光之灾吗,小然儿?”男人暧昧的朝她眨了眨眼。

  慕容然扯了扯嘴角,“这位大哥,我刚才又给你算了一卦,这血光之灾啊已经没了,”看了看他的神色,“只要你近日不杀生,这血光之灾是不会出现了。”

  男人笑着看了她一眼,慕容然淡淡的和他对视了一下,脸上满是坦荡。

  男人眼中闪过一道细小的光,快得没人看得见,“小然儿,我有事要办,先走一步,我还会回来找你的哦。”

  “记住,我的名字叫姬莫。”

  磁性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姬莫?

  慕容然默念了一遍,甩了甩脑袋,没把他放在心上,又睡了过去。

  管他呢,反正没多久,也该离开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